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在川金會後又重新成為世界經濟的核心焦點,過去在中美高層多次斡旋的峰迴路轉驚奇中,終究到了必須交手對戰的時刻。即便在7月6日之前,出現難以預料的轉折,因美國要圍堵大陸經濟發展的戰略衝突所引爆的碰撞火花,必然難以避免。

根據美方資料顯示,中國大陸2017年進口1298.9億美元美國商品,美國進口5054.7億美元大陸商品;但根據大陸海關的統計,從美國進口商品1539億美元,對美出口商品4298億美元。不論如何審視中美之間的統計差異,美國對付大陸產品的範圍遠較大陸所能對應的空間大得多,在美國存心找碴的情況下,大陸必然處於較為不利的一方。

貿易戰大陸較不利

美國宣布要對500億美元的大陸商品加徵關稅,以大陸一年近12兆美元的經濟體量,直接的影響不會太大,對GDP增長率影響大概是0.1至0.2個百分點。但大陸經濟目前存在結構性失衡,供給側結構改革挑戰大,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仍需化解,尤其是集中在房地產、金融等領域,必須警惕中美可能爆發的貿易戰成為引燃大陸內部風險的導火線。

近幾年來,大陸當局實施金融去槓桿政策本就壓抑了市場的信心,推高了借款成本,使經濟增長減慢。在大陸當局加緊布局中美貿易戰的防線之際,很可能出現股市跌跌不休,人民幣持續貶值,這對正在推動供給側改革非常不利。大陸應付股市大跌的籌碼不多,因受到去槓桿化承諾的掣肘,同時擔心如果寬鬆貨幣政策可能引發資本外流。

貿易戰對大陸出口帶來壓力,引發人民幣貶值,因此人民銀行不能降息。相信大陸將盡力避免讓貨幣貶值或拋售所持的美國國債,因在下半年開展起來,大陸央行可能會選擇通過例行的公開市場操作向銀行業系統釋放更多流動性。

6月26日,大陸央行今年第3次宣布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釋放的淨資金要大於預期,但央行明確表態降準旨在定向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但這種定向政策支持是否能有效支撐市場人氣與預期,尚有待考驗。

改變全球經濟風貌

要維持貿易並舒緩市場憂慮,大陸當局還可能推出促內需的措施來彌補出口疲弱的影響,這些措施包括擴大年度預算赤字目標。政府還可以利用減稅等財政槓桿來提振家庭收入,激勵國內消費和投資。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政策聲明中再次強調「擴大內需」。

真正對大陸經濟發展的長遠影響是對市場預期和供應鏈的調整。隨著美國經濟政策的變化及中美貿易對抗的加深,相應的各種市場預期從股市和債市,也漸漸有所反應,特別是大陸股市走跌及人民幣匯率貶值是否由短期的震盪變成長期的弱勢。更根本的是世界產業供應鏈的重組,中美間農產品、能源及高科技產品的既有供應鏈的變動,可能改變全球經濟風貌。

全球供應鏈調整背後是各國技術實力的競爭,大陸當前以國家力量直接扶持戰略性產業的發展,除了被拒於市場經濟國家之外,也被指控有違「具公平性之全球貿易制度」,投資限制是最近美國對大陸施壓,要求大陸對貿易、技術轉讓和行業補貼政策作出重大改變,這點大陸當局應勇於面對,不可逃避。(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旺報)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703000210-260310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