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8 02:30 聯合報 羅至美/台北大學公行系教授(台北市)

英國將舉行脫歐公投,勢必影響歐盟內部在政策上的改變。 圖/路透社

分享
 

英國脫歐公投出現流血殺人事件,說明歐盟議題,如同蘇格蘭獨立與北愛爾蘭獨立,在英國升高為撕裂性、對立性的話題。

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對兩者而言,都是極為特殊與棘手的議題。英國是歐盟廿八個會員國中,唯一對是否續留歐盟舉行過公民投票的國家,還舉行兩次公投。不同於一九七五年的首次公投,這次公投成為國際矚目焦點,牽動全球政治與經濟的神經。

為什麼英國與其他歐盟國家不同?必須從英國加入歐盟的動機理解起。

與德國不同的是,英國加入歐盟不牽涉重建國家認同與取得鄰國諒解的心理需要;與法國不同的是,英國沒有國家安全與避免戰爭再起的國防目的。英國加入歐盟,純粹是想挽救不斷衰退的經濟,這攸關英國強權地位的維持。英國加入後確實頻繁檢視歐盟帶來的經濟效益,但加入歐盟並沒有使得英國經濟出現奇蹟式成長。

許多英國中小企業,因習於在大英國協市場中的軟質競爭,對於轉進歐盟硬質市場準備不足,無法回應競爭;加入歐盟後,英國的汽車製造、紡織、消費電子、電視製造等產業慘遭市場淘汰,僅少數大企業才掌握到歐盟大市場規模之機會與利益。

另一方面,對民眾日常生活而言,加入歐盟不但沒有看得見的經濟效益,還因為歐盟對第三國農產品課以高關稅的共同農業政策,農業進口國的英國飽受食品漲價之苦,英國是歐盟預算的最大淨貢獻國。

這些事實使得支持續留歐盟的陣營,很難說出感動人心的故事,只能以「如果退出歐盟,會有可怕的經濟後果」等負面論述來宣傳。相反地,主張退出歐盟者則多能以「找回自己生活的控制權」等正面主權論述,贏得民眾的理解與共鳴。

進一步分析,支持與反對歐盟的選民其社經背景,支持續留歐盟者,多為受過大學教育的、財務上較有安全感的年輕專業人士,支持離開歐盟者則為學歷低、工作無安全感、低收入的藍領勞工,多為五十五歲以上者。

簡單說,前者是歐洲經濟整合中的「贏家」,後者是歐洲經濟整合中的「輸家」。這個選民圖像與歐盟其他國家中支持極右派政黨的選民完全吻合。它反映了數十年不斷深化的歐洲統合,從關稅同盟到單一市場到單一貨幣,贏者全拿、弱肉強食的經濟與市場統合,而沒有涉及分配正義與團結的社會與文化統合。

長期被忽略的分配正義與經濟不公的矛盾,在歐債危機後急速惡化,在難民危機中,被操作成怪罪與憤怒的出口,嚴重傷害了參與歐盟的正當性,成為反歐者有力且有感的訴求。

在全球化與區域化浪潮下淹沒的分配正義與經濟不公,在英國形成脫歐公投的浪潮,在歐洲形成極右派勢力的快速興起,在美國形成川普現象。

對資本主義的反噬,曾經在一戰後造成全球化的反轉,誰說歷史不會在百年後的今日重演?

原文網址http://udn.com/news/story/7339/1769716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