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2 10:02

成為別人口中的天使投資人,其實是害怕創業夢想退燒!

創業是我這輩子做的最瘋狂也最值得的決定。如果你問,最值得的是甚麼?除了創業成功可以帶了比上班族更豐厚的經濟報酬之外,也是歷經艱困搏鬥後,無情的市場證明了你的想法正確,同意你的產品可以存活下來的成就感。

創業初期需要飢渴的行動力,分分秒秒都需要調整,才有辦法從一無所有的環境中存活下來。創業者需要如跑百米的熱情,體力與精神的全神貫注,繃緊神經的面對市場,這都讓人既興奮也耗神。在這種高張力的工作壓力下要持續個數十年很難。但許多創業家卻都同意,在自己成功游過創業苦海之時,最難忘的偏偏就是創業最初,那個一無所有,卻為夢想絞盡腦汁的歲月。

歲月不饒人,三十啷噹歲的創業者有天也將成為半百老翁。但變成中年大叔後再也無法拿體力跟執行力拼搏時,就必須退居幕後而當年的創業精神漸行漸遠嗎?很長時間我思考這個問題。

北京遠見育成科技孵化器,位於北京上地的金遠見大樓內。 報系資料照
北京遠見育成科技孵化器,位於北京上地的金遠見大樓內。 報系資料照
 

 

投資很難,但我們希望你成功

2012年,我公司開始投入新創投資,與其說深思熟慮不如說是我延續對創業夢想的任性。創業太好玩了,你看某人為了一個夢想眼神發亮的神采,盡管只是在身旁參與,都能想起當時在自己身上散發的勇敢氣息。

我們的投資資金極少,每年提撥近千萬的金額對有規模的創投來說簡直貽笑大方。我們沒有投資經理人提出最專業的評估或搞懂投資新風潮,對投資的專業也是一知半解邊做邊學。但我們跟風險投資公司最大不同的,不是想幫創業者快速包裝,買賣,估量你未來值多少,而是我們投資是真的希望這個事業紮紮實實的成功。

因為是創業倖存者,從死到生的創業天堂路,我跟公司走過至今存活。創業的苦創業的樂我們懂,甚至連估算在何時會掉進哪個坑,都八九不離十。這種經驗值與同理心可以分享可以交流。透過投資,我們的目的是打算找到對的人做的事業,加入他們一起再創一次業!

投資其實很難做,一個事業要能成功因素太過複雜。特別做新創輪(start up)的天使投資更是毫無機會複製。常常覺得風險投資的工作是算命的,創業者的紙上計劃短短幾頁,純憑想像好像斷八字。頂多再看看主導者長的是圓是扁說話中不中聽就像看面相,少少的線索然後就必須決定,把自己的錢放在檯面上眼睜睜看別人盡情花用。這種沒把握的事情聰明人不做,財團更不可能做。

自己創業都十賭九輸已經很瘋狂了,那還拿錢給別人去創業去花用那不是瘋到最高點?那我們為何想做,還想做的好?

想當一位好伯樂,哪有那麼簡單?

想當伯樂,重點是你有多在乎有無資源去培育新創公司。如果你只想給錢然後當甩手掌櫃甚麼也不管就等他自己壯大,期待兩三年後突然估值漲個數倍獲利了結,要這樣想還不如去賭場賭運氣機率還會高一點。

說到在乎這件事情,道理很簡單,如果錢是自己的就會很在乎。但這不是決勝的關鍵,創投業者做的高額績效獎金就讓專業經理人賣命投入。所以由創業者轉成的投資人的功課,必須做你經營公司時擅長的能力。把它當成你自己的事業,你會很在乎創業者提給你的經營規劃有沒有機會,你需要在乎他組織的團隊有無戰力,需要多少資金才能進入戰場。只要你把投資當成自己再度創業,你絕對可以在投入時發現能成功或失敗的跡象,比如市場機會,比如熱情執著,臨危不亂。尋找成功基因的絕活,沒當過創業者常常很難了解箇中滋味的。

大陸知名天使投資人薛必群(薛蠻子)。 報系資料照
大陸知名天使投資人薛必群(薛蠻子)。 報系資料照
 
說到給予資源與培育,就很難用通則說明了。找到千里馬就要照顧他、給他能贏的環境,項目從找到關鍵供應商,財務建議,業務介紹,人才聘用….真是五花八門族繁不及備載。但投資與創業最大不同的,不能親手做。因為你扮演教練而非明星球員的角色。這樣的說明很難具體,用我第一個投資案也許能解釋過程的艱辛。

2012年一個大陸朋友向我提起準備創業,目標想要引進台灣服務業到大陸。恰巧是我動念開始投資之時,也認定這是有利基點的事業。來台灣幾次考察後,他挑中了台灣的泡沫紅茶。認為大陸馬路邊外帶飲料店(大陸稱為水吧)十分紅火,表明正在興起的大陸內需市場完全接受台灣的泡沫紅茶文化。但目前主流都是以食用色素為主而且大都做外帶生意沒有座位。當前中國人喜歡茶飲勝過咖啡的數據,在在說明有品質的台灣泡沫紅茶產品在中國肯定被接受。

