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2 00:00經濟日報 記者陳慶徽採訪整理
  •  

郭德田

媒體報導,日前一位羅姓婦人與其獨自養大的兩兒子簽下契約,要求兩子成年當上牙醫後,依約逐月給付給她扶養金,其中朱姓二兒子以違反公序良俗為由,拒絕依約支付款項,然而最高法院判定此契約合理,朱姓牙醫連同利息在內,必須支付其母扶養費共2,863萬元。

羅姓婦人與其配偶離婚後,單獨扶養兩個小孩,舉債2,000多萬元提供兩子補習、重考與就讀牙醫系,擔心兩子未來不願奉養,因此與兩人在他們就讀大學期間訂定契約,約定兩兄弟取得牙醫師資格後,以執業收入純利60%按月攤還,至累積金額達5,012萬元為止,藉此清還教育支出。

由於兩位兒子都已成年,法律上已具備自主權,在簽約當下已擁有自行選擇簽與不簽的選擇權,因此,只要簽約當下當事人並未受任何暴力脅迫,此契約就具有法律效力。

在法律明定的範圍中,父母對子女的扶養義務僅到子女成年為止,除非有如疾病等特殊情況,才需要繼續照顧子女。另一方面,父母年老失去收入且無法維持經濟狀況時,便可對子女請求扶養權,社會局此時也可依法向子女請求扶養費。

此事件爭議點在於,上訴人朱姓牙醫認為該合約違反公序良俗,而最高法院最終判決則是認定,此契約等同於雙方針對扶養方式的協議。

此案件中,羅女是單親狀態,舉債扶養小孩栽培兩子成為牙醫,確實花費不少錢,細看其內容,法院認為以朱姓牙醫的收入來看,合約中約定金額屬於他可負擔範圍,且並非無上限要求,也就是說,兩子在全數償還合約規定金額時,便已盡到扶養義務。

然而,考量到如當事人扶養花費、單親背景、小孩月收等多重背景因素,此案之判決放到其他類似案件中,是否會得到相同判決?還需視個案而定。

假設有另一案件,父母開出的償還金額遠遠超過子女收入可負擔範圍,該協議在法院中審議時可能被認定不合理,而被要求需要修改協議內容。

此外,民法中其實也明文規定雙方可自行協議「情事變更」,調整協約內容。舉例來說,假設此案中的朱姓醫師未來因生意不佳,未能保有同樣收入水準,也可與羅女協議調整契約內容,但若雙方無共識,仍需要到法院處理。

類似契約中,夫妻間的「自由處分金」則可拿來做比較的項目。以此案件來看,該母親以舉債方式照顧子女,實務上其實較少見,常見的是夫妻間的約定。以東方社會來講,夫妻間常有一方會選擇放棄工作,專心打理家務,而此時由於他失去了收入來源,需仰賴另一方,便需要自由處分金,此金額也同樣是為反映一方在家中對家庭的貢獻,以此轉換為資金給他使用。

回到此案中,該朱姓牙醫在抗辯理由中認為,協議書中主張他須支付羅女已付出的扶養費用,與扶養過程中耗費的時間、心神所換算的金錢,此舉與一般社會道德觀念背離。然而,如同夫妻間可約定支付在家打理家務的一方自由處分金的概念一般,母親對扶養子女所付出的心神,在法律上也同樣可以以金錢換算衡量。

(馥詠德章法律事務所律師郭德田口述)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7243/2942551?from=udn-ch1_breaknews-1-cate6-news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