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3

台北東區商圈近來興起倒店潮,各縣市也紛紛檢討空屋太多是否已經影響經濟活動。無獨有偶,台南知名咖啡廳也悄悄從正興街離開,經營團隊與房東間不和,透露租金每年調漲的現況。
這些現況的背景是台灣逐年攀高的房價,以及低稅率造成的囤屋心態,店家則因為房東漲租而被迫歇業。店家的離開不只是當地回憶的消失,也象徵政府缺乏有效政策制衡囤屋炒房。
對包租公來說,租金是衡量房產價格的指標,租金越高代表房子越有價值,因此不論店家生意好不好,租金每年調漲是包租公們不成文的默契。更荒謬的是,即便店面沒人租,包租公們也不會降租求客,因為房屋稅率實在太低,囤屋的成本遠低於房屋每年炒高的價格。
以台北市政府為例,2017年將囤屋稅從3.6%調降到1.5%,與3戶以內的自住稅率1.2%根本相差無幾。由於台北房子沒有賣得更快或更便宜,5月30日議員苗博雅在議會要求市長柯文哲修正。苗更質疑,建商不願降價求售,政府卻毫無作為,維持低稅率,相當不合理。

打假球的差別稅率

所謂囤屋稅是指對非自住戶訂定差別稅率,1戶持有3套房產,都算自住稅率1.2%,但持有第4套房產以後就應該調高稅率,這是中央的法規。然而,許多縣市訂定「打假球」的差別稅率,例如前述台北市的囤屋稅只比自住戶的稅率高0.3%,根本沒壓抑炒作、打擊囤屋的效果。 
或許害怕台南建案浮濫,台南市政府在調降明年的房屋稅後,同時推出非自住戶差別稅率的法案,將含第4戶以上的稅率提高到3.6%。但法案卻在議會引起劇烈反彈,國民黨團與無黨團結聯盟議員聯合抵制,將打擊囤屋的法案退回市政府。國民黨籍台南市議員林燕祝認為,調漲囤屋稅會讓房東們轉嫁租金給在外租屋的學生、無殼蝸牛,甚至批評累進稅率就是懲罰市民。 
對於這種論調,筆者必須嚴厲駁斥。累進稅率是種量能課稅的形式,就像收入越多就該繳更多稅,有4套以上的非自住戶,稅率理當比自住戶更高。累進稅率根據財產高低進行差別課稅,是目前最符合租稅公平的課稅方式,也是政府促使非自住戶釋出空屋,建全市場的政策工具。 
為何這麼多房東或起造人寧願房子租不出去或賣不掉,也要炒房價?就是因為地方政府訂下的囤屋稅實在太低,持有多筆房產的稅率比持有多輛汽車還低,即使台南市府推出3.6%囤屋稅率,也低於一般人所得稅率(5%)或民間公司營業稅率(5%)。加上部分民代的護航與抵抗,政府縱然有心推動租稅公平與居住正義,也往往被財團與民代的金權結盟打敗。台南市議會退回房屋差別稅率法案,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如果國家的資源都投入在房地炒作,這個國家的勞工都無法安心居住,我們又怎能期待產業轉型,民富國強呢?當繁華的市區出現店面倒閉潮,我們應該重新檢討房屋稅制、重新思考我們的青年與下一代如何繼續在台灣居住與生活。 

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90603/38354513/?utm_source=line&utm_medium=messenger&utm_campaign=twad_article_share&utm_content=share_link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