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元月21日)對參加「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講話,強調要提高防範控管能力,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與社會大局穩定。習近平強調,領導們必須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他也指出,當前大陸經濟形勢總體是好的,但經濟發展面臨的國際環境和國內條件都在發生深刻而複雜的變化,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不可避免會遇到困難和挑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我們要增強憂患意識,未雨綢繆,精準研判、妥善應對經濟領域可能出現的重大風險」。

習近平也提到,要加大力度來妥善處理「殭屍企業」,處置中雖然面臨啟動難、實施難、人員安置難等各項難題,仍應加快推動市場出清,釋放大量沉澱資源。此外,還要加快科技安全預警監測體系的建設,圍繞人工智慧、基因編輯、醫療診斷、自動駕駛、無人機、服務機器人等領域的研發,加快推進相關立法工作。

事實上,中國大陸2018年國內生產毛額(GDP)年增率減緩至6.6%,雖符合預期,卻是28年以來增速最緩的一年。中國2018年第4季的GDP年增率更趨緩至6.4%,除了部分是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企業及地方政府去槓桿,也是拖累經濟的原因之一。2018年的基礎建設投資(例如鐵路、公路等)年增率僅3.8%,遠不如2017年的19%年增率。

標準普爾全球評級(Standard & Poor`s Global Ratings)研究顯示,中國地方政府的「隱形」債務已多達人民幣40兆元(相當於6兆美元),相對於中國2017年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佔比已高達六成,讓成長已在降溫、製造業又飽受貿易戰衝擊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所謂「灰犀牛」這個概念源自學者蜜雪兒·渥克(Michele Wucker)的「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一書,比喻發生機率高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人們原本能夠清清楚楚看到並且提早因應,但是由於人性的軟弱,往往心存僥倖、自欺欺人,認為灰犀牛不會衝過來,選擇刻意去忽視,結果釀成大禍。至於「黑天鵝」一詞則比喻發生機率小但影響十分巨大的事件。過去歐洲人以為天鵝都是白的,來到澳洲才發現原來天鵝也有黑色的,作家納希姆·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因而提出「黑天鵝效應」一詞,意指人們對風險的預測出現嚴重錯誤,如同人們從沒預期黑天鵝會出現,遠超出其經驗與知識。

一般認為中國面臨的「灰犀牛」有三頭:第一是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新的增長動能卻尚未出現。第二頭「灰犀牛」是從2008年以來,中國政府持續用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人為地維持經濟增長,使得中國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可以再使用的空間越來越小。第三頭「灰犀牛」就是美中的貿易戰。美中貿易戰若從兩國長期的貿易失衡與大陸長久以來不公平的市場准入來看,這確實是一頭灰犀牛;歷任美國總統都隱忍不發作,從而都成為白天鵝,只有狂人總統川普在「美國優先」的國家政策下才會突然引爆,因而也有人視之為黑天鵝。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地方政府為了資助基礎建設計畫,在中央政府核准的年度舉債額度用完後,便透過獨立的融資工具借款,藉此帶動地方繁榮,卻也導致隱形債務大增。S&P Global的研究顯示,由於多數債務並未認列到資產負債表,實際數據並不確定,但根據估算,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s, LGFV)累積的隱形債務,大約已有30~40兆人民幣(相當於4.5~6兆美元)之譜。

舉例來說,中國審計署2018年12月發現,毛澤東的家鄉─湖南湘潭市,市政府設立的融資公司「Chengfa Group」,透過販售、租賃公路等資產,不當募集14.6億人民幣(相當於2.15億美元)資金,而市政府本身則背負13億人民幣的隱形債務,違反2017年中央禁止地方政府以資產償還融資債務的政令。類似的情況比比皆是,LGFV債務也應是一頭灰犀牛。

中國大陸的黑天鵝與灰犀牛若在2019年衝擊經濟,勢必造成嚴重的動盪。一水之隔的台灣,也可能發生「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連鎖反應。畢竟大陸是台灣的最大出口地區,韓國瑜「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想倚賴的就是大陸市場。當然我們不願意看到大陸在2019年受到黑天鵝與灰犀牛事件衝擊,但若大陸民生經濟出現亂流,轉移民眾不滿情緒的最常用且最有效方式,就是讓民族主義意識高漲,對台灣加壓。若大陸政府使民族主義被激發成民粹意識,兩岸間的和平現狀就容易產生擦槍走火的高度風險,這也是廟堂之上享高官厚祿之士要夙興夜寐、夙夜匪懈的巨責重任。

綜言之,台灣在經濟上要關切對岸發展,切莫輕忽大陸的黑天鵝與灰犀牛事件,要做最壞的打算與最好的準備。

(工商時報)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128000290-26020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