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1
 

 

 

台北市新推個案的房價在60年前每坪2萬多元,如今每坪80多萬元,足足漲了40倍,其中1987到1989年房價飆漲最是關鍵,從每坪10萬多元漲到40多萬元,短短3年房價漲了4倍,造成1990年之後居住不正義的開端。雖然往後有10多年房市的低迷盤整,但在2003年SARS過後的復甦,房價從2008年再度不合理的上漲到2014下半年才逐漸緩和下降至今的混沌不明。

高房價居住不正義

如此房價的上漲,使得老、中、青不同世代明顯受到不同衝擊。老一輩世代面對每坪10萬元以下的房價時代,不但買屋自住不太是問題,甚至行有餘力,還可買屋投資或為下一代預先置產;中一輩世代面對每坪40萬元的房價時代,必須努力拚命,犧牲家庭休閒生活,忍受長期房貸壓力,才有可能買屋自住;年輕一輩世代面對當前每坪80萬元的房價時代,不論如何努力拚命,幾乎不可能買屋自住,只能考慮租屋或回到和老一輩同住的選擇。因此,只因為出生世代的不同,必須面對如此不同壓力的居住負擔,其公平正義何在?未來如此居住不正義是否會逐漸改善還是持續惡化?年輕世代又該何去何從? 
在長期高房價的衝擊下,不但使得大多數剛進社會的無殼蝸牛望屋興嘆;同時許多中產階級的一殼蝸牛因為新屋房價上漲遠大於舊屋,無力換屋,只能忍受逐漸變差的居住品質;惟有少數多殼蝸牛透過非自住房屋的不斷投資買賣,獲取房價上漲的高額利益,形成少數多殼炒房者排擠多數自住者現象,引發居住不正義的憤怒。 
當然,上述現象也加速擴大了台灣社會的貧富差距現象,更別提根據學術界的研究,台灣高房價延緩年輕人的結婚與生兒育女決策,進而影響家庭生活品質,甚至到老年人的長照與居住安排。另一方面,整體經濟也因為房市炒作的高額獲利,吸引其他產業的相繼投入,過度投資房地產的結果,停滯了台灣整體經濟的發展。 
居住不正義的根源主要是因為高房價所產生,然而台灣為何會產生不合理的高房價?一方面是傳統「有土斯有財」的價值觀所影響,使得大多數民眾認為擁有財富必須要擁有房地產,使得房地產成為投資商品,因此雖然高房價不合理,但為保有財富,還是要拚命優先買房;另一方面,是過去長期「住者有其屋」的政府政策與制度所推升,不但長期鼓勵購屋,提供優惠房貸及低額稅賦,同時忽視租屋市場的不健全,使得民眾面對不合理的高房價,仍然只能選擇購屋。當然,這背後的政商關係與壓力,也是促使政府支撐高房價的重要根源之一。 

降低房產投資誘因

年輕世代面對世代居住不正義的現象,首先應拋開單一傳統有土斯有財的價值觀,建立多元居住與財富的價值觀,居住可以有不買屋的選擇,但生活一定要有品質;財富也未必來自房地產,還有其他科技創新與創業,如此大幅減輕年輕世代對房地產商品化的壓力。
另一方面,政府應體認當前世代居住不正義嚴重現象,除努力改善出租住宅市場並增加租屋補貼及社會住宅外,更應積極透過金融與稅制改革,擴大增加「自住」與「非自住」房屋的差別待遇,以降低非自住者的投資誘因,同時保障自住者的居住權益。
透過世代自我居住價值觀的改變(可參考日本經驗),加上政府居住政策與制度的不斷改革(可參考德國或歐美其他國家經驗),如此雙管齊下,居住不正義在未來世代才可能逐漸改善,年輕世代也才能享受居住公平正義的成果。 

政治大學地政系特聘教授 

原文網址:https://tw.news.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0601/3803097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