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3 00:09經濟日報 丁予嘉
  •  

要知道消費動能好不好,除了參考民眾的收入資料外,信用情況往往也是觀察的重要指標。據紐約聯準會(Fed)的統計,美國家庭債務餘額截至今年第一季已連降了19個季度(如圖),消費光景看似一片大好;然即便如此,從國際清算銀行(BIS)提供的槓桿率資料可清楚看出,海嘯至今唯一與GDP等幅擴張信用的是企業部門,家計單位的槓桿比例倒是不增反減,表示在過去一輪的信用循環中,真正受信用市場青睞的是企業。

平心而論,這並非金融機構或市場的原罪,畢竟世人在歷經金融海嘯後,學會了在舉起槓桿的同時,得先斤斤計較一下交易對手的背景後再來交易。影響所及,當央行祭出一波波寬鬆政策後,大量的資金迅速往企業端靠攏,而後者又挾著錢滾錢的規模優勢,很容易來到一個滿手現金卻苦無投資標的之困境,並導致金融活動逐漸變得比實體投資還熱絡,央行則順勢成了創造泡沫的始作俑者,尤其是泡沫又回頭把消費者與企業家彼此推得更遠,政策美意初衷明顯都變了調。

經濟日報提供
經濟日報提供
 

 

而且只要是錢,到哪裡都會有類似的流向。舉例來說,中國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降準救市,但也四處醞釀了金融弊端,迫使中國當局不得不為貨幣措施設計了「定向」機制,希望政策資源能校準方向後再投入,諸如「精準」扶貧、或是「金融供給側改革」等,都是意在加強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的聯繫,避免用錢堆出了更大的錢坑;唯實則不然,中國當局這幾年從未間斷地嘗試控制債務,我想若排除貪贓枉法等人為因素外,關鍵應在於缺乏可充分回收的投資標的。

於是,當增長引擎找不著,加上勞動生產力停滯,人均財富逐漸停止增長,按財務常理邏輯來看,信用自然不宜繼續積極擴張。然而,少部分日本政府人士卻懷抱希望,誑稱為了滿足充分就業而可以不顧預算平衡、也不會面臨通貨膨脹、破產清算風潮的「現代貨幣理論」相當適合該國政府,且現實中日本也確實符合高債務、低通膨的樣貌。但我以為,這是因為日本央行(BOJ)的低利政策恰恰還撐得住而已,還有日本政府的高債務多被自家民眾認購,兩者都具有無風險、低成本融資的性質,但副作用卻是會長期傷害銀行體質與民眾荷包,日子一久資產價值必得縮水,經濟亦毫無彈性可言,總之這是種所有人一起跳入深淵的概念,算是債務陷阱的最明顯例證,嘗試不得。

而除了日本之外,現實世界中如義大利政府與歐盟、或是美國川普政府與國會預算辦公室,這幾年來一直就預算債務議題存在紛爭,說穿了,這和民選政府缺乏長期治國的概念有關,央行也難辭其咎;不過,隨著放錢的道德風險漸漸浮上檯面,我寧願相信央行總裁們心中都有一把尺,知道唯有慢慢卸下寬鬆的防護罩,政府治理方能重回軌道,果真如此,投資者最好別一廂情願地認為Fed會輕易降息救市,倒是應該為隨時都可能迎來的波動做好準備吧。(作者是國票金控總經理丁予嘉博士)

https://udn.com/news/story/7239/3849192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