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整理報導
深圳證券交易所大樓。(新華社)
深圳證券交易所大樓。(新華社)

大陸深圳2016年的人均GDP,達到2.52萬美元,已連續4年超越台灣,並跟台灣2.2萬美元的距離逐漸拉開。創投老總認為,深圳從低階的勞力密集行業,轉型為創新產業,並擁逾百家國際上市公司,反觀台灣,關起大門導致人才大量流失,更失去跨國企業來台設總部的吸引力,這是誰的錯呢?

「深圳是一個冒險的城市,但早已跳脫以往喝酒、嫖妓、包養小三的型態,進化成一個新經濟的淘金聖地。」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在《商業周刊》專欄撰文指出,20多年前,包括鴻海在內的一批台商來到深圳,造就了今日的繁榮,但極少數人像郭台銘,能轉型並向上提升。

他引述大陸某領導的看法,「台灣人很可惜,完全錯失過去10多年深圳新發展的機遇,只守著昨日代工模式,以致遭到淘汰」。

黃齊元認為,深圳的地位這幾年突飛猛進,變成和北京、上海、廣州平起平坐,有其4大先天及後天原因。

1.市場經濟。深圳的崛起是bottom-up,不是top-down,他這次看到一個標語「跟黨一起創業」,但事實正好相反,只要看王健林即懂原因為何。

2.移民城市。深圳大量移民創造了多元性,這是成功的關鍵。

3.創新。創新是深圳的基因,在每一個人的血液中。失敗可以被容忍,深圳精神就是不斷跌倒再爬起來。

4.轉型。這是深圳最偉大的成就,否定自己,從零再開始,騰籠換鳥。

「台灣人才大量流失,國發會主委上周表示,台灣已處在劣勢,越來越失去吸引跨國企業來台設立營運總部的條件。」黃齊元反問,這是誰的錯?並感嘆,1994年政府提出「亞太營運總部」後,台灣的門就關起來了。

(中時電子報)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