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4 11:56聯合報 記者彭宣雅╱即時報導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斷往外擴建成「一區」,在田間顯得超級突兀。農民/提供
 

 

公有地、農地上的宮廟、道場為何不能管理,學者表示,中央管不到,地方不敢拆,地方民代也常關切,甚至威脅基層公務員,一切都還是政治與金錢的考量,這樣的亂象,是政府無能的體現。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他每每到雲林,路邊大小宮廟、道場、教會都有,很多廟宇喜歡蓋在山上,就是破壞山林的殺手,山上有廟就要開路,如果這些宗教人士真正愛台灣,就不應該有這些大型違建,這樣的做法符合宗教愛大地、勸人向善的宗旨嗎?

他表示,農地就在非都土地、區域計畫法中,這是地方政府的權責,和農地上的違章工廠是一樣的,蓋廟就有信徒,信徒就有選票;農地違章工廠則是經濟的選票,因此民代哪有不關切的。

徐世榮舉例,地方政府不重視這一塊,因此配置在農業局、地政局的取締違規基層公務員很少,有些地區甚至僅有一人;他有學生在高雄查某大廟違建,就被師父好言勸導,「施主啊!要心存大愛,這不能拆。 」最後往上呈報,就被高層壓了下來。

徐世榮說,他也有學生查報後,地方上民代、立委、議員等「有力人士」就不斷打電話來騷擾,有時不說話,有時要求他出入要「小心一點」,就算地方政府編列查報拆除的預算後,經費到議會也被議員刪除,造成現在地方農地上宮廟違建林立的亂象,一切都還是政治、選票與經濟的考量。

中研院退休研究員楊重信表示,這樣的亂象是「政府無能的體現」,他過去曾經整理出國內某大宗教團體的土地,靠著變更不斷合法,比如要蓋學校、道場,就把工業區變成文教區、社會福利專用區;還有宗教醫院的土地原本坐落在特定農業區內,後來農牧、水利、交通用地變更編定為特定專用區,雖然尊重宗教,但這種買地再想辦法變更使用的做法,不能苟同。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斷往外擴建成「一區」,在田間顯得超級突兀。農民/提供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
坐落在雲林農地重劃區上優良農地的某宮廟,農民指證是在10多年前蓋的,從「一座」不斷往外擴建成「一區」,在田間顯得超級突兀。農民/提供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12563/3439424?utm_source=linemobile&utm_medium=share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