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1 07:02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影音|管佈霖

1995年,隔壁大伯家投資股票失利,決定賣房子,彭龍三與父母不希望被外人買走,花了1000多萬元咬牙買下。彭家顯然由女人管錢,細節女人最清楚,彭龍三的妻子回憶:「那時利息12%,我們很長一段時間每天早上6點工作到半夜2點,也很省,一有錢就趕快還貸款。」

彭家看來確實儉省,機車行外觀老舊,白天採訪時我們因拍照需求,將日光燈全打開,採訪一結束,彭家母親便默默去關燈,只留一盞照明。不時有人來換機油或零件,彭龍三便先去忙,日日這樣200、300元地賺。

黑箱談條件 幹嘛求人要就公開談

平淡安穩的日子持續到2005年,彭龍三得知房子要被都更。令他更難置信是,建商找了三家業者估價,機車行店面估800多萬元。「21坪的店面,我們沒辦法想像,(10年前)我們買隔壁店面是1670萬元。都更是建商請人估多少就是多少,除非你私下去求他,黑箱談條件,然後他叫你不要跟別人講,可是這樣到底對不對,我為什麼要低聲下氣去求你?你要就公開談!」他說話用力,講到激動處尤其劈里啪啦,像是全身都飽含著憤怒的能量。

他說,許多都更案都有類似現象,建商低估,住戶不得不找建商私下談,談不攏只好抗爭,有的住戶則與建商談妥,但需簽保密私約。彭龍三說,他其實不完全反對重建,反對的是都更條例給了建商太多不透明的操作空間。

永春都更案延宕10多年,已搬離的同意戶也一再陳情抗爭。(中央社)
永春都更案延宕10多年,已搬離的同意戶也一再陳情抗爭。(中央社)

組聯盟抗爭 看到很多事令人喪氣

這個原本只愛打電動的機車行老闆,氣到自學《六法全書》,學寫陳情函、抗爭、召開記者會。2009年,他更籌組「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一邊忙著抗議自家的永春都更案,一邊聲援其他被迫遷的受害者,例如苗栗大埔案的彭秀春、士林文林苑的王家。

那是一場長達10年的全民金錢遊戲,房地產價格翻倍再翻倍,全台灣從大建商到稍有閒錢的中產階級,人人搶著買房賣房,沒閒錢炒房、住老公寓者則期待「都更」美夢;錢更多的,直接炒作土地,例如竹科園區擴增到苗栗,前縣長劉政鴻除了園區預定地,連帶把周邊一大片土地全納入「周邊特定區」,通通要徵收。

這真是聰明的雙贏,政府花大錢徵收不值錢的地,居民眉開眼笑。除了不願被徵收者。2010年,大埔老農婦朱馮敏喝農藥自殺;2013年,抗爭多年的大埔張藥房老闆張森文在住家附近排水溝被發現遺體,留下遺孀彭秀春。「秀春姐在當地是被孤立的。」彭龍三說。他懂那種感受。

彭龍三(中)也曾聲援士林王家的王廣樹(左),但後來王家與建商和解,他驚訝又沮喪。(中央社)
彭龍三(中)也曾聲援士林王家的王廣樹(左),但後來王家與建商和解,他驚訝又沮喪。(中央社)

士林文林苑,就更令彭龍三喪氣了。2012年台北市政府強拆士林王家引發軒然大波,彭龍三也去現場抗爭。卻在人們開始理解這些所謂釘子戶時,王家人最後還是與建商談妥條件,和解。

彭龍三對此事沒說太多,倒是彭太太很感傷:「拿了錢就走掉,真的很傷心,支持了那麼久,最後被他們自己弄倒。最主要是心疼他(彭龍三),他努力了那麼久。那個例子一開,可能後續會像骨牌一樣倒,就很難過,怕建商他們會你教我我教你,說強拆有用。」

原文網址: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171027pol010/?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mmpage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