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文/賴銘冠
居住的目的是什麼
恐慌的背後是沒有自己的房子 ?沒有錢買房子?
還是沒有房子讓我們繼續賺錢。
開頭音效淡去,一頭白髮,聲音穩健的張金鶚走向台前
第一子題揭開序幕。
你有恐慌嗎?你為什麼會恐慌?
它來自於理想和現實的差距過大,
是面對高房價與低收入的現實所凝結而成的集體焦慮。
而另一個困境,是有些人不願意都市更新,社會上期待的落差。
 
問題一:有土斯有財所造成的價值觀的扭曲
50年來,房價的變動非常快速。
1960年台北一坪2萬,現在是80萬。
特別1987到1990年,價格更是從10萬飆升到40萬。
但所得沒有跟著大幅提升。
 
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禮記‧大學》
 
這是台灣人民一直信奉的圭臬,驅使每個人的人生往擁有房產競逐。
更甚,這個觀念將房子與財富畫上等號。
前者加上住者有其屋的政策,使得租屋與社會住宅的選項總被嚴重忽略。
後者讓住宅成為賺錢工具而非解決居住需求。
 
問題二 五子登科該依時代修正
年輕人要買房子嗎?先問自己3個問題。
工作穩定了嗎?
你會不會因為房貸不敢換工作,從此動彈不得
婚姻穩定了嗎?
而比買房更重要的夢想實現了嗎?
這些都不會出現一個數字,卻也都是需要考慮的成本。
而傳統勝利組所追逐的五子登科,面對高房價當前也需要重新思考這樣的價值觀
 
你可以不用有妻子
但要確保有個伴侶可以相互照護
可以不用孩子
但要有赤子之心
可以不用車子
但要答應自己要去世界旅行
可以不用金子
但要有夢
可以不用買房
但你要確保你的生活要有品質
問題三:什麼是完美?誰來定義好的都市更新
都更是為了改善生活品質
而人民對於都更權益不公、居住價值不同讓都更陷入無解。
我們能不能找出好的典範?
有的。在西雅圖的都更開發案
有一個老太太堅持不拿比原本13萬的房子高出7倍的酬勞當作都更條件
開發商束手無策 原本完整腹地也只能空出一個四方,比鄰而居,彼此包容。
而老太太過世之後,竟將原本的房子遺贈給了開發商,
因為感謝他們作為絕對的多數,選擇了溫柔回應少數的聲音。
這成為了都市更新史上非常重要的典範,
它告訴大家,都市更新並非只有劍拔弩張的可能。
另一個故事是當初政府到蘭嶼視察時,
看到半穴居認為是不文明的象徵,遂在旁邊蓋了水泥房來"贈送"給當地的居民。
而居民選擇在那養豬。
 
到底都市更新該從誰出發 ?
我們又是為了誰而做更新 ?
結語:到底 我們該從哪裡出發
在這個時帶我們有兩個任務, 去商品化以及回歸本質。
去商品化是個艱鉅的工程
我們要開始將房產分成自住與商品化非自住的使用
對於非自住我們要讓持有者
增加持有成本 (房屋稅﹑地價稅)與購買成本 (減少房貸成數﹑增加利率)
而回歸本質重點是建立更多元的價值,讓小規模的建物也能存在,
拆不拆除都自由選擇,保留最原先的都市紋理。
這些都很困難,實踐才是王道

原文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notes/tedxtainan/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