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730000162-260202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希拉蕊·柯林頓(Hilary Clinton)在民主黨一枝獨秀,順利代表民主黨出征;倒是共和黨內有17人表態參選,最後剩下德州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克·魯比歐(Marco Rubio)和原先最不被媒體看好的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競逐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大位的機會。媒體直稱無論是誰當選總統,都將在美國歷史上創造一個「第一」:如果希拉蕊·柯林頓當選,將是美國第一位女總統;至於泰德·克魯茲或馬克·魯比歐無論是誰當選,都將是美國第一位拉丁裔總統。

由於媒體與川普一向不對盤也不認為他會當選,挖苦川普說,若他當選將是另類「第一」:美國「倒數第一任」總統。然而最終結果竟然是媒體最不看好的川普,跌破眾多專家和媒體眼鏡,險勝當選為美國第58任總統。問題是川普真的會成為媒體所預測的美國「最後一任」總統嗎?

川普在2017年1月20日就任美國總統後,經常毫無預警地宣布重大決策,讓全球政要心驚膽跳;例如他上任的第一道行政命令就是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隨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2017年6月1日)、退出「全球移民公約」(2017年12月4日)、退出「伊朗核子協議」(2018年5月8日)、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8年6月20日),甚至多次表達希望退出WTO,一意孤行,完全不遵守先前歷任總統,代表美國政府所做的各種承諾。此外,他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被戲稱為「地表上最危險的兩個狂人」,雙方先是劍拔弩張,隔空對罵,甚至揚言不惜一戰。全球氣氛一度緊張,讓人以為媒體預測川普是美國「最後一任」總統,可能一語成讖。

令人更加驚奇的是,川普與金正恩竟然可以突然180度大轉彎,於6月12日在新加坡氣氛和諧地會談,暫時化解世界末日的危機。然而,川普像個過動兒,閒不下來。先由鋼鋁稅開始,開啟了全球的貿易戰;接著更單挑中國,展開針對個別國家的貿易戰。川普於6月15日宣布對800多項、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將從7月6日生效,而北京政府也旋即宣布,同樣將對總值500億美元的659項美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作為報復。川普揚言要加碼至2,000億美元,甚至對所有來自中國的進口,總額約5,000億美元全部加徵關稅,直到中國改正其對美的不公平貿易為止。

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5,056億美元,占其國內生產毛額(GDP)127,238億美元的3.97%;而同年美國對中國出口1,303.7億美元,占其國內生產毛額(GDP)193,868億美元的0.67%。美中貿易戰,從局面上來看,美國較具優勢。由於中國對美出口金額約是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四倍,雙方如果對來自對方的進口品全數加徵關稅的話,受傷較重的是中國。

中國的因應之道,就是啟動匯率戰,「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針對美國關稅稅率提高,導致輸美貨物價格上漲,中國以人民幣貶值來抵銷。以最近一個月匯率觀察,由於人民幣的中心匯率主要由官方決定,人民幣對美元貶值高達3.14%。比較令人擔心的是匯率戰將波及到所有的貿易夥伴,不跟進就遭殃。我們觀察同一期間的匯率,韓元對美元貶值2.92%,日圓對美元貶值1.71%,新台幣對美元貶值也是1.71%。顯然匯率戰已經緊隨貿易戰進行中,但沒有一個國家的央行會白目地承認。

在外交方面,川普也處處樹敵。7月15日CNBC專訪中,川普被問到美國在「全球最大的敵人」時,一開始先提到歐盟,後來又說「我們有很多敵人」。川普將俄羅斯列為「某些方面的敵人」,並指中國是「經濟上的敵人」。對於歐盟,川普補充說,他愛這些歐盟國家,但就貿易而言,他們真的佔盡美國便宜;而且他們當中有很多都是北約組織成員,卻不支付自己的帳單。全球各國中,若歐盟、俄羅斯、中國都是敵人,美國的處境真是危險。

由於川普對已經簽字的「伊朗核子協議」粗暴退出,對伊朗恢復經濟制裁,要求各國自11月起全面停止向伊朗採購石油。伊朗最高領導人哈米尼7月22日強調如果伊朗石油無法出口,伊朗可能會封鎖荷姆茲海峽,使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等國的石油出不了波斯灣。

雖然川普曾宣稱「每一個關於貿易、關於稅收、關於移民、關於外交的決定,都會為美國工人和美國家庭的利益而做。」亦即,他上任以來的種種作為,都在兌現在競選時所開出的「美國優先」政策支票。然而在國際舞台上操之過急、處處硝煙,先是貿易戰,繼而匯率戰,盟友變敵人,美國在國際經濟、國際政治的路越走越孤立自閉,加上他擁有比金正恩更大的核武按鈕,萬一出現一次嚴重誤判,情緒的川普可能真的成為美國「最後一任」總統,整個世界會變成甚麼情況呢?

(工商時報)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