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 11:38
 

 

 

論者表示,若修改都市計畫法制,採「建蔽率及違建補償方式」,將無法限期拆除的違建案,運用「外部成本內部化」,透過「緩拆制度創新」就可解決目前的違建問題。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若修改都市計畫法制,採「建蔽率及違建補償方式」,將無法限期拆除的違建案,運用「外部成本內部化」,透過「緩拆制度創新」就可解決目前的違建問題。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蘇南/雲林科技大學營建系教授、雲林縣政府建造執照預審委員;何肇喜/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兼任副教授,台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前局長    
 
那是真的嗎?日前北市長柯文哲自爆,與王世堅市議員係因「晴光市場」違建拆除事件結仇;王痛斥,柯故意將其民代監督權說成是私人恩怨?起源於104年8月,晴光市場因市府要拆遮雨棚,王世堅幫攤商說話,與柯P拍桌對嗆?!筆者以為,違建仍違反行政規則,目前台灣違建普遍,或有少數違建或被當成挾怨報復,找公家機關當打手?
 
收違建戶的紅包屢傳出不斷?本月9日,屏東地院對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1名收取違建戶7萬元「紅包」的鄞姓保巡員,以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重判8年徒刑。還有前桃市府拆除科黃姓約僱員,佯稱可「處理」呂男住家違建,索賄1萬6000元,被最高法院以「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判刑1年10月。
 
104年11月柯P上任北市長,針對議員質詢的違建數「不減反增」,表示6個月內要幹掉全北市所有的大型違建。但目前台北市的違建數量還有8萬1190戶。
 
「拆光」違建談何容易?先前如台中有兩位張姓市長,好像因大拆違建而無法連任。處理違建之方,絕不只有現在的藥帖。例如以目前「未與時俱進」的都市計畫,在都會的「狹窄基地」上,規定建蔽率、容積率;不符合現代都市的「緻密建築」潮流,徒然浪費都市許多可貴的土地資源。
 
回顧歷史,我國建築相關法規是沿襲威權時代(民國46年)制定的辦法,根本沒有民意的基處;台灣人民受苦62年?除非市長住過違章建築,始知長期缺乏土地資源的市民之痛。
 
北市為遏止違建亂象,祭出違建追殺令,要求104年9月後領使用執照的建物,其因買賣、交換、贈與、信託要辦「所有權移轉登記」時,得檢附建築師出具的「無違章建築證明」;否則地政所應通報都發局「查察」。而其他縣市都沒有這種規定!
 
去年底發生第1起因「無違章建築證明」被判刑的案例!王姓建築師因對萬華新成屋「Fancy 1」出具「假」的無違建證明,雖然收費只有3000元,但遭台北地方法院以違反《刑法》第215條「業務上文書登載不實罪」,判處有期徒刑3個月。
 
抓一個建築師殺雞儆猴,就可隠瞞「行政怠惰」?人民繳稅,養了那麼多的建管公務員在作什麼?違建查報、拆除本是建管處違建查報隊的職責,如今卻要人民繳「無違章建築證明」,才能辦「產權登記」,害了90%以上之「絕大多數」的守法民眾,增加原本「法所無規定之義務」,符合「比例原則」嗎?
 
鯀治水用圍堵,禹治水用疏導,最後鯀被處死型,禹變成中華偉人。筆者以為,柯若強制拆,有些人賴以居住、生財的空間就沒了。花了很多錢的攤位瞬間消失,痛苦指數太悽慘,似乎難以接受,若採用替代方案,事緩則圓。躁進易出事,對違建若「無謀而戰」,則失敗機率大。以台中為例,建管每年花了10億拆違建,每年卻増加違建約5000件!
 
筆者以為,關鍵在於是否要修改都市計畫法制,採用「建蔽率及違建補償方式」,將無法限期拆除的違建案,運用「外部成本內部化」之方法。例如認養公共設施、或1樓留出騎樓的作法;筆者建議,參考日本京都要求在狹小巷道建築物得退縮1樓,來換取原已違建的容積,就可以不必拆違建外,並且增加公共活動空間;透過「緩拆制度創新」而解決目前的違建問題。
 
台灣建管法規係承續日本據台時的都市計畫令、建築法;和農復會時的「低密度美國式分區管制」,這樣作似乎是亂作一通?筆者以為,可能不符高密度、中低收入之台灣民眾所需,人民受苦63年,真可憐。只會抄襲美、日、歐法制而「本土化」不足,竟把全世界最嚴格的建築法規加諸人民,怎能解決違建問題呢?建議權責機關:「換位思考」吧!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128/1508556/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