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5 00:00

男子黃敏祥因為外遇離家,老父認他構成重大精神虐待,寫遺囑讓他喪失繼承權。示意圖

男子黃敏祥因為外遇離家,老父認他構成重大精神虐待,寫遺囑讓他喪失繼承權。示意圖

9年前被媒體報導家境清寒吃臭酸便當的成功高中資優生黃楚儒,祖父過世後不把遺產留給外遇離家的父親黃敏祥,沒想到黃敏祥2018年竟提告爭產,台北地院2018年12月判他敗訴。律師洪珮瑜分析,《民法》明文規定,繼承人對被繼承人有重大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不得繼承,就喪失繼承權,黃敏祥明確構成喪失繼承權的這2個條件,因此喪失繼承權。
 
律師洪珮瑜指出,《民法》1145條明定有5種喪失繼承權的情形,包括「故意致被繼承人於死」、「以詐欺或脅迫使為遺囑」、「以詐欺或脅迫妨害為遺囑」、「偽造、變造、隱匿或湮滅遺囑」,以及該法條文第5款所定:「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
 
洪珮瑜說,因黃敏祥的父親在遺囑中親寫:「本人之長子黃敏祥,長年外遇離家,對本人負有扶養義務,卻長年未盡扶養義務,其拋家棄子未對其妻兒善盡扶養義務,使本人即使年歲老邁仍需花費金錢時間代其照料妻兒,使本人情何以堪。」
 
此外黃父遺囑還寫:「本人將房屋一棟過戶委由長子黃敏祥代管,惟其竟未依本人同意,隱瞞向銀行抵押貸款…後竟推託未繳納貸款,使本人為避免房屋遭拍賣,散盡本人之退休金繳納。且向本人謊稱該房屋已出租,但卻由自己予外遇對象占有居住其內,街坊鄰居多可為證,使本人於街坊中顏面盡失。」
 
洪珮瑜認為,黃敏祥經法院調查確實有父親在遺囑中所寫的行為,黃楚儒等親屬更進一步證稱,黃敏祥只要回家就是跟老父索討金錢,只要索討不到就動輒咆哮、踹門、忤逆,因此老父在遺囑中寫明:「本人之長子黃敏祥長期對本人施加重大之精神虐待,不得繼承本人財產。」
 
洪珮瑜分析,黃敏祥案完全符合《民法》1145條第5款所定喪失繼承權要件:「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黃敏祥理應敗訴,類似案例還有金門高分院2015年判決,陳姓女子從金門嫁到台灣後,到母親死亡都未曾回金門探望,甚至母親到台灣就醫也不聯絡,母親遺囑明確說女兒不回金門奔喪就喪失繼承,陳女事後雖要求繼承,但家人提告確認繼承權不存在,二審仍判陳女不得繼承。(李奕緯/台北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205/1509476/?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twad_article_share&utm_content=share_link&fbclid=IwAR2ytMfWgCN0QaOTmn49R3PFXBA765H8HSINHPv97MS7GSPdF-3t6Dan0CU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