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
 

不論是中美貿易戰或兩岸關係惡化,顯而易見都是台灣經濟的風險,政府卻不願正視,這會讓自己暴露在更大的風險中。(美聯社)

 

台灣經濟到底好不好,一直是朝野與輿論爭辯不休的話題,最近又成為選戰藍綠攻防重要議題。6月中旬蔡總統說台灣經濟正處於近20年來最好狀態,8月初賴清德院長說經濟已走出停滯,平均實質總薪資創新高,主計處及央行也紛紛上修今年經濟成長率,官方一致認為經濟好到不能再好。問題是,民間感受到的卻是口袋愈來愈緊、街頭閒置店面愈來愈多、市面更蕭條而不是更繁榮。

就純經濟統計數據而言,政府與民間的說法都沒有錯,經濟成長與所得分配本來就不是同一件事,一個是把餅做大,一個是餅分得更好,一個成功的政府能同時把餅做大並公平分配,70到90年代的政府做到了。最近10年來的政府,餅雖仍繼續放大,增速卻明顯縮小,糟糕的是,分配卻愈來愈不公平,少數人分掉更多的餅,多數人分到的餅更小,經濟微幅成長分配大大失衡,社會充斥相對剝奪感。

盱衡全球、中國大陸及台灣經濟現狀,堪稱危機四伏。總統、行政院長及央行總裁如果只沉湎於經濟數據的表象,因而喪失警戒心,就會遭到四處亂竄的「灰犀牛」猛烈撞擊,造成巨大傷害。何謂灰犀牛?根據創造這個名詞的Michele Wucker說法,指的是一種顯而易見但卻常被忽視的既存威脅,視而不見下往往會帶來嚴重後果。對台灣而言,已有兩頭舉目可及的灰犀牛。一是中美貿易戰,另一是持續惡化的兩岸關係。

首先,對於中美貿易戰爭,政府普遍對外說法是對台衝擊效應不大,甚至可能還有轉單效益,也有助吸引台商回台生產,台灣搞不好有機會成為鷸蚌相爭下的那個漁翁。這樣的論點,相當偏頗,除了低估中美貿易戰對台衝擊外,更犯了邏輯上的因果謬誤。因為不管是轉單效應或台商轉移生產基地,都只是中美貿易戰這個大環節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政府選擇性忽略或刻意不說的,顯然遠比想像中的多。例如在兩岸三角貿易中從大陸出口到美國的直接與間接影響、金融市場的心理層面衝擊等,對台灣經濟的負面衝擊都將遠大於轉單與台商回流效益。

眾所周知,台灣製造業的生產與出口,7成以上是以原材料、半成品或零組件為主的中間財,其中又以中國大陸為主要出口市場,光是2017年的出口金額就高達1302億美元(含香港),占整體出口比重高達41%。而大陸對美出口中,有將近4成(約2000億美元)的商品附加價值是由他國提供的中間財所產生,在這個環節中,台商扮演的角色至為關鍵,這也是為何近來一堆台商搶著離開大陸主因。因此一旦中美貿易戰持續擴大,以台灣在此供應鏈的角色之重,損害絕非政府那般輕描淡寫。日前諸多外媒就據此點名,台灣可能成為此波中美貿易戰的最大受害者,對照政府說法,可說是南轅北轍。

其次,近年來兩岸關係自民進黨上台以來持續惡化,除了官方單位幾乎不再對話外,民間經貿活動也受到牽連。以陸客為例,大幅縮減的大陸來台觀光人數,已讓台灣旅遊觀光產業遭到重創,對經濟的負面效果也正逐漸發酵。不少地方的重要觀光景點,即使處於旺季,卻仍面臨門可羅雀的窘境。政府對此似乎不以為意,相關部會甚至為了淡化負面影響,強調陸客雖然不來,但隨著新南向政策奏效,來台觀光的東南亞旅客激增,使得最近一年來台觀光人數不減反增,對經濟衝擊沒有想像的大。

但政府沒說的是,人數增加的同時,觀光的外匯收入卻沒同等增加,反而反向減少300多億新台幣。更遑論這還是沒加計產業關聯效果、就業機會以及地方周邊效應的情況,一旦加計進來,陸客不來對台經濟衝擊絕對遠遠超過想像。值得注意的是,兩岸關係惡化讓台灣國際經貿處境更加艱困。在大陸的掣肘下,台灣幾乎無法再跟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也難以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組織。這在貿易保護主義日漸抬頭的當下,無疑會壓抑台灣出口動能,進而壓縮經濟成長空間。

不論是中美貿易戰或兩岸關係惡化,顯而易見都是台灣經濟的風險,政府卻不願正視,這會讓自己暴露在更大的風險中。就好像灰犀牛已出現,卻絲毫不在意,結果只會增加被撞的機率。政府若不能在灰犀牛出現時求變,當灰犀牛來到眼前,大概只能祈禱奇蹟發生。

原文網址:https://opinion.chinatimes.com/20181003003211-26210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