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筆室

房屋稅是否過高,是近來全民最關切的議題之一。自從台北市大幅調高新屋的標準單價、地段率、和囤房稅之後,房屋稅的課徵,就引起極大爭議,前行政院長陳冲,甚至批評對自用住宅課稅是違憲的作法。不過,地方政府調高房屋稅的腳步並未停歇,台南市確定明年要調漲房屋稅,而且要回溯15年的舊屋,而其他縣市明年也將對新屋調漲房屋稅。

其實,當初調高房屋稅,主要還是回應民眾對近幾年來房價愈炒愈高的不滿情緒。在民國90年之前,依法房屋稅的稅基必須在物價上漲累計超過30%才能調整,所以16年沒有調過,90年之後,改為3年可以調一次,但地方政府不想得罪民眾,因此從1981到2014年,房屋購造標準單價從來沒有調整,房屋稅稅基因此偏低,幾乎不到市價的10%,即使去年台北市房屋構造標準單價大幅調高,也不過只有市價的三成左右,仍舊遠低於市價。房屋持有成本太低,助長投資客炒作、囤房。因此提高同時有多棟房屋的人持有成本,讓房價回歸正常價格,正是大多數小民的企盼,其中除了提高地價稅外,提高房屋稅就成為政府抑制房價的重要手段。

 

只是房屋稅調高的時機,恰逢房地產市場轉為空頭,新制房屋稅因此被指責成打擊房市的兇手。加上景氣低迷,大部分受薪階級的所得不是停滯就是減少,對於任何稅負的增加,都感受深刻,如何兼顧居住正義和民眾住的基本需求,就需要更細膩的政策配套。

正如前述,地方政府30年不調稅基,是行政上怠忽職守,但是想在短時間內完成30年該作的事,一定會太急太猛,引起反彈,或者因為配套不周延,衍生新的問題,這種方式也不可取。房屋稅調高以來,至少以下問題有討論改善的必要:

首先,房屋稅最受到爭議的部分,就是適用時點「一刀切」的調整方式。目前除了台南市之外,已調高單價的九個縣市,都只對調整後的新造房屋採用新稅基,只差一天領到證照,繳交的稅就差了一倍以上,非常不公平。

舉例來說,內湖的萬豪酒店和美福酒店相隔只有100公尺,美福酒店103年4月取得使用執照所以適用舊單價,晚8個月才拿到使用執照的萬豪酒店卻要適用新單價,每年所繳的稅比原來預估多出一倍,高達1.3億,萬豪酒店多次沉痛指陳,不能掌握稅務風險,如何在台灣投資。

一刀切的方式,也可能對新政府想積極推動的都更形成阻礙。根據統計,全台屋齡超過30年的房屋達384萬戶,其中很多老屋缺乏消防安全,沒有電梯,或位於土壤液化區,如果推動都更,不僅可提升居住品質,預估更有超過數兆元的重建商機。但都更後的新房子要繳新制房屋稅,不免讓屋主望而生畏。

就以具指標性的都更案文林苑來說,45坪的新屋,沒有折舊,結構又升級,預估房屋稅大約要繳5萬多元,而原來的舊屋因折舊得差不多,房屋稅僅有一、二千元,如今卻較原來暴增了50倍,讓屋主很難接受。需要都更的房子,屋齡多在30年以上,不少屋主是退休人員,現在所要繳的房屋稅經折舊已經很低,看到都更後要繳交幾十倍的稅負,和每個月數千元的管理費,恐怕都更意願會大打折扣。

其次,稅基的計算不夠透明。房屋稅的計算方式是:稅率×房屋現值。房屋現值包括了房屋標準單價、面積、折舊、地段率等,其中地段率的爭議最大,例如,一條路在馬路的兩邊地段率就不一樣。有業者就提出,台北市峨嵋街地段率是320%,敦化南路是300%,恐怕沒有人懂為什麼峨嵋街的地段率比敦化南路高。

再如,台北市實施的豪宅稅,並不是提高豪宅的標準單價,而是對認定的豪宅,直接在既有房屋稅上,再用地段率加成來加稅,造成造價差不多的豪宅,因為地段不同,課稅就不一樣。這部分其實應該屬於地價稅部分,但也加在房屋稅上課徵,就很難令民眾信服。

當時政府在研擬調高房屋稅政策時,正處於廣大民眾對於高漲的房價極度不滿的氛圍下,因此沒有人敢對提高房屋稅負政策提出異議,政府方面也在提出措施後,很快就獲得通過,等到實施後才發現有很多不公平,不合理之處。

調高房屋持有成本,其實已是大眾的共識,但針對調高房屋稅後衍生的各種問題,則必須加以解決,政策實施才能持久。台北市政府已經研擬改革方案,我們樂見房屋稅爭議太大的部分進行調整,也呼籲地方政府,本著居住正義的態度調整房屋稅,切莫當作彌補地方財政短缺的手段。在實踐居住正義的前提下,「輕自住、重囤房」是一定要秉持的原則,但改革過程不能急著一次到位,應該在完整的配套措施下,以公平透明的決策循序漸進,讓購屋者和投資者能掌握房屋稅調整的時程和軌跡,而不是接到稅單才嚇一大跳,如此才能建構一個健全穩定的房地產市場與稅制。

(工商時報)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023000054-26020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