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筆室

央行總裁彭淮南後年2月任期結束後將退休,金融圈點名下屆央行總裁熱門人選。(本報系資料照片)
央行總裁彭淮南。(本報系資料照片)

一如各界預期,中央銀行9月29日舉行第3季理監事會,維持代表政策利率的重貼現率為1.375%不變,終結先前連續四季降息半碼的降息循環。值得注意的是,央行表示,國際間認為貨幣政策效果已近極限,亟須採行財政政策及結構性改革的政策組合,才能突破目前的經濟低成長困境,這也是陷入經濟泥淖的台灣,應該正視的課題。

央行引用了國際間重要金融機構和學者專家的論點指出,非傳統貨幣政策未能重振實質投資與創造就業,反而助長金融投機行為及金融泡沫,擴大所得分配不均,且衍生許多經濟金融面的負作用,例如衝擊銀行獲利、扭曲金融決策,加劇金融市場動盪等。諸多國際組織鑑於全球經濟已連續5年低於金融危機前經濟成長率之長期平均值,面臨低成長陷阱(low-growth trap),咸認多數國家貨幣政策效果已近極限,因此應該採取貨幣政策、主動積極的財政政策、和有助於長短期成長的結構性政策,三管齊下,才能有效推升經濟成長。

證諸當前各國的經濟現況,央行的貨幣政策確實已經走到極限,即使現在正處於前所未有的低利率環境,信用極其寬鬆,但是全球經濟前景依然疲弱。企業看淡前景,不敢借錢、也不敢輕易增加投資,導致更多失業;失業增加,消費者對未來不確定,不敢花錢,形成產能過剩,經濟成長就這樣惡性循環,日趨低落。那些經營不善高負債的企業,無論利率多低,仍然無力償還;而那些靠利率維生的退休族群和弱勢族群,卻無端受到懲罰,只能勒緊褲帶度日。

面對貨幣政策走到極限,已無法再靠央行不斷使用寬鬆的貨幣政策,政府必須提出積極的提振投資,刺激消費,和擴大內外需策略,才能突破當前困境。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也提出了解決五缺、積極推動都更、擴大公共投資等等藥方,只是提高投資意願、鼓勵消費等,長久以來一直是政府努力的目標,之所以無法奏效,有些是因為沉痾已深,有些是政府推動不力,新政府上台又加深某些問題的複雜性,要拿出解決辦法更為困難。

就以工商業界關心的五缺問題來說,工總去年提出產業政策白皮書,表示國內產業環境面臨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等「五缺」,加上政府失能、社會失序、國會失職、經濟失調等因素,導致企業不願意在台灣投資。新政府上任,並沒有五缺的解決方案,反而面臨更嚴峻挑戰,核一廠一號機不能重啟,今、明兩年將有大型電廠機組陸續除役,明年就將面臨供電危機。此外,又因勞基法修正案,基本工資,華航罷工案的處理方式,加深勞資更趨對立,在這種動輒對抗的勞資氛圍下,有誰敢增加投資?

在消費層面,正如之前所述,利率越低,消費者越不敢花錢,反而拚命儲蓄。在接近零利率的環境下,想刺激內需,必須提高薪資和增加觀光客源。根據統計,今年上半年的平均薪資和大學畢業生的薪資雙雙倒退回10多年前的水準,年輕人普遍面臨低薪且調薪緩慢,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強調要改善年輕人低薪環境,到現在也還拿不出具體做法。至於520之後陸客銳減,觀光業陷入景氣寒冬還找不出解決方案,蔡英文總統又提出要力抗中國壓力之說,無異是對觀光業再揮出重重一擊。

再看彭淮南點名的都更問題,截至今年6月底,全台屋齡超過30年的房屋達384萬戶,約占住宅總數45%。其中很多老屋缺乏消防安全,對老人不友善,或位於土壤液化高潛勢區,如果推動都更,不僅可提升居住品質,預估更有超過數兆元的重建商機。彭淮南說,日本、英國都善用都更,改善生活品質,帶動營建投資與商業活動,「這是可以擴大內需很大很大的項目。」

儘管商機龐大,但是目前國內基於誘因不足、建商和地主資訊不對稱、少數釘子戶延宕都更腳步等因素,推動都更困難重重,進度可說是牛步化。加速推動都更是蔡英文總統重要競選政見,她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曾表示,大面積公辦都更應從雙北做起,只要做出原型,就容易複製,但迄今還沒有看到政府有進一步的作為。

從以上所述可以明瞭要促進出口,增加觀光客源,在國際大環境影響下,實非國內力量就能輕易解決,唯有推動都更是國內問題,若朝野有共識,真心為全體國人未來幸福著想,其實是很快可以推動的政策。然而朝野若仍處處敵對,也可能一事無成。新政府上任後,已耗費太多時間和精力在政治糾葛上,要知道民生問題才是民眾感受最深的部分,不顧經濟,只重政治終究不能持久,蔡英文總統和林全院長民調快速崩跌,正是反映出民眾對政府解決經濟困境不力的不耐。我們呼籲蔡政府把經濟擺第一,加大力道處理財經問題,儘速營造一個經濟良性循環的環境,才能帶領台灣早日脫離不景氣的泥淖,也是喚回選民向心的最好方法。

(工商時報)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002000043-26020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