目前分類:18 北美智權報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20-11-25 22:27北美智權報 專欄作家 蔡佑駿
  •  
  •  

 

資料來源/shutterstock
資料來源/shutterstock
 

 

本刊在前期文章(2020年,台灣總人口開始負成長!)曾警示過,喪失人口紅利的台灣社會,將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驗。從鄰國日本的例子來看,從1995年開始,就長期處於通貨緊縮之中,民間消費跟企業獲利都長期不振;台灣雖然可以靠出口產業支撐,但內需必然會出現萎縮,人民必須「活到老,做到老」恐怕也難以避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台灣進入戰後重建期,戰後的新生兒大量出生。1960年代,這些嬰兒陸續長大成人,勞動人口比重轉為長期上升,台灣經濟轉為長期成長,維持了超過50年的人口紅利,而當年的戰後嬰兒潮世代,2015年以後,陸續變成了阿公阿嬤的老人世代,然後,台灣也開始進入,需要被撫養(15歲以下的青幼年族群和65歲以上的老人族群)的人口比重,持續攀升的時代,也就是人口負債結構。

圖1:1990年起台灣各年齡層人口變化(2020年後為預估值)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圖2:1990年代起各國工作年齡人口占比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人口負債國,將長期面臨經濟負面影響

其實有些已開發國家早就已經進入人口負債了,例如日本、德國、義大利等國家,早在1990年代就進入人口負債階段,後續緊接著就是國家人口長年邁入減少,例如日本已經連續十年人口持續減少,十年來累積減少的數量超過200萬人,對於進入人口負債結構的國家來說,經濟的長期負面影響會相當大。

圖3:2000年至今日本總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在全球化的社會裡,地球上大部分國家的商品需求都可以滿足,自身的產能不足,就透過進口貿易來輔助達成,反而是消費的成長相對有限。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來看,如果一個國家長期的消費低於生產,就會有長期陷入通貨緊縮的風險。

一個國家的人口長期減少,穩定的消費力成長就不容易產生,另外,人的一生中,消費力在成年以後會快速增加,中年末期可能會達到巔峰,進入老年以後轉為下降。因此,當一個國家的人口主力是中壯年族群,那麼該國家的消費成長力很可能會相對強勁,但是進入人口負債以後,國民老化的比例越來越高,消費成長力很可能就會停滯不前了。

圖4:1980年代至今日本通貨膨脹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日本的例子最明顯。1995年以後的日本,陷入通貨緊縮的頻率越來越長,直到歐債危機後,首相安倍晉三上台,日本央行實施大規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透過貨幣政策去輔助國家經濟發展,日本才進入相對弱的通貨膨脹環境,但已經比通貨緊縮理想多了。

在一個通貨緊縮的經濟環境中,物價會長期疲弱,這會讓民眾延遲消費,不願意進行購買耐久財,進而弱化國內企業的營運效益與利潤,然後削弱企業雇用能力,企業內部的晉升制度也會明顯停滯,舉國上下的民間企業薪資成長嚴重弱化,然後影響民眾的消費意願,一直惡性循環下去。這也是為什麼維持2%的通貨膨脹環境,會比通貨緊縮理想許多,更是日本政府的重要目標。

圖5:2010年至今台灣通貨膨脹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台灣2015年進入人口負債結構以後,到2020年已經兩度出現通貨緊縮環境,不過時間都相當短暫,除了國際經濟不景氣,還有通貨膨脹率相對高基期,所以一年內就恢復溫和的通貨膨脹環境了,只要避免長期進入通貨緊縮環境,那麼貨幣政策加上財政政策,理論上可以讓進入人口負債結構的台灣,景氣熱絡一段時間,至少我們從歐元區和日本的例子,還是能看到貨幣政策加上財政政策,有效延緩人口負債結構衝擊的經驗。

