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7 04:17聯合報 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陳冲 ( 記者孫中英整理 )

今年七月,我提出「房屋稅只能廢不能增」,這一切其實可從一對老夫妻開始講起;有次我在公園散步,碰到一對年逾七旬的夫妻,他們位在台北市的房子,去年房屋稅兩萬元,但今年漲到九萬元,一口氣大漲三點五倍。

老夫妻都已退休,每年退休金雖有六十萬,但這筆房屋稅卻讓全年近六分之一收入頓時消失。老夫妻很煩惱,也擔心房屋稅會年年漲下去,老太太問我,她已經退休沒收入了,難道以後為了房屋稅,她還要再出去打工籌這筆錢,有人會請她嗎?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年輕夫妻身上。我後來在演講場合,碰到一位年約四十歲的婦人,她滿臉愁容跟我說,好不容易在台北市買了房子,每月房貸本息攤還要六萬六千多元,夫婦兩人年薪雖有一百四十萬元,但背房貸已頗吃力,今年收到房屋稅單,發現一個月薪水又沒了,她擔心長此以往,可能最終被迫要賣房子。

不管是年輕人或老人家,都被房屋稅問題煎熬,我提出房屋稅議題後,地方首長群起反彈,很多人批評我「為什麼不早講」。但房屋稅議題,非我最早提出。追溯媒體報導,一九九三年五月,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就曾發起「罷繳自住房屋稅運動」,民進黨人士當時更同步在雲、高、南發起抗繳房屋稅。

廿三年前的房屋稅頂多數百到上千元,但當年民進黨質疑自住者為何要繳房屋稅,我覺得是講道理,也是悲天憫人的,現在執政黨正是民進黨,我想請他們回想當年自己的主張,尤其請這些首長們「莫忘初心」。

最後,房屋稅問題絕不會只影響到少數人,若法律不變,在稅基已失當、稅率又不謙卑的前提下,遲早大家都會受影響。

(本文由陳冲口述,記者孫中英整理)

原文網址:http://udn.com/news/story/10659/2174647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