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4日 06:30 風傳媒

作者認為,林全在去年底才向媒體批露要求交通部「看看還有甚麼可以做的」,本月五日就由行政院核定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將舉債近兆的數十項建設,就在這幾個月內評估完成,以 370頁報告書描述,其行政恣意、粗糙難以言喻。(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林全在去年底才向媒體批露要求交通部「看看還有甚麼可以做的」,本月五日就由行政院核定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將舉債近兆的數十項建設,就在這幾個月內評估完成,以 370頁報告書描述,其行政恣意、粗糙難以言喻。(顏麟宇攝)

軌道計畫之設計考量常不是為了交通便利,而是為了土地開發

近年台灣軌道計畫設計之考量常不是為了交通,而是土地開發與炒作。高鐵站地點選擇是最明顯案例。離開台北,各高鐵站皆處偏鄉,需約40分鐘接駁至市區,哪是以交通為考量。若高鐵桃園站設置在國際機場,早在十年前就可20分鐘接駁台北,又何需 1,277億、直達車尚需40分鐘連接、走一段路才到台北車站的機場捷運﹖蓋了機場捷運,又可見沿線大規模的土地建案。在貪污葉世文與收賄學者蔡仁惠共同護航,毀掉整個樂善村的A7站,更可見遠雄以「我們發了!」大作廣告。

正在抗爭的交通建設中,桃園航空城寧拆軍用跑道,迫遷居民另蓋第三跑道,實為讓大肆炒地的青埔解除航空限高。三鶯捷運規劃三峽路段捨棄人口密集、繁華老街、居民積極爭取設站的介壽路不走,卻寧以區段徵收大幅掠奪麥仔園農地,在人煙稀少的2公里內密集設置3個站,無疑也是為房地產開發。岡山至路竹一段不善用現有台鐵,卻要徵地另延伸高雄捷運,則是為了炒作聲名狼藉、藍綠政客共屯地的新瑞都開發區。台南鐵路地下化明明不需東移可減少徵收、降低交通衝擊與減少預算。但就如賴清德與陳美伶在2013 年所言「縱算你們(居民)有理。重走興辦事業、環評的時間成本,你們負擔得起嗎﹖」,若不強推東移計畫,恐增建商屯地壓力。由1997年南市府提議東移案的會議紀錄與同年經建會函更可見南鐵東移無疑是為土地開發與自償財務考量。

前瞻軌道計畫不具合理經濟效益,且無助改善居住環境

行政院表示舉債近兆元前瞻基礎建設是為了「拚經濟」。然而,國發會前主委/政大經濟系教授林祖嘉撰文分析計畫中占絕大比例的軌道建設本身根本不具合理經濟效益。那麼,這些隱身於交通建設的房地產炒作計畫具備經濟效嗎﹖高鐵站區土地價格雖一再被推高,但空屋率也屢創新高。青埔站區五年新屋仍七成空屋率!縱使是有科技業支撐人口紅利的竹北地區,雖然每坪由一坪10萬飆到55萬元,但因都是投資屯房,晚上一片漆黑!軌道建設帶來的房地產炒作,僅是讓炒地皮的權勢者與建商得到利益,並無實質改善居住環境的公共利益。

土地開發無法改善經濟體質,反而弱化台灣經濟

台灣地狹、缺自然資源。支撐台灣經濟的一向就是人,而非土地資源。在此知識經濟時代,人才更顯重要。然而,薪資水準停滯,人才外流嚴重,更進一步使產業難以轉型。留在台灣的年輕人,更要面臨房價飆漲困境,可支配收入微薄,生子意願驟減。台灣已成全球老化最劇國家。要解決台灣經濟問題,並非大量投入公共建設,1933年的美國羅斯福新政,怎能解決21世紀的台灣經濟問題﹖反之,房地產業不但不是救治良方,而是毒藥。

其一,台灣房地產之產業關聯指數甚低,房地產興旺只有利於少數產業。

其二,過去二十餘年房地產飆漲吸引大量投資,更是台灣電子產業新興投資闕如、無法轉型的重要原因。

其三,企業若有廠房,更不願轉型投資,或甚捨棄本業,將廠房土地投入開發炒作。近日桃園益利紡織關廠即一例。

其四,「廠房」並非企業轉型的必須,而僅是企業要求政府輸送土地利益的藉口。

其五,高房貸降低可支配所得,排擠民間消費。

其六,前瞻舉債採特別預算匡列,不足者以超收稅收來支應。

這八年,政府主要投資已盡,無能大力於其他可改善體質、以適應於知識經濟的振興方案。更有甚者,在台灣土地制度大開官商勾結方便門的情況下,有門道的企業與個人正大規模賤賣公有地、掠奪平民土地。甚至,有如新莊塭仔圳重劃案,逼迫六千家工廠關閉、消滅金屬加工業產業聚落,造成近四萬民眾失業之荒謬情事。人民無法安居樂業,何言振興經濟?