確定這產業能做後,我必須幫忙找夥伴找資金,建立團隊募集資金。這時有剛認識的朋友也想創業,雖沒有經營過飲料店,但有管道能讓三峽的老茶行提供品牌及產品配方,這品牌剛剛在台灣有兩家泡沫紅茶店,隨然經營辛苦。但有許多嶄新口味飲品應該能吸引大陸市場。就這樣一個互補的創業團隊一拍即合,大陸朋友衝刺市場,台灣股東做原料供應與商品創新,說好我提供資金,看財務與幫忙確認營運政策。這樣的投資已經遠遠超出只有出錢投資的模式。

原來台灣飲料店西進大陸的模式,都是在中國先開出旗艦店,生意大好後再開直營店,然後再考慮加盟。但我認為這樣的模式對我們並非最佳模式,因為擁有的品牌在台灣沒有高知名度也無獲利支撐直營需要的前期投資。中國餐飲最大的問題,店長人才難培養沒有忠誠度。地域遼闊南北飲食習慣差異大,重要的是好地段房租高昂總被調漲而且落地開店學問大,非本地人絕對佔不了便宜,顯示傳統的營運模式對我們風險極高。

如果我們只專心做加盟授權呢?我向大陸創業夥伴提議。讓加盟業者自己處理後續開店的營運,我們專心做品牌風格,產品開發,展店行銷,與人員的培訓。建立規模後,授權金、關鍵原料、周邊商品的收益都將極為可觀。那麼競爭的突破點就會在產品賣點,幫助加盟商獲利跟吸引足夠多的加盟商,而這些都是我們團隊有的優勢。大陸股東有很強的大陸加盟體系人脈,我們的台灣茶飲產品歷經三代,而茶廠確實是百年老店。在團隊幾次的商議下,訂立了清晰且易於操作的茶飲店加盟模式。

在準備投資的最後階段,我思考了投資的風險與機會。大陸與台灣的合作人都不是經驗老到的連續創業者,為了功能互補經由我介紹成立的團隊彼此不熟悉,互信程度不高,還有為了降低原始股東壓利實收資本額也不多,承受失敗的能力相對弱。但比起這些隱憂,我認為這樣的營運模式在當時相對迷人有趣,為了證明這件事,我願意賭!

大陸合夥人確實在業務上有過人長才,雖然在我們眼中有些不規範,但短短幾個月加盟店家簽約數很快過了50家並往100店衝刺。在台灣合夥人多次配合參展,一起努力的狀況下,獲利這個創業時最重要的關卡,我們很快的突破。時間僅僅半年。

在能開始獲利而期待能越來越樂觀的公司,並沒有往正規的軌道上發展。很快的台灣另外的股東就與大陸執行長的財務操守雙方吵得不可開交。我這原來只打算投資的大股東只好出面,決策將經營權轉由台灣股東接手。而易手之後事態變得更有趣,以為財務問題從此解決。不料換將之後,接續者竟然連財務報表都不給董事會看,連有董事席位的員工也被開除,基本上股東生意已經變成不透明的獨裁。諷刺的,僅管公司治理千瘡百孔,公司的加盟店數仍然持續增加,兩年內就來到兩百家店。

創業,是為了讓別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易思匯/提供)
創業,是為了讓別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易思匯/提供)
 

 

投資就是種創業

這樣的投資是成功還是失敗?也許是成功,當初創建的營運模式被證明是可行的。公司至今仍然存在,我投資的金錢也沒有賠掉還賺了錢。

當然也是失敗的,一個正常公司投資的治理完全不該是如此。原來公司的存在應該是該創造股東的最大利益。你找到的人再多有能力,但如果他是個不照遊戲規則玩,所有的努力都會付之流水。

正當我覺得這個投資已經失控,準備要為了捍衛利益而大幹一架時,心理出現一個聲音:投資也是種創業,如果認為創業的核心價值已經消失了,何不承認失敗趕緊改動。人才是創業的核心價值,遇到貪婪者你得趕緊離開,營運模式多好都是枉然。

我積極洽談買主,也立刻獲得回應。甚至最後我的合夥人也來請求買回股份。經過思考,我將股份用便宜的價格(當然獲利還是以倍數計算),甚至比大陸買家喊價更便宜許多的價位賣給那些連財報都不給我看的台灣合夥團隊。原因,別人的誠信不能是我毀掉自己首次投資作品的理由。選擇少賺點而讓事情圓滿並不是壞事,我必須從中學習做一個理性的投資者。

這樣的決定是姑息養奸嗎?不會的,誠信的團隊不可能會有機會的。當有人詢問我這個飲料吧品牌時聽見我陳述這樣的過程,你覺得還有人會笨到跟他們合作嗎?

這次投資,我學習到太多的事情。比如人是一切治理的根本,投資比自己營運公司更需要挑選對人;比如開始不堅持制度,制度肯定無法建立。該學習的,還有很多很多……

做好投資真的很困難。

然而就像創業,因為困難,所以棒透了!


雷皇

曾經的媒體工作者。深信大眾傳媒改革的力量,然而期望很大失望更深。 如今的創業投資人。面對又平又扁的網路世界,戰戰兢兢迎向每個挑戰! 寫文用來交友。希望互相砥礪,總是艱困卻一直勇敢的人生夢想家!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7244/2299547?from=udn-catelistnews_ch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