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郭炳伸/國立政治大學國貿系教授

低利率,劫「貧」濟「富」?
台灣的低利率時間雖然沒有美國或日本那麼長,但是稅制的設計,卻恐深化了貧富差距。(圖/達志影像)

美國與日本,長達十多年採行了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這些國家採取低利率政策的主要原因,無非是為了刺激經濟。姑且不論低利率是否真的有助於景氣復甦,長時間的低利率,產生了一個額外的效應,但卻比較少引起注意的,就是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造成貧富差距的擴大。

什麼人是低利率政策的最大受益者呢? 利率一降低,利息支出也跟著降低。即使企業維持正常運作,什麼事情也沒做,光是利率降低,公司的營運成本就已經下降,利潤增加。有些比較有眼光的老闆,甚至會運用利息負擔減少的機會,增加投資或是提高研發經費,更可能增加營業利潤。如果這些企業是上市櫃公司,企業獲利增加,會反應在股利與股價上,所以股東是受益的。而一般來說,企業老闆與股東都是比較有錢的,所以,從低利率的環境所獲得的利益,多半比員工或勞動者來得快、來得多。

低利率同樣也對資產投資帶來好處,例如房地產。利率降低,房貸的支出減少,同時相較於之前較高的利率,房產自然加值。房產投資者在現在這個社會相對之下是比較富有的,自然也是低利率的受益者。

再者,向銀行借錢的時候,債信較好的人拿到的利率更低,享有更多的降息。但,他們通常也是比較富有的人。

低利率,如果再加上長時間的利上滾利,對所得重分配的效果,是超乎預期的。以日本為例,低利率長達二十年的寬鬆貨幣政策,之所以失靈,部份原因也在於貧富差距加大。因為降息的好處仍然流入資本家口袋,可是推動消費成長的主力,還是來自於大部分的受薪中產階級,但他們的薪資卻停滯成長,降息並不會促使他們增加消費。如果再以美國2006年到2015年十年間,道瓊股價指數上升將近一倍來看,時間愈長,有錢的投資者愈富有,貧富差距也就愈大。於是,有些人開始炫富,有些人開始仇富,社會開始對立。

台灣的低利率時間雖然沒有美國或日本那麼長,但是稅制的設計卻深化了貧富差距。利率降低後,資本家要不要投資,固然有他的判斷,即便不投資,仍然享受了降息所帶來利息支出的減少,資本家都能從中獲益。相較於勞動者,資本家是受利較多的一群。同樣的,如果政府增加公共投資,或是推出短期經濟刺激方案,資本家依然是受益較多的一方。既然從中受惠,就應該繳稅;得利愈多,就應該繳的更多。

但是,台灣長久以來的稅制,並不會讓所得愈多,繳稅愈多。十幾年來,勞動者「薪資所得」繳納的稅額,佔了整體綜合所得稅收的一半以上;而有錢人比較玩得起的股市和房地產交易的稅收反而偏低;證券交易所得不需課稅;遺產贈與稅的稅率持續降低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只要利率一降低,或公共投資增加,資本家或是有錢人所攫取的利益,無疑是富上加富,加速擴大窮人與富人之間的鴻溝。但是,我們要仇富嗎? 富人真的有錯嗎?

低利率政策是政府為了刺激經濟的權宜之計,不是有錢人去爭取或是促成的。任何人,都會因為環境與制度的設計而被驅使或是被鼓勵,希望從中獲益。低利率的目的,也就是希望驅動企業經營者使用低利率環境去進行投資。當資本家投資的時候,難道不也需要承擔風險嗎? 因為承擔了風險,並且獲利,之後才有機會對受薪者分配利潤,與員工共享低利率結成的果實。愈多的資本家把事業經營得更好,就會增加更多的就業機會。退一步說,就算企業主不投資,也有可能是因為他綜合評估之後,認為風險太大,因此卻步,但往往被解讀為他只願意坐享資金成本減少的好處。

問題是出在稅制。

長久以往,政府的政策只在意經濟成長,希望藉由更低的利率或更多的公共投資,鼓勵資本家投入。資本家一旦不積極回應,國會又進一步提供更多的低稅誘因。這樣的加碼催化,再加上稅制不斷地被破壞,而讓有錢人沒道理的更有錢,公平正義的實現也就離我們愈來愈遠。

稅制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起點,也是防止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的最重要防線。經濟成長時好時壞,有人得多,有人得少,但所謂的公平正義,應該就是「得多者付出更多」的鐵律,絕不容許因為施政權宜或是政黨私心而有所變移。可惜的是,公平正義這個「市場」,在台灣一直都沒有獲得滿足。任何政治家如果願意付出真心,捍衛稅制的完整與正義,才有可能在這個市場勝出。(本文作者郭炳伸為國立政治大學國貿系教授) (中時電子報)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113003733-260410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