前瞻舉債導致浮濫土地遊戲、擴大人權侵害

前瞻計畫中這八千多億並不包含地方自籌款與土地取得款。地方政府為籌措建設經費,將使已達昏迷水準的地方財政進一步惡化。根據歷史紀錄,不管是劉政鴻或賴清德,地方政府正是透過土地炒作在帳目上掩蓋債務。又以浮濫重劃、土徵等侵害人權方式掠奪平民土地來籌措財源。上個月,賴清德即不諱言稱他已透過重劃賺200億,透過區段徵收賺200億作為前瞻計畫自籌款。此外,營運經費也是大缺口。高雄市區人口每平方公里有9962人,高雄捷運經營了8年才在今年宣布轉虧為盈,但仍有許多經費尚未支付。前瞻計畫中包含三鶯、淡海、安坑、桃園、高雄延伸線、新竹、台中、彰化、台南、基隆等捷運工程與輕軌。這些計畫所經過的人口密度遠不及高雄市區,如彰化每平方公尺才1196人。未來可見這些捷運工程與輕軌將長期無法自己自足,必須長期由公款補貼。地方政府財政將長期進一步惡化。地方政府要填補赤字,也只能長期、大規模地進行土地遊戲。這些土地遊戲根本上是透過現行土地法規與政策放任行政濫權對百姓侵害人權才能實行。

2017-03-20-反大埔拆遷-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取自農村武裝青年臉書
2013年7月,當時的苗栗縣長的劉政鴻動員怪手及大批警力,無預警拆除大埔張藥房等4戶,行政院早已承諾「原屋保留」的民宅,震驚全國,不僅立下了近年來徵收迫遷最惡的範例,也間接造成張藥房男主人張森文先生的逝世,引起民怨,社運團體更是發起「今日拆大埔、 明日拆政府」的口號(取自農村武裝青年臉書)

大埔、A7、台北港、璞玉計畫、竹東二重埔、桃園航空城、南鐵東移、台中黎明重劃等等數不盡的居民死亡血淚難道還不夠嗎﹖我們可預見,這些軌道建設籌建之期,必有一波土地掠奪來籌措自籌款,為了填補營運虧損,地方政府更將產生一波波各種名目的土地掠奪。前瞻計畫將使台灣長期、無止盡、恣意地掠奪平民土地。地獄島之名不遠!

少子化使前瞻舉債壓力更增、再加速少子化

上述財政困境更將因台灣少子化而加速惡化。據行政院的數據,現今台灣老年人口比例為13%,在2116年將達20%,人口老化全球居冠。2020年台灣人口成長為0,人口並以等比級數快速減少,在2041年僅剩1000萬人!據蔡佑駿的研究,總和中央與地方的債務、借款、非營業基金,軍公教退休金、勞工保險,台灣政府總負債已逾台幣25兆,每位國民負債百萬。前瞻舉債、後續經費及營運虧損在人口紅利盡失的情況下,年輕人為這輩荒唐政策承受不堪想像、無法負擔的超額負債,少子化現象將更行惡化。

前瞻舉債圖利少數利益團體、惡果卻由全民承擔

政府大玩土地遊戲,僅能讓有權力、門道的屯地者透過炒作而得利。又因其取得土地成本低廉及交通題材炒作,縱使房屋供給失衡,亦難使房價即時調降。然而,高空屋率與低成交量已顯台灣房地產泡沫化跡象。房地產泡沫化的衝擊主要為購屋民眾,高額貸款但資產下跌導致貧窮。近二十年間陷入房地產遊戲的企業主,則可能影響其本業經營,而導致企業財務危機、減薪、裁員。換言之,房地產價格崩潰的損失,將會由底層百姓填補。將惡化台灣貧富差距,且使經濟一蹶不振。以史為鑒,欲以房地產作為經濟火車頭的國家或放縱、鼓勵房地產建設的國家,無一得到好下場。產業體質較台灣好的日本,其房地產泡沫化,導致國家空轉二十餘年,至今尚未復原。台灣最後一口氣,將被前瞻地用盡!

前瞻計畫倉促、粗糙、未考量環境破壞與人權侵害

林全院長在去年底才向媒體批露要求交通部「看看還有甚麼可以做的」,本月五日就由行政院核定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將舉債近兆的數十項建設,就在這幾個月內評估完成,以 370頁報告書描述!行政恣意、粗糙難以言喻!更何況,其中軌道建設、城鄉建設、水環境建設等都將涉及大規模土地徵收或環境破壞。報告中,土地徵收、環境破壞、民眾影響隻字未提!

