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倒,豪宅起 重慶南路將變成炒房新樂園?

圖片來源:劉光瑩攝

Web Only 劉光瑩  

 

6月24日,金石堂書店城中店寫下單日業績300萬元的空前紀錄。可惜的是,這不僅是空前,更是絕後,因為這是這家34年老書店最後一天營業。過去20年來,重慶南路從書街變成旅館一條街,接著又變成了房地產開發商的目標,一棟透天厝動輒2億元起跳。台灣最有歷史的書店一條街,為何是台北最值錢的豪宅一條街?揭開重慶南路的前世今生與房價飆漲的奧秘......。

佇立在重慶南路與衡陽街口34年的金石堂城中店,因為租約到期,房東將轉租給其他房客,而在6月底熄燈。

最後營業日的隔天,店長陳小姐已經36小時沒闔眼,「都已經要收起來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她以沙啞的聲音答覆記者採訪的要求。

她從高中開始就在金石堂打工,已經做了26年,直到最後一刻,都謹守著書店的收銀台。

「平常時候沒什麼客人,到要關門的時候才很多人來,」天龍圖書老闆沈榮裕感慨地說,他同時也是重慶南路書街促進會理事長。金石堂城中店的最後一夜,是他把行事低調的金石堂創辦人周正剛,拉到店外接受大批媒體訪問。

高峰時超過百家書店,想租房子還要付介紹費

63歲的沈榮裕,去年剛把90號店面租下來,這家專賣古董書與簡體字書的天龍圖書生意還不錯。「我們有很多老客人,一路上不少貴人,」他說。

但支撐沈榮裕在重慶南路開書店40年的,並不只是幾位貴人。

他最早的店面在重慶南路一段107號,1979年就開張。在當時的台北,書店並不多,尤其學生對資訊類圖書需求很大,都聚集在台北火車站附近,後來他又陸續租下兩家店面。有一度,如果站在重慶南路沅陵街口放眼四周,可以看到三家天龍圖書。

因為鄰近台北火車站與客運總站地利之便,重慶南路一段從忠孝西路至寶慶路之間、不到一公里的路上,在全盛時期曾有超過100多家書店,是讓學生、知識份子流連忘返的地方,開學前買參考書的學生絡繹不絕。

出身三重的沈榮裕,在念建中時發現,做印刷打字好賺。於是他1976年還在念世新圖書資料科時,就第一次創業開打字行,請了20幾個打字小姐,打書籍、字典等出版品。後來因為被倒帳,出版社搬了很多書來抵債,才因緣際會下開了書店。

「那時候重慶南路是最熱門的地點,找房子都還要仲介,除了租金之外還要付30萬元介紹費,你就知道有多搶手,」講起往事,他津津樂道。

「資訊不像現在這樣流通,當時所有中國大陸、香港的華人來台灣,很多人第一站不是去夜市吃美食,而是到重慶南路來買書,」沈榮裕說。

然而從10多年前起,由於購書管道變多元,網購興盛,如今還留在重慶南路一樓的書店只剩下9家,像是建弘書局與世界書局,都因為是自有的房屋,才能繼續做下去。即使加上在樓上或地下室的書店,總共也才只剩不到20家。

實體書店沒落變旅館,卻產生惡性競爭

昔日的書街,隨著來台灣觀光的中國大陸、港澳自由行客人增加,漸漸蛻變成平價旅館一條街,在2015年達到高峰。(延伸閱讀:平價旅店征服台北

超過百間書店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價旅宿。從Google地圖上看,目前在書街附近營業的40多間旅店當中,有的房價甚至低到每晚300元,可見競爭之激烈。

然而,隨著陸客來台觀光人次下滑,近兩年最新一波的整合趨勢,可能接下來將出現豪宅一條街。

緊鄰大馬路又有高容積率、高建蔽率,蓋更高更滿的超值地段

永慶房產集團業務總經理葉凌棋觀察,從近年來此區域的幾樁透天厝交易,可以看到端倪。(延伸閱讀:另類土地正義運動/討回被偷走的公共空間

最新趨勢,是土地開發商進駐此區進行整合,開發商買下幾間小透天厝後,整合起來重建新大樓。

葉凌棋受訪指出,重慶南路有幾個特點受到土地開發者青睞。第一,路寬達20米,是台北市中心罕見。第二,此區的土地使用為商四,容積率高達800%,建蔽率高達75%,是商業區當中最高的。

