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7 23:52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社論
  •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伴隨的經濟挑戰也相應到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伴隨的經濟挑戰也相應到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正當朝野政黨為年底選舉與「團結」問題爭吵不休之際,台灣已正式成為「高齡社會」的重大訊息,一直沒有引起多少社會關注。也許社會各界對人口結構巨變帶來的衝擊,就像面對「狼來了」般的警告,已經逐漸麻痺。但不同的是,這次狼真的來了,而且備戰的時間更短了,「隱藏版」的經濟危機其實已經距離我們不遠。

自一九九三年二月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跨越七%的「高齡化社會」門檻起,今年三月再上一階登上十四%的「高齡社會」,這一步,花了廿五年。其間,符合聯合國定義的「老年人口」足足增加了一八二萬人,達到三三一萬人。

也就是說,在四分之一個世紀前,人口金字塔不再的警鈴即已響起,政府應從那時起就須推動各項對策。尤其,人口結構的調整及衍生的相應作為要顧及複雜的人口變化,包括生養、教育、醫療照護、公共建設、年金、移民、政治制度,乃至國家安全等,而且均非立竿見影的短期政策可見其效。但是,從現今少子化持續、長照舉步維艱、年金改革怨聲四起、世代衝突未止等現象檢視,前後六任政府顯然沒有掌握因應高齡社會來臨的黃金時間,如此蹉跎下來,不僅影響當下,更束縛未來解決的可能。

用人口結構的圖形來想像,理想的金字塔型─以幼齡人口為基底、高齡人口在塔尖,其架構的社會具有穩固的支撐基礎,且可以形成未來的中壯階層。反之,人口如果是倒金塔型,就不難以理解其經濟發展的危弱性。台灣的人口結構在一九六○年代曾是漂亮的金字塔,目前是中廣、兩頭平的壺型;以國發會的人口推估,若此情勢不變,再隔廿五年,就會接近倒金字塔了。

高齡社會不單單是個名詞,它代表的是人口結構的變化,而人口是經濟社會活動的基本要素,其改變帶來的影響將滲透於各個層面。近年政府因應的對策重心多放高齡、幼齡兩頭,也就是老年人口的照護安養,以及鼓勵生育、友善教養環境上;相對而言,較少關注十五至六十四歲工作年齡人口層的問題。其影響,雖不如扶老那麼直接而立即,卻正在點滴侵蝕經濟發展的根本,猶如隱藏版的經濟危機。

目前台灣工作年齡人口層的最大問題,就是成長緩慢,且很快就要縮減。據政府推估,工作人口層占比已自兩年前七十三%的高峰滑落,隨著總人口兩年後便可能出現負成長,其比率更將迅速下降。由於這個年齡層是社會的消費主力、生產主力、創新主力、儲蓄主力,更是扶養主力;一旦其成長之勢不再,表現在經濟活動上就是內需消費市場、生產效能、技術創新、資本累積都將失去再擴張的基礎,也就更難吸引投資。試想,這不正是近年來台灣經濟貧血式成長的病因所在?一旦惡化,經濟衰退豈不就在眼前?

高齡社會並非台灣獨有,不少已開發國家早已跨越這個門檻;然而,從高齡化社會進階到高齡社會的老年人口比率倍化時間,台灣跟日本相近,卻遠遠快於其他國家。更值得警惕的是,距離廿%的「超高齡社會」,最快八年就會到來,這比起日本的十一年及德國的卅六年都要快。台灣的高齡社會來得又急又猛,伴隨的經濟挑戰也相應到來,沒有太多時間讓政府慢慢因應,而須儘速面對。

目前政府因應高齡社會的政策分散在很多領域,一方面需要整合資源、落實政策、展現成果;一方面也要投注更多心力於工作年齡人力占比下降的課題,這是經濟成長困境的根本。現在鼓勵生育,效果將顯現在十五年後,中短期政策則應著重於勞動參與率的提升及社會人口移入的擴大,包括友善女性職場、延後退休年齡、延攬境外專業技能人才及移民政策等,都須加速研究推進。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7338/3165938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