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又老又窮圖╱本報資料照片

六都經濟概況

我國生育率於1960年代4.1~5.7,代表一位婦女生了四、五個小孩,2000年降至1.7,自2004年起更降至1.1,生育率下滑反映在出生人口的減少,如今每年出生人口已低於20萬人。

 

■老化指數係以老年人口除以幼年人口,等於100代表幼年人口與老年人口相同,台灣1970年僅7.4,1990年也僅23.0,但2017年已升至105.7,顯示台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

韓國瑜以「又老又窮」形容民進黨治理二十年的高雄市,以其個人魅力贏得大選,入主市府。然而高雄果然是又老又窮嗎?或者又老又窮其實是台灣普遍的現象,值得研究。

眾所周知,台灣於戰後每年出生逾40萬嬰兒,如今這個族群已邁向老年,使得我們老年人口比率逐年升高,今年已逾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

台灣邁入高齡已是普遍現象,但各城市還是有些差異,以去年來說,我們六都裡老年人口比率最高的是台北市,已超過16%,其次台南、高雄也已到達14%,以桃園、台中比較年輕,但老年人口也已逾一成了。

我們再觀察老化指數,這項指數是以老年人口(65歲以上)除以幼年人口(15歲以下),用以衡量老化速度,若一個城市老年人口很多,但出生的人口也很多,則老化速度會緩下來。遺憾的是,自2000年以來台灣生育率逐年下滑,幾乎已降至世界最低,在少子化的催化下,台灣老化指數於去年升破100,老年人口已超越幼年人口,六都裡的台北、高雄及台南更已超過116,台灣最早的兩個直轄市的確是比較老。

所以,韓國瑜說高雄市「老」,並沒有說錯,但何以會如此?當然就是因為商業活動不熱絡、就業機會不多、薪資下滑,在這樣的環境底下,年輕人自然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因此幼年人口下滑而使得老化指數扶搖直上。以高雄市而言,幼年人口(15歲以下)2000年時還有55萬,去年已降至33萬,因此老化指數才一躍而至117.2。

這樣看來,城市的老化與經濟環境是有關的,當商業熱絡、生產活動增加,就業機會與薪資同步升高,這座城市就會有活力一點,結婚率與生育率也會高一點。去年六都的家庭可支配所得,除了高雄、台南都超過百萬,顯示高雄、台南的民眾生活比較拮据一些。我們再看2010~2017年這八年之間,六都家庭可支配所得成長率,除了台北市以外(台北所得最高,成長較緩),就以高雄市的成長最低,多數城市皆有兩成的成長,高雄卻只成長12.8%,由此可以明白何以這些年高雄幼年人口快速下滑,而老化指數跳躍上揚的原因。

收入減少通常和就業機會、就業品質有關,但觀察六都的失業率差異不大,然而這並不代表六都情況是一樣的,因為現行調查是以戶籍地為母體,只要戶籍在高雄,即使工作地點在台北、新竹、甚至上海,仍算是高雄的就業人口。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近年高雄「無酬家屬」這類就業人口反常增加,六年來其占比由4.6%升至5.0%,這是否意味「隱藏性失業」也在升高,值得關注。

總體而言,台灣自2000年後政治紛擾不休、經濟成長趨緩,生育率連年下滑,以致各地普遍有「又老又窮」的現象,這不只是高雄特有的現象,但高雄確實比較嚴重。又老又窮是挑戰者的機會,卻是執政者的危機。

(工商時報)

原文網址: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1209000370-260209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