「比較有可能的一種規劃是,地下室到3樓做商場, 4樓以上做住宅,」他說,因為住商混合大樓,要有一定比率做商業使用。

根據交易實價揭露,近期幾筆土地交易,都可看到開發商對站前商圈的看好。

沈榮裕細數重慶南路一段103號透天厝的交易歷史,十多年前原屋主以1.7億元賣給源和建設,到了2009年,上市公司志嘉建設以3.3億元買下,2013年底,又以3.92億元賣給新華開發。

跟建商打交道的過程,沈榮裕記得很清楚。因為儘管他書店的租約到隔年1月,新屋主卻要求他年底前就搬走。(延伸閱讀:豪宅遍地 薪水族被擠出市區

現在103號原址被施工圍籬包圍,寫明新建工程從去年7月開始,預計2020年8月完工。到時候,天龍書店原址將會出現一間地上7層、地下4層的鋼骨結構大樓。會做什麼用途呢?

「之前聽說要做飯店,但現在這邊飯店生意普遍不好,」沈榮裕說,重慶南路書街方圓一公里內有一百多間旅館,他耳聞很多飯店的平均房價,從一開始的3000元降到1500元,都還很辛苦。「不知道建商將來會怎麼處理,」他聳肩說。

答案應該已經很明顯。儘管重慶南路一段的使用分區是商業區,但就跟台北市許多位於商業區卻被拿來做住宅的建案一樣,屋主以辦公室購入,但實際上做住宅用途。

重慶南路一段,從30年前人人都可以來逛街買書的書街,漸漸變成背包客天堂,正在一步步邁向投資客的置產熱區。

商業區變豪宅,房價上來了,但人潮、商機卻沒了

同樣的街區仕紳化故事,也曾在紐約蘇活區與倫敦格林威治上演過:原本平價的街區經過重建與活化後,房價與物價大幅上升,讓原本居民負擔不起在此生活的成本,只得讓位給擁有雄厚資本的購屋者。他們買屋也許只為投資,而非居住。

就連在附近的房仲,也不禁感嘆這個街區的變化。

擔任房屋仲介30年的王宇婕,指著天龍圖書附近的一間平價旅館說,「10多年前,這棟開價3000萬,現在可能兩億都還買不到。」她說,此區的高容積率與路面寬,是未來都更很大優勢。

書街土地價格水漲船高,儘管為王宇婕帶來生意,她心中卻五味雜陳。「妳看看,現在這邊愈來愈蕭條,房子愈來愈貴,但是人潮愈來愈少,人口一直在往外流失,」她說。

根據內政部六都人口遷移統計,平均房價是新北市兩倍的台北市,人口流失逐年加劇,過去3年淨流出人口達5萬人。消費力跑向其他縣市,甚至是其他國家。(延伸閱讀:年輕人的未來,被炒房炒地給賣掉了

這天下午,王宇婕才剛拜訪完一間想頂讓的餐飲店。她掐指一算,月租18萬,裝潢就花了400萬,儘管年收入500萬,再加上人事水電費,利潤所剩無幾,讓老闆想以100萬頂讓。「但這邊現在人潮愈來愈少,就算頂出去了也不好做。」

把活力帶回街區,重建人與書的連結

沈榮裕還緬懷著重慶南路昔日的榮光。「還記得612大限的時候,重慶南路擠滿人,那天我們做生意到凌晨兩點,大家收錢收到手軟,」他回憶。那天是侵權的翻譯書籍能在台灣合法販售的最後一天,但那也已經是24年前的事。

不放棄的沈榮裕,2011年底發起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自掏腰包雇工讀生維持粉絲頁、挨家挨戶找其他書店一起辦活動。他坦言,組織過程讓他看到人性的自私。

「還有人罵我雞婆,」沈榮裕說,有少數店家認為,把人潮帶回重慶南路,只會讓房東更容易漲租金,「最好讓這邊變成鬼城,租金說不定還能降。」

但他不認同這樣的看法,他相信只有把活力帶回街區,才能讓大家都好,而非只顧自己一家生意就好。(延伸閱讀:老書店拚轉型,守護書街留書香

今年夏天,沈榮裕首度與三民書局合辦「小小書店員」體驗活動,在5月底邀集小學一、二年級學生至三民書局體驗擔任書店員的辛勞,希望建立年輕一代與書本的連結。

沈榮裕把其中一家書店「博庫書城」讓兒子與兒媳經營,店內賣起自家烘焙咖啡。儘管走進店裡的客人當中,十個有九個是買冷飲的,看來只要還有一個人買書,沈榮裕的書店就還會繼續走下去。(責任編輯:洪家寧)

原文網址: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075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