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01:43經濟日報 辛炳隆
  •  

國發會發布的最新人口推估結果顯示,我國人口負成長的時間將提前來臨。這象徵勞動力黃金時期的人口紅利,恐會於2027年消失,擔憂國力日漸衰落的聲浪愈來愈高。面對此一問題、尋找因應對策時,我認為首先須要思考的是:到底未來的人口結構會呈現怎樣的風貌,以及台灣理想的生育率以及人口數,應該設定在多少,才能適合未來的社會。

現代社會由於醫療技術持續發展、健保制度的完善和公共衛生的進步,人的壽命愈來愈長,導致老齡人口占比愈來愈高,與此同時,生育率則是日趨低迷,換言之,整個人口結構呈現老年化、少子化並存的現象,而且這幾乎已是無法逆轉的趨勢。

年輕人為何不生小孩?除了觀念養兒防老的傳統觀念改變之外,更重要的是,許多年輕人即使結婚了,卻礙於龐大的經濟壓力而「不敢生」,因為包括養育、就學、居住成本都在不斷的提高,「養不起」成為現代年輕夫婦的最大困擾之一。

這樣的問題不是只發生在我國,碰到相同社會問題的還有日本。而日本官方採用刺激人口成長的政策手段,可以說力度相當的大,值得我們在制定人口政策時借鑒。日本的人口學者對於育兒政策的觀察是,日本政府是從「社會投資」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透過更完善健全的補助措施,提高國人的生育意願,因為觀念上,這些新生的國家民族幼苗,未來長大後會對於國家作出更大的貢獻,遠遠超過現有的投入,這樣的理念,值得我們在制定政策時參考。

另一個要注意的問題是,一直以來在討論人口政策時,多只聚焦在「如何不讓人口持續減少」這個問題上,但人口政策必須看得更遠,要思考資源愈來愈少、產業模式出現轉變,導致勞動市場需求減少時,台灣這塊土地,是否還能夠承載這麼多人?換句話說,我們要想的是未來的台灣社會,有多少人口才是最適的規模,而不是一味的以目前的數據為基礎,力求不要每下愈況。尤其人工智慧的發展一日千里,人力相當程度被機器取代是大勢所趨,體認到這個現實,大聲疾呼人口警訊的說法未必完全正確。

以目前政府力推的5+2產業觀察,我國產業政策愈來愈聚焦,對於人才需求的評估也須從長計議─當產業升級後對勞動力的需求與依賴下降時,要從未來的整體社會平衡供需出發,思考出來的對策,才能對症下藥。過去政府所推動的政策,大多偏向彌補短期勞動人力的缺口,較少思考中長期可能出現的影響。反觀最近政府積極研擬的《新經濟移民法》,則是希望透過移民方式,同時解決當前國內專業與技術人力短缺問題,並同時改善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長期結構問題,立意良好。只是既然稱為「移民」,就代表這些人將長久定居台灣,因此,如果能對未來人口結構與需求做更全面的考量,使經濟移民政策、人口政策與產業政策能緊密結合,則新經濟移民法的立法效益將會更顯著。

總的來說,人口趨勢的變化或許可以數據來推估,但產業結構轉變的時程對人口的需求與結構的影響,難以精準的掌握,研究仍顯不足。如果要制定一套可長可久的新人口政策,務必在產業轉型的影響上多一些思考,而非只是對人口數量多寡的盤算。

(本文是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口述,記者林彥呈紀錄整理)

https://udn.com/news/story/7238/3340420?from=udn-catelistnews_ch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