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5 04:27經濟日報 張威龍

漢朝,公孫弘60多歲時才被賞識,到朝中做官。他生性耿直、喜歡直諫,一上任就十分盡心盡力,對朝政弊端提出許多批評和建議。不料武帝對他的諫言毫無反應。公孫弘很感失望,一時十分沮喪。

朋友見他心灰意冷,勸他:「你初來乍到,連皇上的心意都摸不透,又怎能說動皇上呢?你急於立功,處處顯示自己,這雖是小事,但卻足以讓你惹禍啊,為什麼不謹慎從事呢?」公孫弘反駁說:「我年紀大了,現在不抓緊求取功名,就沒有機會了。我也是為朝廷著想,只要我的立場是對的,我也顧不得其他了。」

某天,公孫弘受命出使匈奴,為了讓漢武帝高興,他竟自作聰明地把許多不利的事瞞住不報。同行的人勸他不要這樣,公孫弘卻振振有詞地說:「倘若因為一些小事惹皇上不高興,就是做臣子的失職了。我並不想欺瞞皇上,皇上是不會在意這些的。」後來事情敗露,漢武帝十分生氣,認為公孫弘為人不實。公孫弘只好先辭官避禍。

幾年後,公孫弘再次入朝為官。他變成事事小心慎重起來,不再輕易諫言了。漢武帝對他的變化感到十分滿意,表揚公孫弘說:「你以前不識大體,小事上也任性而為,你的學問雖大,於治國卻無大的用處。你現在知錯能改,不清高狂傲,我是十分欣慰的。」

公孫弘學識廣博,卻仍每日苦讀不止。他說:「我辦了不少錯事,可見我還是不懂聖賢之書啊。人生的學問太深了,我不是知道得很多,而是明白得太少了。」公孫弘官職日升,他為人處事更加老練,最終當上了丞相。

《道德經》第26章「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其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意指:穩重是輕浮的根基,寧靜是躁動的主宰。因此聖人整天行走不離開載有生活用品的車輛。雖然有華麗的生活,卻超然物外、不沈溺在裡面。為什麼身為大國的君主,卻以輕率躁動的行為來治理天下呢?輕率就會失去根基,躁動就必然喪失君王的風範和主宰。

「輕則失根,躁則失君」,在此管理者應引用、理解為:「行事要沈穩慎重」。不能沈穩慎重行事的人,早晚要吃大虧。輕則失人心,重則遭遇慘敗。沈穩慎重行事,不僅能顧全大局,還可以使自己得到保護,智者往往能悟透這其中的道理,因此做事不驕不躁、沈穩幹練。陰險小人為了達到目的,往往會採取惹人發怒的卑鄙手段,他們這樣做,就是為了讓對方失去理智,進而犯下大錯。人們若不防範他們的這一毒招,代價就昂貴了。

在非常時期,就該打破常規,不讓自己身陷危境。只有懂得冷靜地分析時局、權衡利弊,才能贏得最好的結果。

身居顯位的管理者,有時候會因為自己的成就而忘乎所以,有時口不擇言,有時說話做事不管不顧,最終招來了禍患。

公孫弘的故事說明一個道理,那就是能謙虛、謹慎處事者方能成才。不管一個人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他恃才傲物的話,就永遠都不會得到別人的信任和認可。

(作者是崇右技術學院教授,本專欄每周二刊登)

延伸閱讀

校方報警抓學生? 教育部長:過於輕率、不適當
全台百萬貓奴不可不知 為什麼今天是「貓之日」...
告別「猴」躁動 學習「雞」規律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7244/2423142?from=udn-catelistnews_ch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