內需型產業衝擊,將比出口型產業更大

以台灣和南韓這種出口貿易比重相對高的國家來說,人口結構弱化,造成的國內消費力轉弱隱憂,或許還可以靠國外的消費力來彌補,也就是國內的製造業和工業必須具備相對強的競爭力,透過外部需求,大量生產和出口,去滿足外國人的需求。這樣一來,國內企業有充足訂單和持續維持產生,才能養活大量員工,廣大的勞工有穩定收入,自然會願意持續消費,維持台灣本土內需消費的成長力。

考量美國Fed、歐元區ECB、日本BOJ、英國BOE、中國央行等規模較大的中央銀行,未來很可能都會持續擴大全球金融市場的流動性,這有助於延緩已開發國家集體人口勞動力長期減弱的副作用,台灣也會受惠,減少人口負債結構對台灣經濟的負面影響。

但是很多內需型的消費產業還是很可能會受到負面衝擊,例如教育產業、房地產業,也就是消費主力是來自於台灣本土民眾的產業,長遠來看受到人口負債結構的衝擊會比較大,因為有該商品或服務需求的消費者在持續減少,如果政府無法去延長該產業的衰退速度,該產業的需求萎縮,能養活的勞工自然就會縮減。

例如,少子化使得台灣的幼教和小學教育產業就會難以經營,而且台灣人口過度集中在六大都市,所以都市的負面衝擊可能相對少,但鄉村就會嚴重衰退。實務上來說,因為都市的生活機能和公共資源都遠遠完善許多,政府長期而言,實在很難用財政政策解決鄉村人口加速移動到都市裡的問題。

圖6:2000年/2030年台灣人口金字塔比較(2030年為預估值)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最難處理的應該是各種退休年金制度的衝擊,尤其是那種類似大水庫概念的年金制度,所有用戶在一個帳戶內,而不是個人專戶,未來很可能就會面臨破產風險。因為人口結構呈現倒金字塔,繳錢的人越來越少,領錢的人越來越多,就數學上來說,一定會破產,除非政府進場去接管,彌補虧損。包含軍公教、勞保、健保,基本上都得長期修改,使每年要繳的金額越來越多,再限制領錢的額度,這樣才能有效延緩破產的期限,但這也不是一勞永逸的解法,真正的唯一解就是政府用國家資源去接管。

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不論在哪個國家,長期的生活費都是年年增加的,扣除台灣相對少數的老一輩公職人員,有相對高替代率的退休金以外(這些族群隨著時間只會越來越少),單純只靠退休金要過生活,那是極度困難的事情。歐洲和日本等已開發國家,解決方式之一就是延後人們的退休年齡,大家繼續上班就業,養活自己,這大概也是台灣的唯一解法。

【詳細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73期;歡迎訂閱《北美智權報》電子報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Joe(蔡佑駿)

現任:北美智權報專欄作家、 全台最大外匯部落格『外匯是穩定投資的天堂』主編、東森電視台財經固定來賓、聯合理財網專欄作家

經歷:壹電視、東森、非凡電視台財經來賓 、非凡周刊專欄作家、經濟日報專欄作家、聯合理財網專欄作家、經濟日報外匯擂台連三屆冠軍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5043834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蔣士棋╱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如欲轉載本文,請與北美智權報聯絡

 

9月中時,勞動部因為社會對於勞保年金的改革意見分歧,主動暫緩了年底前提出改革方向的規劃,讓廣大受薪階級鬆了一口氣。問題是,當台灣的人口開始負成長,人口紅利又即將消逝,年金爆發財務危機只是遲早的問題──而且,這可能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

 

2020年台灣最嚴峻的挑戰,既不是肺炎疫情,更不是美中衝突,而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人口趨勢。根據內政部統計,今年到9月底為止,台灣總人口的自然增加(出生減死亡)數為「負」11,250人;因此,如果在今年剩下的三個月中,台灣的出生人口沒辦法比死亡人口多出至少1萬人以上,2020年將是內政部在台灣實施戶口統計近七十年以來,台灣總人口第一次出現衰退。

