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00:36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  

 

行政院長賴清德(左三)最近連續開了多場記者會,希望能為產業界「五缺」問題找到解方...
行政院長賴清德(左三)最近連續開了多場記者會,希望能為產業界「五缺」問題找到解方。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記者陳正興/攝影
 

行政院長賴清德為打通「五缺」的動脈栓塞,近日連續開了多場記者會,提出解方。賴揆劍及屨及值得肯定,唯國家建設應該在整體大脈絡下作長期思考,而非權宜式地東挖西補;若只從局部面向著眼,例如為了解決用地問題而大舉釋出國土,為解決缺電要一味投入九千億鉅資,恐怕未必能解決問題,反將留下嚴重後遺症。

 

以大舉釋地供工業使用的政策為例,恐失之草率。「全國國土計畫」草案最近剛剛出爐,正廣泛徵求各方意見;該計畫是根據《國土法》而來,其定位是「國土空間規劃最上位指導計畫」,預定明年五月一日實施。未料,到了最後整合階段,卻遇上行政院為因應「缺地」問題而便宜行事,破壞了整體性。不可諱言,民間若胡亂囤積土地,當然應設法遏制,但行政院更強調的卻是「公有土地優惠釋出」,甚至便宜出租。如此草率,不怕國土的完整性東損西折嗎?

《國土計畫法》是行政院歷經二十年研議的成果,經立院三讀通過;據此而來的「國土計畫草案」,則正蒐集各方意見作最後修整;但賴內閣大舉釋地的決策,立刻對國土計畫構成挑戰。賴揆提出解決「缺地」問題的三策略,預計政府將大手筆釋出一千四百餘公頃土地供產業設廠,其中除既有工業區的剩餘土地,也將協助地方政府成立新的「在地園區」。如此由上而下的土地開發政策,勢必產生政策與法律競合的問題,影響國土利用的完整性。

事實上,民國一百年行政院頒行的《產業發展綱領》,即曾規劃未來十年產業發展方向及相關用地對策,對於供應用地的價格、面積、期程、閒置土地活化等均有通盤規劃。其中,甚至估算出至一○九年工業用地需求約二二一一公頃,每年的實際需求也有具體設算。包括「國土計畫」的藍圖繪製,也有其科學、人文、社會等變動及發展的研究基礎,以及短、中、長期的研究數據支撐。賴揆拚經濟的企圖心固值得肯定,但他解決缺地問題的急就章方案,卻不具國家永續發展的國土利用思維,這豈不令人憂心?

進一步看,產業缺地問題,其實不只是「土地供應」的單一面向,還包括當地公共設施、能源、水資源、環境影響等。這些,在在需要相關部門的整體衡量,再設法逐一評估配置解決。如果只是為了某一廠商的特別需求,即由政府全力幫其量身打造特定的設廠環境,甚至強令水田改種雜糧以釋出水資源供廠商使用。若是如此,這樣的操作,除了是國家暴力的粗糙操作,也將影響地區的生態和人文。

為解決缺電問題,賴揆雖提出加碼投資九千億元的解方;但是,光是砸下大錢,未必就能解決問題。事實上,缺電問題的源頭,主要出在漫無章法的「非核家園」政策。民進黨為了維護「非核」的神主牌,強行操作核四封存,其他仍依法運轉的核電機組也因政治干預而遭到停機,進而導致台灣缺電、限電的惡性循環。說穿了,砸錢不是為了解決缺電,而是為了掩飾蔡政府的政策失當。

再看,賴揆將「北部可能缺電」的問題推給中油天然氣第三接收站無法順利設置,其實有失公允。真正的原因,是「非核家園」的目標導致國家能源政策劇烈變化,但蔡政府卻缺乏足夠的能力因應所政。且看,最近連核電大國法國都決定延後減核期程,以求務實;蔡政府卻還在自欺欺人。

我們擔心的是,新上任的賴揆聲勢看好,他卻在此際端出一些急就章的方案,企圖用短期做法解決台灣積弊已久的問題。何況,企業界將經濟問題化約為「五缺」,其實是對問題的簡化;台灣經濟陷入廿年的失落期,更重要的原因來自嚴重的「政治干擾」。賴揆針對「五缺」作想當然耳的粗糙調整,恐怕將留下更多後遺症。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11321/281161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