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4 09:09

號稱為台北市都更毒瘤之一的永春都更案,一走19年。彭仁義 攝

號稱為台北市都更毒瘤之一的永春都更案,一走19年。彭仁義 攝

號稱為台北市都更毒瘤之一的永春都更案,一走將近19年,擔任實施者的森業營造董事長黃呈琮說,十多年,來大小會議、加上書信往來逾千次,看著即將完工的新大樓,黃呈琮透露:「原本只想都更自己在中華路的家,卻意外一腳踏進永春案,也沒想到頭一洗就是快20年的光陰。」從陌生到可喊出每一位住戶的名字、甚至連近況都如數家珍,「放棄倒是沒想過,因為當鐵槌敲下、拆除第一屋的那一刻,我就只想讓他們都快點回家。」
 
翻出永春警察宿舍的老照片,黃呈琮甚至可以點出哪一棟樓、哪一層,住了誰,誰家兒子現在在哪讀書、在哪高就,也輕嘆哪一戶的老人家,在幾年前過世,回不了家。永春都更案實施者森業營造,是一家從未涉獵過都更案的營造商,董事長黃呈琮一腳踏進都更,起初,只是為了想要重建自己在中華路的老家。
 
「記得都更相關法條剛通過,我單純想說老家屋齡都40年了,就召集幾位老鄰居想一起都更。卻沒想到申請案送到台北市政府,因為自治條例還沒通過,科員不知如何辦理,所以被退件。」黃呈琮說,該案一等就是3、5年,之後再度送件,礙於程序麻煩,便在公部門建議下,挑選幾個台北市已經劃定都更範圍的區塊,「試作」看看,「而永春案的位置條件不差,加上總戶數126戶,原以為有相關法令作靠山,5年應該可以完成,沒想到竟花近4倍的時間才完成。」
 
黃呈琮說,初期進入永春案,已知包括潤泰、太平洋、僑泰等大型建商,都已著墨,靠著給予住戶較優的條件,因此在2000年出線。「2005年時,事業計劃書通過,當時同意戶比例已超過8成,原以為照著法令的步驟走下去,應該很快可以完成,卻沒想到又有變數出現。」黃呈琮嘆了口氣。據了解,這個變數,指的就是不同意戶彭龍三。
 
2007年,森業營造第一次向市政府提出代拆程序,但礙於不同意戶的抗爭,整個拆除程序一波三折,黃呈琮說:「初期,市政府說,我們可以拆的部份就先拆,但當我們開始作業時,就開始受到不同意戶的阻撓,就算我們拆除的是同意戶的區塊,也被不同意戶率眾阻撓。最後,我們報警處理,當保安警察拿著盾牌現身時,又淪落一個『執法過當』的罵聲。」
 
當時,整個永春都更案中,尚有約15戶不同意戶,為避免爭端,森業營造捨棄重機具進場拆除作業,而改由人工慢慢拆除,整個拆除動作,持續了4~5年。2012年,文林苑事件爆發,整個社會氛圍,傾向都更與居住不正義劃上等號,甚至認為都更實施者就是坐擁暴利,黃呈琮無法可變,最終朝向將「彭龍三樓」劃出都更範圍的方式進行,「這樣一來,等同跑了12年的流程,全部重新來過,設計圖也重新畫過。2015年,分為重建區、整建區的新事業計劃變更案通過。」
 
黃呈琮說,全案在市長柯文哲上任之後,進度向前邁進許多,「市長是真的一戶戶去約談,不管同意戶、不同意戶,甚至是抗爭團體,都去了解狀況。他任內3年,就解決約4戶不同意戶。10幾年下來,我明白,都更要進步,政府的態度最是重要。」
 
2016年7月,永春都更案拆除最後1戶釘子戶;9月底,在中度颱風梅姬侵台的警報中,順利動土。去年12月,永春案上樑,黃呈琮透露,2020年中,全案就可完工交屋,屆時,流浪在外多年的住戶們,就可回家,「2006年,住戶陸續搬遷,我們開始支付租金補貼,原以為2年就可以讓他們回家,沒想到租金補貼一付就超過12年,本來預算蓋抓5000萬元、現在變成2億5千萬元。」
 
問及黃呈琮是否曾想要放棄,他說:「當我們第一槌敲下住戶的家,我就知道不能放棄,因為我們有責任,讓他們回家。」至於外界矚目的「森業永春」即將推案,黃呈琮說:「不期待能賣出多好的價格,只要能回收成本,有合理利潤就好。」(詹宜軒/台北報導)
 
更多房地產新聞,請參考蘋果地產王粉絲團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我想回家1】永春都更一拖18年 一家五口剩4人
【微視蘋】永春都更案他最牛 彭龍三:我不是釘子戶

 

初期進入永春案,已知包括潤泰、太平洋、僑泰等大型建商,都已著墨,靠著給予住戶較優的條件,因此在2000年出線。范厚珉 攝
初期進入永春案,已知包括潤泰、太平洋、僑泰等大型建商,都已著墨,靠著給予住戶較優的條件,因此在2000年出線。范厚珉 攝
擔任實施者的森業營造董事長黃呈琮說,19年來,大小會議、加上書信往來逾千次。范厚珉 攝
擔任實施者的森業營造董事長黃呈琮說,19年來,大小會議、加上書信往來逾千次。范厚珉 攝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204/1506706/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