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國榮/自由業大埔事件「張藥房」張太太在接受本期(1066)《今周刊》專訪時,形容其遭遇為白色恐怖。確然,國家制度暴力用之於土地徵收上,不是讓你一次斷頭了結,而是慢慢讓你失血,而致家毀人亡。

如果張先生能夠撐到今天政府以實際重建行動認錯,這事件就是以有尊嚴的半喜劇落幕。

但是遺憾的是張先生被官僚與官司壓擠出病來,終於先走;尤其是在苗栗縣前縣長突襲拆屋,等於是宣告張先生死刑,徹底打敗最後一絲希望。

荒謬的是,這個國家暴力的執行人劉政鴻,在身為都計主委一手策劃這場區段徵收劇碼,並以天賜良機的名言強拆張藥房,導致張先生死亡的人,竟然很「願意」去弔祭被他所害的人,幸當時清大同學陳為廷在場機警丟鞋阻卻,張家人迅關鐵門若劉政鴻弔祭成功,其徹底地侮辱張家不言可喻,可能導致張太太更痛苦地病倒,甚至病死,哪裡能撐到今天新政府的橄欖枝來臨?

社會因國家制度問題,所引致之惡法暴力,其殘酷若此;而這種暴力,現在正換個名稱叫市地重劃,在台中的黎明幼兒園正被威脅著進行拆屋死刑;黎明幼兒園犯的是妨害重劃罪名,儘管那是私人財產,大大憲法保障竟然輸給小小的市地重劃辦法,法官竟然可取重劃辦法小草而捨憲法精神大樹。

制度殘殺人權、財產權,上述是活生生例子,我們的司改竟然號稱不參考個案,那麼就如交通規則的改進,天馬行空,不參考交通事件之個案發生的原因以改進之,在天馬行空的自我安慰裡進行鴕鳥化的司改,而自我假設司改是在人間進行中。

我們的司改顯然未就土地徵收與重劃紛爭時的訴訟救濟做一討論,交給立法院、行政院去改進,以後第二個大埔事件與第二個台中幼兒園事件應該會發生,因為你們阻礙建設列車,當然先走向必毀後果,民事官司可以糾纏殘殺到被遺忘。小英不只一次去大埔,也親自去弔祭張先生,她當然知道張藥房案件來龍去脈與病灶。

今日在高層指示下,內政部對張藥房遞出重建援手,但張藥房不是被地方惡棍害死的,是所謂依法行政的地方官之設計下人死家碎,張太太在《今周刊》訪問的呼聲,就是將心比心怕再重演啊。

對一個平凡人,經過這場多年煎熬的荒謬劇,家園再造,也只是渡餘生;但若制度能改,去病灶,就是使平凡人的痛苦產生國家價值,使死者之苦冤化成沃泥與光輝。

當馬英九曾在其臉書上冷批張藥房好利故有此事件時,與今日於苦難後政府願出錢重建的清明,是多麼天壤之別。

民主國家比起獨裁國家,當然各有缺點,兩害取其輕,民主能給的是有翻轉的希望,但若制度麻痺拒改,民主之害也有不輸獨裁處,就像劉政鴻明明人因其施政設計所害,還要假惺惺去悼祭一樣可怖;屠夫哭死,其無天理,在民主的天空下也是做得出來的。

小英不改善制度,張藥房的白色恐怖經驗,就是會一再複製到不幸的人身上,即使張藥房重建成功,在鞭炮聲下,卻成了另類諷刺,為德不卒的殘缺象徵;就大埔事件好好開個跨部會檢討並做出落實,才是讓前瞻基礎建設不會成為磨碎更多人家庭的魔鬼列車,而是希望列車。

原文網址: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527/112748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