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佳華2018-11-05 08:11

「台灣央行非常強調貨幣供給,一方面希望控制利率低一點,也希望控制匯率,但理論上不應該這麼proactive(積極的),太強制想要去改變社會,其實,一個中央銀行的作法不應該這麼強制的。」中央研究院院士王平一語道出台灣中央銀行一貫的強勢文化。

這棟位於羅斯福路上的中央銀行,給人的印象始終脫離不了威嚴、保守、神秘、強勢,直到今年2月26日,擁有純正央行血統的副總裁楊金龍扶正,外界好奇,究竟楊能掙脫長久的包袱還是延續傳統?

楊金龍上任,中研院院士憂喜參半

日前中研院院士、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講座教授士王平特地回台參加了一場「貨幣政策的回顧與展望研討會」,隔兩天,他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談及當前的央行制度,臉上表情有時喜悅卻也有些凝重。

喜的是,新任總裁楊金龍上任8個多月以來,作風明顯比前任的彭淮南總裁更為「柔軟」,不但逐步與外界溝通,面對批評聲浪也顯得虛心包容。「我們非常高興的是,楊總裁願意做更多的溝通,這是好的現象,但是我們也要鼓勵他,能做更大的改善,畢竟現有的改善還是相當有限的。」王平說。

另一方面,擔憂的是,楊金龍面對央行「龐大包袱」該如何改革?尤其央行長期處在「透明度不足」的情況下,也導致各界對於央行有所質疑。

央行透明度不足,差美國一大截

根據貨幣政策在不同決策階段公布的訊息,將央行透明度分為政治透明度、經濟透明度、程序透明度、政策透明度、以及操作透明度等5個面向。

首先,政治透明是指貨幣政策的規範性目標及量化目標;經濟透明則與貨幣政策決策過程中運用的資訊有關;程序透明指的是,貨幣政策決策過程中,能否獲得會議紀錄摘要及投票紀錄等資訊;而政策透明看的是,政策決定是否即時公布,以及對於未來的政策方向;最後則是操作透明,包括央行在達成貨幣政策操作性目標的可能失誤。

平均而言,透明度越高的國家,通常物價就越穩定,但王平認為,台灣的中央銀行透明度不夠,「至少我們從外面看是不完整,也不曉得它的目標是什麼,中間目標更不是這麼完整的表現出來。」

根據中央銀行的政策擬定,「貨幣政策最終目標主要包括維持物價穩定、健全金融與促進經濟成長等…」王平直指,「講得太含糊了」,相較於像美國的資訊公開程度,台灣還差了一大步。

太重視物價「穩定」,不是好事

過去以來,央行視通膨率超過2%為警戒線。對此,王平認為,相較於其他國外央行多設定在2~3.5%,顯得台灣已偏向通縮,「國內物價這麼穩定,其實不見得是好事,因為如果物價通縮的話,很可能會掉入中所得國家的陷阱…變成一個物價上不去、工資停滯,相對而言,這是一個不好的經濟發展現象,但台灣卻為此沾沾自喜…」

 

王平進一步說明,「台灣太重視物價穩定,寧可要薪資停滯,這是錯誤的。應該要讓物價往上漲,大家賣東西有多的錢才能多發點錢給員工,這才是正常的現象。」他認為,一般對於通膨目標設定多介於2~3.5%,低於此範圍是不正常,直到超過4%才會被認為過高。

台灣長期利率偏低,恐步入「失落20年」後塵

另外,利率高低跟高房價的關聯,過去也經常成為學界、央行爭論不休的話題。對此,王平則斬釘截鐵的說,「過去十年台灣實質利率常常都是負的,實質利率偏低的話就很容易造成熱錢的問題。台灣也看得出來,熱錢大部分都跑到房地產去了,但這是不對的。」

王平舉例,1990年代日本經濟上演「失落的20年」,最直接原因來自於,1985年的日本泡沫經濟逼著日幣升值,而當時日本政府做了一個錯誤決定,那就是降低利率、降低存款利率,鼓勵國人投資房地產、股票,造成日本房地產、股票一夜暴漲,但大家卻忽略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引發大量的資金外流。

王平示警,「台灣早就應該看清這一點,但其實台灣現在也有點重蹈日本的覆轍了。」

對於匯率問題,王平也有話要說,「過去央行很明顯是有阻升的」,但匯率升值並非沒有好處,雖然不利於出口,但相對卻能增加台灣對國際的購買力,也就是說,匯率升值除了可以增加消費者購買力之外,台灣生產者對外買中間財也變便宜了,降低生產成本。他認為,「(匯率)最好的方法應該要由市場決定,不要刻意去阻升。」

話鋒一轉,王平談起台灣央行的獨立性則讚譽有加,認為央行承受政府壓力絕對足夠,不會因而偏離政策目標,相當獨立;但說到這裡,王平直指,央行唯一不獨立的地方就在於「央行心中的那把尺」,不論彭淮南總裁還是楊金龍總裁,首長決定權仍非常大,而「那把尺」也顯得不夠公開、不夠寬容,去接受外面的意見。

王平提三點建言:鼓勵研究、理事專業化、溝通討論

隨著央行總裁楊金龍自今年2月26日上任後,如今已過了8個多月,外界普遍認為楊不再只是「彭規楊隨」,於是,學界開始對於這位新首長有了不同的看法。對此,王平也向央行提出三點建議,期盼在楊金龍的帶領下,能有新變革。

王平認為,貨幣政策以研究為基礎,有獨立研究才能幫助央行歸納出好的政策方向,但目前央行的研究部門太小,單就經研處的博士人才僅有十餘位,因此建議央行加強擴張研究人員、鼓勵研究。

再來,他指出,目前央行理事大多為兼任,且真正屬於貨幣、總體經濟、金融專業的人則不多,「這個理事會太單薄了」,因此他建議,央行理、監事會組成人員不僅要「專任化」更要「專業化」,理事應在貨幣政策、總體經濟、金融領域更具專業能力。

最後,面對金融市場瞬息萬變、國際貨幣關係也風吹草動的情況下,王平認為,最安全的作法就是要「OPEN」,建議央行應該多開放與國內外學者溝通討論,拋開央行長期流傳下來的「包袱」,若能做到上述,「我覺得他(楊金龍)會創造台灣中央銀行的新境界。」

原文網址: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12599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