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月至七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達1.5%,但央行指標利率為1.375%,意味著台灣進入實質負利率的階段,擁抱現金被通膨吃光光,該怎麼辦?

金融市場全球化的現在,沒有人不知道「FED」指美國「聯準會」,這個投資市場的大莊家。不過,在傑克森霍爾年會後至聯準會正式升息前這段期間,你可能更常聽到「Fed Up!」(受夠了!)這句由市井小民內心發出的憤怒之吼。

其實「Fed Up」也是貨真價實的民間團體,兩年前由美國社區和勞工團體共同組成,主張聯準會應擴大經濟刺激、放緩升息腳步,今年聯準會邀請這些示威者與決策委員會成員見面,這次市井小民應該真的有機會對著FED高喊「Fed Up!」了。

高高在上的聯準會傾聽老百姓的心聲格外引人關注,因為這次的傑克森霍爾年會,應是九月利率決議之前的最後一次聯準會官員的公開談話,主席葉倫(Janet Yellen)一方面保留了九月宣布升息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預留解讀空間,一旦經濟數據表現疲弱,聯準會仍可能在升息上收手。

從結果看,這番演說算在預期之中,並未引起股市太大反應,也未能改變全球利率皆低,以及「負利率俱樂部越來越壯大」的現象。

當做莊的越玩越大,對於市井小民的你與我,則得面對負利率下各種傳統利息理財工具越來越「無利可圖」的事實。

再不有所行動,我們可能總有一天也會發出「Fed Up!」的怒吼。

後半輩子,靠房、靠保險還是靠兒女? 

最近對於FED與Fed Up特別有感,是因為不少朋友同時談論起過去那個單純美好的年代。

以前,我們努力工作到40歲,通常已經存下了第一桶、甚至是第二桶金,當時利率還高,只要把錢放在房地產、儲蓄險,或是投資在子女身上(而子女又恰巧很爭氣的話),基本上退休過後,仰賴房租、保單收益或是子女奉養過日子不是什麼大問題。

即使是金融海嘯後,聯準會為了挽救經濟不斷擴大貨幣寬鬆,利率逐步走低,大抵上我們還是受惠於資金效應下走了好幾年的股債多頭,過去高收益債投資人就嚐到了這樣的甜頭。那時誰想得到「負利率」,以及負利率對於我們的荷包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原本,幾個朋友夢想購房置產,當個包租公、包租婆,每月收租安度下半輩子,結果現在台灣租金報酬率1.57%,是全亞洲租金報酬率最低的國家,還追不上印尼8.61%的車尾燈。

至於買了儲蓄險的朋友,有些則感概應該在利率還高時多買一些,因為負利率已經直接影響了現在的保單收益率,保戶也面臨保費上調的壓力。

高收益債呢?

擁有高息的糖衣包裹,對投資人來說仍具有吸引力,但在經過了過去兩年的震盪,投資人都很清楚,傳統高收益債的糖衣似乎正慢慢融化。

講這些不是要危言聳聽,而是要點出事實:光靠傳統的收息工具,實現財富自由的夢想還真有難度。遑論少子化趨勢下,下一代只有背負更多的壓力,我們如何指望子女奉養自己後半生?

想擁抱財富自由?負利率時代下得換個腦袋

朋友的焦慮反應傳統工具的不足,也是現在全球投資人執著於新型態收益資產的原因。

玩過Pokemon Go嗎?捕抓寶可夢精靈的運動正風靡全球。現實世界中,低利率和負利率也驅動著這股捕抓全球「收益」的資金熱潮,長期投資人正竭盡可能的尋找「核心收息資產」作為收益來源的替代及補充,以擺脫傳統工具的困窘。

相比傳統工具,「核心收息資產」同樣追求穩定的利息收入來源,但配置不侷限在單一類型的資產,而是多元分布各種有「出息」的股票、債券、可轉債、和REITs等資產,並以靈活、有紀律的方式適時調整資產比重。

此外,核心收息資產是震盪市場下的投資產物,更重視波動管理及資本保護。對於追求長期投資,期望以利滾利,穩定累積退休本錢的投資人來說,是負利率環境下必備的投資品項。

至於何時可進場?我會回答:就是現在。

英國脫歐之後,英國和日本都持續擴大了量化寬鬆,全球莊家的印鈔機不斷吐鈔,也推升了台幣,強勢美元則在這季呈現暫時休息的狀態,此時就該趁台幣相對強勢時,逢低布局美元核心收息資產。

不論是配置美股、美高收債或是美國可轉債的美元股債平衡型,或是布局多元券種的全球債券組合,都是核心收息資產的首選類別。

台灣進入實質負利率

現在的你已經不可能不投資了。台灣一月至七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達1.5%,但央行指標利率為1.375%,意味著台灣進入實質負利率的階段,擁抱現金反而得面對實質購買力下滑,不投資的風險日益增加。

現在我們更該替投資換個腦袋,讓利息收益更有價值,保持穩定的利滾利節奏,如此人生後段路程才可能無後顧之憂,真正達到財富自由的境界。

原文網址: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8128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