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1 23:59聯合報 記者陳美君/台北報導
  •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去年我國超額儲蓄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三○四,比日本、南韓、...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指出,去年我國超額儲蓄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三○四,比日本、南韓、中國大陸等國都還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立法院預算中心公布「一○八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整體評估報告」,列出一一九項施政計畫,國內日益嚴重的超額儲蓄問題列為計畫的第一項。報告指出,去年我國超額儲蓄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三○四,高於日本、德國、南韓、中國大陸與泰國。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則說,在全球專業分工下,企業拓展國外市場,讓生產發揮規模經濟,使得經常帳長期順差及金融帳持續淨流出。然而,經濟仰賴外需易受國際景氣波動衝擊,加上目前台灣出口產品及市場高度集中,易受單一特定產業或國家的景氣影響,因此,採行「外需」、「內需」並重的雙引擎策略,擴大內需引擎,增加國內投資,可降低超額儲蓄及資金淨流出。

立法院預算中心報告提到,我國超額儲蓄率與金額在一○四到一○六年連續三年逾百分之十四及兩兆元,政府相關部門應提升閒置資金的運用效率,以改善經濟失衡現象。以去年為例,台灣超額儲蓄率高於日本的百分之四點○一一、德國百分之八點○四九、南韓百分之五點一○二、中國大陸百分之一點四三、泰國百分之十點八二一,美國與印度甚至為負值,代表台灣超額儲蓄問題比亞洲甚至歐洲國家更為嚴重。

報告說,我國在民國八十年至八十九年間,年平均貿易出超一四七八億餘元、年平均超額儲蓄約二一四一億元,年平均超額儲蓄率約百分之二點七三;但自九十年起,國內投資率不若以往,加上年平均貿易出超約七五三○億餘元,九十年至九十九年間年平均超額儲蓄已達九三七二億元,超額儲蓄率提升至百分之七點四九。

民國一○四年度起,因貿易出超擴增至逾兩兆元,而國內投資率卻低於百分之廿一,超額儲蓄比率連三年超過百分之十四、金額約二點五兆元;相當於每十元的產出中,約有一點四元儲蓄未被有效運用於資本累積,形同資源閒置,而閒置資金若未能有效運用,將不利我國經濟持續發展。

立法院預算中心認為,貿易出超擴大,除累積我國巨額的外匯存底外,也推升超額儲蓄,若無法提升國內投資,恐將不利經濟長期穩健發展。該報告指出,我國在七十年代中後期貿易順差擴大、外匯存底續增,加上對台幣升值的預期心理,熱錢大量流入,國內超額儲蓄也劇增,民國七十五年超額儲蓄率達百分之廿點一二的新高,民間資金氾濫卻欠缺適當投資管道,所以流向股市與房地產市場,泡沫經濟從此而生。歷經泡沫破滅後,整體社會與經濟體系付出極大代價,值得政府警惕。

 

小辭典/超額儲蓄

 

●國民儲蓄毛額扣掉國內投資毛額的差額,便是當年度的「超額儲蓄」,可反映資金閒置狀況;而超額儲蓄占國民所得毛額(GNI)的比率,則是俗稱的「超額儲蓄率」。

根據中央銀行報告,近年台灣超額儲蓄擴大,主要是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前景與國內投資環境等不確定性,企業投資意願降低,企業從資金需求者轉為淨儲蓄者。因此,超額儲蓄根本解決之道,應從促進投資著手。

透過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排除不確定性因素,將超額儲蓄導入國內投資,可增加就業與挹注經濟成長動能,以及降低超額儲蓄,經常帳順差也會同時減少、使金融帳淨流出減緩。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11316/3397769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