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2 00:26經濟日報 本報訊
  •  
  •  

 

報系資料照
報系資料照
 

 

高房價,一向是民怨之首;買房,也經常是不少年輕人敢夢不敢及的心事。最近就有一家房地產調查機構引述聯徵中心大數據資料指出,國內20至30歲年輕人貸款購屋占比,在今年首季創十年新低,理由毫不意外的是,高房價與青年普遍低薪。

 

年輕人買不起房,已不是新鮮事。從過去到現在,歷屆政府均動用了不少政策工具,幫助青年圓夢。像是,國人熟知的青年安心成家購屋優惠貸款,推動社會住宅,甚至日前內政部長徐國勇也出主意,喊出青年購屋只要一成自備款的構想,都證明了政府有心幫年輕人的忙。

 

但是,為什麼年輕人買不起房,還是成為這十幾年來,台灣青年的噩夢?為何政府的政策,還是經常被年輕人奚落為替建商找出路?

 

且讓我們同樣查詢聯徵中心「購置住宅貸款統計資訊」資料庫,可以發現,近年貸款買房的主力族群並非20-30歲者,而是35-40歲者。

 

若以去年情況來看,全國貸款買房件數約有109萬件,其中,35-40歲貸款買房者,有21.9萬件,占了快20%,反觀20-30歲年輕人占比,僅有六趴多。

 

若從一般人的工作、生命周期來看,不難理解,許多20-30歲的工作者,多是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他們的人生還處在努力存「第一桶金」的階段。因為還在存,買房的確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但是,步入30歲之後,很多人開始有了積蓄,也或許因為成家立業的需求,即便存款距離千萬起跳的房價,猶如杯水車薪,但是此時的買房條件與能力,已比20多歲時好上許多,想要買房,似乎還有一條漫長的路徑,能夠拾級而上。

 

面對兩種不同生命周期的族群,政府不是沒有住房對策,但多半欠缺精準、有效。

 

例如,對於正在存的20-30歲工作者,政府的核心工作應當是,降低他們的租房成本,讓未來想買房的人,能更快存到第一桶金。

 

偏偏今年7月,全台房租指數仍是連43個月上漲,即便這幾年,政府已努力提高租金補貼計畫戶數,但是整體計畫思維主要在支援弱勢租屋者,許多單身、未滿40歲的青年直接被排除在外。

 

又例如,目前租屋市場上,仍充斥著不少租屋歧視,不少房東為了降低稅務負擔,還把稅金轉嫁為租金,令租房者苦不堪言,政府可曾了解,一個完善的租房市場,能幫到多少年輕人的忙?

 

另外,針對30歲以後,有一定積蓄且有意願買房者,政府也必須努力,加強他們買房的能力。

 

根據內政部營建署發布的「房價負擔能力」指標,今年第1季全國房價負擔能力仍落在「略低」等級,全國房價所得比是9.08倍。這代表,一般家境中等的人家,想要在國內買到一棟價格中等的房子,得要不吃不喝九年。

 

若是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房價所得比更攀升到15倍,得不吃不喝15年,才有辦法在全國首善之都築個窩。

 

如何實質提升年輕人買房的能力呢?首先,政府不能只想著從降低自備款著手,畢竟目前房屋總價還是太高,付得了一成自備款,不代表剩下的九成完全可負擔。

 

也因此,針對已有一桶金的人,政府除了可在貸款成數、稅負優惠上幫忙,還是得想辦法壓抑炒風,畢竟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其次,要讓年輕人買得起房,最為釜底抽薪的辦法,還是在於打破青年低薪魔咒。這似乎又回到了,政府如何把餅做大、又能公平分配的經濟老課題了。

 

是的,唯有一個政府能夠回歸本份,認真經營「生利」的環境,幫忙企業與人民賺錢,當人民富有了,也能買得起房,自然會對為政者心存感激。

原文網址: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28/3343870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