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十月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日本出版界發行了四十多本有關川普的書,有一本名為「崩壞的美國:川普若當總統,世界將瘋狂」,真先知也。川普兩年來四處點火,一下惹毛了英國、一下子激怒了德國,前人談好的協議他說廢就廢,實施多年的協定他說改就改,近期更以發動貿易戰為樂事,其瘋狂令人頭痛不已。

川普為何要打這場貿易戰?從他參選時的談話大概可以明白,那時他經常表示:「說美國失業率是5%,那是個笑話,美國真實的失業率是42%。」川普刻意把九千多萬名非勞動力計入失業人口,因此得出這個驚人的失業率,這個算法當然不正確,但他顯然是要藉此凸顯全球化生產已讓美國失去了數百萬個工作機會,他打這場貿易戰就是要讓製造業回流,把失去的工作給找回來。

美國的工作都流到哪裡去了?川普根據貿易赤字近半數來自中國大陸便認定大陸是罪魁禍首,因此今年以來不斷擴大報復規模,過去美日、美歐貿易戰最多就是要求貿易夥伴匯率升值,多進口些美國貨來平衡一下赤字,但川普這一回除了要大陸多買美國貨,還要讓製造業回流美國,來改善美國的就業及薪資。

然而,如今全球化分工、供應鏈整合是歷經半世紀貿易自由化才形成的,豈是川普說變就能變。若今天各國關稅仍是二戰後的40%,自然不可能形成全球化,全球化能如此順利全是拜世界貿易組織(WTO/GATT)八個回合談判、調降關稅之賜。如今美國平均工業產品的實質關稅稅率2.0%、歐盟2.7%、日本1.4%、台灣1.8%,至於中國大陸也只有3.8%,正是這個低關稅的大環境促成了全球化,讓世界經濟出現空前的繁榮。

開放市場、調降關稅來促進貿易自由化,這原是古典經濟學家的理想,但藉由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多邊談判已讓它實現,半世紀以來開放市場、調降關稅早已是普世價值。

當然,開放市場必然會有些產業因此受創,惟這是自由貿易的代價,我們不可能要別人開放時主張自由貿易,而當別人要進來時卻改口公平貿易,很遺憾的,川普如今的思維就是如此,然而若人人都如此,豈不又回到1930年保護主義的年代,那將是一場浩劫。

這一陣子,多數人的思緒一直被眼前貿易戰干擾,只想到500億美元、2,000億美元的報復可能會帶來多大衝擊,又想著如果還有第三波2,670億美元的報復清單又會變的如何,政府與智庫也忙著以總體模型、產業關聯表評估可能對台灣的波及程度。然而,若從1930年以來的全球經濟大勢思考,可能會得到不一樣的結論。

自1930年以來全球歷經大蕭條、二次世界大戰、石油危機、停滯通膨、亞洲金融風暴、網路泡沫、全球金融海嘯等等,每次跌入深淵時總以為已山窮水盡,但不多時卻又柳暗花明,繼續朝自由化邁進,以當年來看1930年代大蕭條是天崩地裂的絕望,1970年代停滯通膨被形容成九頭蛇的難纏,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更是讓各國陷入深淵。

大蕭條、停滯通膨、亞洲金融風暴及全球金融海嘯雖然都曾經引發保護主義,而使得自由貿易倒退,但為時都不長,經過修正後,自由化又繼續往前,從歷史大勢來看這場川普發動的貿易戰,理同如此。目前川普似占上風,但川普以一人之力欲改變半世紀自由貿易所形成的大勢,自然是力有未逮,因為這不只是美中兩國的問題,而是全球問題,在利益交織的世界經濟體系裡,川普顯得短暫而渺小,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要比川普的手更有力量,更具主導性。

美國前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今年七月即表示:「美國對大陸採取報復性關稅,也許短期內可能會帶來一些積極的影響,但長期而言,高關稅將影響美國的購買力,導致美國經濟增長停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也說:「如今世界貿易大部分是中間財,對這些產品加徵關稅,是非常具有毀滅性的。」兩人所言甚是。

我們認為,川普是用18世紀的貿易觀念來解決21世紀的經濟問題,治絲益棼,適得其反。事實上,企業早已跨越國界,如今生產活動也早已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川普加徵關稅到頭來可能會懲罰到自己人,如此吹皺一池春水,引發眾怒,搞的經濟蕭條,百物皆漲,而製造業回流又僅杯水車薪,實在是得不償失,愚不可及也。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川普的保護主義思想與近半世紀的貿易自由化完全背道而馳,從歷史的長河來看,其不可能成功已是必然之理,是以近月劍拔弩張的美中貿易戰,也終將會和平落幕。

(工商時報)

原文網址: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23000198-26020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