前瞻綁樁計畫是為鞏固蔡英文權力

前瞻軌道建設不但無益改善、甚將惡化台灣經濟體質。所舉債務龐大,子孫數代亦難填補。為彌債務及營運虧損,甚至需跨擴大土地掠奪。所得炒地利益,由少數人吞食。房地產泡沫惡果,由一般民眾承擔。那麼,蔡英文政府為何不顧風險,決意倉促執行﹖台灣的地方政治,就是土地政治。研究顯示,縣市議員與鄉鎮代表有70%從事土地開發、建築、工程、土方、砂石等相關產業。土地狂飆,亦使房地產財團具備可觀財力與政治影響力。地方首長透過土地遊戲重新分配社會財富,籌措選舉經費、拉幫結黨並控制地方勢力。這種現象,藍綠皆然。前瞻舉債計劃其實是個超大型土地開發與大規模掠地計劃。真正得利者為炒地利益團體,建商,工程業者(亦多政客),財團,要綁樁的政客。蔡英文雖任民進黨主席與總統,但是相對於各黨內派系與地方諸侯,並無實質權力優勢。要擴展她的權力基礎,最容易的便是掌握公共建設操控土地政治。簡言之,前瞻基礎建設,就是土地開發建設,亦是固權綁樁計畫。由全民承擔風險,確保其再連任,是穩賺不賠的無本生意。

審查程序流形式、戒嚴體制侵人權、浪費公帑

台灣的建設計劃雖宣稱須經環評、都計、土徵等審查,才予定案。然而,現實上,當興辦事業一經行政院核准,其他審查就是硬闖,在政府全部掌控的委員會中的審查只是形式,完全缺乏民眾參與、檢驗、監督。甚至,在民眾與會的場合,動用大量警力排除異議!台灣土地相關制度與程序,至今仍為「戒嚴」體制,只是謊言不斷地以公共利益之名掠奪民地、侵害人權。這個戒嚴體制方便政客、官員、財團、御用學者貪贓收賄、恣意謀利。歷來政客、官員、御用學者雖屢有遭訴,但財團、金主卻總能安然脫身。因為,他們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統治者。一般民眾遭逢迫害,也僅能頂著「自私、妨礙建設」的汙名以血肉相搏、甚至以自殺明志!況且,審查程序流於形式並不只嚴重侵害人權,更致使國家資源浪費。舉樂生案為例,迴龍機廠為了新莊平地房地產開發而設置於山坡,並需迫遷樂生院民。2007年專家學者即破解政府「樂生不搬、捷運不通」的謊言,並提出走山警告,但北捷總以行政院已核定為由,不顧工程專業,恣意孤行。如料,2010年走山。迴龍機廠原30幾億預算追加超過100億,並在樂生未遷的狀況下,使新莊線通車。幾乎一模一樣的故事,也重演於南鐵東移案,但至今政客仍堅不認錯,且於土地徵收程序啟動前即行動工。未來不知又要浪費多少民脂來迫害百姓!

聽證程序才能確保計畫效益,政權才具正當性

台灣所有土地相關審查程序完全體現葉俊榮教授所批判「決策與程序踐行均為行政機關,若政府有一定政策立場,將使所踐行的行政程序只有形式上的意義而聊備一格」,「因為裁決者的偏見,使任何程序參與,都成為假象」!將導致「機關行政程序完全取決於官員主觀意思,無法保障人民權益,減損政府效能,且製造有利關說或不當利益干預的機會」,「對公共政策的爭議,若無討論或交相澄清,理性決策常被政治陰謀所排擠。」要解決這種假意溝通、侵害人權、放縱謀私濫權的現實,葉俊榮部長早有主張。其解方正是「踐行法律程序,舉辦行政聽證會」唯有如此,才能達成葉俊榮教授所言「透過行政程序的公平參與所獲致的程序理性可結合專業與民意,使行政權取得正當化的基礎」。

對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的主張

如今,行政院欲擬定「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透過舉債施行此高財務風險、有大規模侵害人權之虞的計畫。更應透過聽證程序將相關計畫的前瞻性、公益性、必要性、財務風險、營運成本、資金來源、環境衝擊、文化影響、人權侵害、比例原則等進行仔細檢驗。因此,在下主張:

應對前瞻基礎建設各分項計畫(包含軌道建設、水環境建設、城鄉建設等)進行政策環評,以總體面檢驗其前瞻性、經濟效益、公益性、必要性、財務風險、營運成本、資金來源、環境衝擊、文化影響、人權侵害、比例原則等。此政策環評應納公民參與,並採聽證程序進行,修正該分項計畫內容。
個別子計畫(如台南捷運、高捷延伸等)應在各事業單位(如交通部)提出計畫後,行政院核定前即先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此環境影響評估需檢驗該子計畫之公益性、必要性、財務風險、營運成本、資金來源、環境衝擊、文化影響、人權侵害、比例原則等此政策環評應納公民參與,並採聽證程序進行。並據此決定是否剔除或修正該個別子計畫。

地方政府應對各別子計畫自籌款、土地取得經費來源、營運經費來源提出計畫並仔細說明。該財源計畫與說明應列入個別子計畫計畫書中,並嚴格監管執行。

為避免鼓勵地方政府透過土地遊戲取得對應財源,地方政府之各別子計畫自籌款、土地取得經費來源、營運經費來源不得包含透過區段徵收或重劃等方案取得之經費。

*作者為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紐約大學理工學院電機博士

原文網址:http://www.storm.mg/article/254111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