 

從台灣歷年人口數變化可以看出,從民國90年(2001年)左右台灣總人口就已經步入2千2百萬左右的高原期,雖然每年總人口數還是逐年成長,但由於出生人口下滑速度太快,成長的幅度年年減少(圖1)。「台灣在2003年的總生育率(TFR)就已經低於1.3人,這個時候任何的鼓勵生育政策都已經無效了,」前行政院政務委員、台大社會系教授薛承泰指出,台灣直到2009年、生育率跌破1人時才開始有鼓勵生育措施,但為時已晚。

 

 

圖1:民國40年至今台灣出生、死亡、總人口數變化 (資料來源:內政部)

圖1:民國40年至今台灣出生、死亡、總人口數變化 (資料來源:內政部)

 

生育率陡降,造成台灣人口結構劇烈變化

也正因為過去20年來總人口數呈現微幅增長,薛承泰認為,政策制定者普遍對人口議題無感。然而,當台灣人口開始衰退,許多嚴峻的社會問題將一一浮現。「有些人覺得台灣人口密度太高,如果人口減少能有助於環境生態跟生活品質有什麼不好?」對這個問題,薛承泰表示,根據當前的統計資料分析,直到2050年台灣的總人口可能都還有2千萬的規模,這對於生活品質改善的幫助恐怕有限;「但真正的問題是人口結構!」

 

人口結構的第一個問題是高齡化。根據國發會的預估,再過5年,也就是下一任總統上任之後,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將達到469萬人,占總人口約20%;其中,85歲以上的超高齡人口,在2025年時也將達到47萬人,代表台灣屆時將正式進入超高齡社會(圖2)。

 

 

圖2:5年內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比將達20% (資料來源:國發會)

圖2:5年內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比將達20% (資料來源:國發會)

當銀髮族成為人口結構主流,也意味著工作年齡人口的流失。根據國發會統計,台灣的青壯年(15~64歲)人口規模在2015年達到1,737萬的最高峰後,已經連續五年呈現衰退,到了2020年已經不足1,700萬人。更可怕的是,台灣的人口紅利期間──青壯年人口占比超過三分之二──最快將在2027年消失(圖3),對於台灣的社會安全體系將是一大考驗。

 

人口紅利消失後,勞動人口的負擔會更為加重

 

 

圖3:台灣的人口紅利將在2027年消失 (資料來源:國發會)

圖3:台灣的人口紅利將在2027年消失 (資料來源:國發會)

回過頭來看台灣人口結構的變化,薛承泰認為,雖然其他先進國家都面臨了少子化、高齡化的問題,但台灣生育率下降的速度太快,才是造成人口危機的主因。他還記得,1994年的教改運動中,他也曾被邀請一起參與上街頭,「那些人的出發點絕對是善意的,大部分意見我也很贊成;只有『廣設高中大學』這一項我無法認同,」他解釋,設立新學校無法解決當下的問題,更不用說就在1993年,台灣的總生育率只有1.76左右,出生人口更比1976年(龍年)銳減了10萬人。

 

因此,「僧少粥多」的高等教育,以及隨之而生的大學流浪教師、學校浮濫招生亂象,就成為台灣教育界這二十年來的沉重負擔。薛承泰指出,當學校招生不足,老師失業、校地荒廢就是必然發生的現象;「到了2030年,也就是10年之後,老年人口將是小孩的兩倍,屆時台灣可能有三分之一的大學科系必須關門!」

 

更麻煩的,是在人口紅利結束後,台灣將同時失去生產力、消費力兩大經濟引擎。屆時,經濟成長只會更加艱辛,國家的財政也會更加困難,再加上進入超高齡化社會後的年金給付、醫療照護……等壓力,將會是台灣社會前所未見的考驗。

 

人口結構變化的衝擊,你我都無法迴避。

https://udn.com/news/story/6871/4937743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