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報  

 

今年先是印度央行減息,然後是澳大利亞央行減息,最近美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改變了早些時候口風,認為對貨幣政策的變化要採取開放的態度,只要條件合適,美聯準會的貨幣政策也可以由緊縮很快轉向寬鬆,或只要經濟可能出現衰退,美國也可能會減息。而且日本央行、歐洲央行及中國央行也可能加入這股全球減息潮。也就是說,全球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又在死灰復燃。

寬鬆貨幣死灰復燃

可以看到,今年印度央行已經3次減息,而且美聯準會鮑威爾對減息持開放態度之後,市場預期這個月的美聯準會議息會議就會減息,而且還預期美聯準會今年減息可能在3次以上。

全球各國是否進入減息潮,目前還是相當不確定的,特別是美國經濟是否進入衰退更是不確定的。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全球經濟進入大衰退,這種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是否能夠對衰退的經濟力挽狂瀾則是相當不確定的。

因為,從歷史來考察,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先是上個世紀90年代起,為了救經濟,日本央行就在實行這種政策,但是日本央行這種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實施了近30年,並沒有讓日本的經濟重新走上穩定持續增長之路,直到現在,日本的經濟仍然處於低增長低通貨膨脹的停滯增長區間。

2008年9月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又是為了救經濟,為了防止全球再走上上個世紀30年代大蕭條之路,先是美國央行,然後是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採取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各國央行向市場注入海量的流動性,而且這種全球央行的聯合行為,一直持續了近10年。但是這大量的流動性為政府的財政赤字提供了低成本的融資,也幫助美國企業及家庭降低了槓桿率,但卻吹大美國股市一個巨大的泡沫。比如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從2009年一路飆升到2019年的峰值,總漲幅達319%。在2009-2018年期間,美國社會的淨財富增加了33.6兆美元,但這些財富並沒有讓整個社會共同分享,而是落入了少數人的手上。

同樣如中國,2009年之後中國央行通過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大量的流動性,10年間僅是國內銀行信貸增長就達到105兆元以上。但是這大量的流動性卻注入國內房地產市場,導致國內各個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價格都快速飆升,此期間,有些城市的房價上漲幅度達10倍以上。而這些有價值的住房同樣基本上是為少數權貴持有。

大陸房市只漲不跌

這些海量的資金多數並沒有流向實體經濟,而是流向了各種資產,這10年把全球各國的資產價格推到一個難以想像的高度。比如,在美國,從銀行體系湧現出的流動性流向的股市,從而打造了一長期10年的美國大牛市。中國則是海量的資金流向房地產市場,打造了一個世界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房地產大牛市,從而讓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10幾年來只漲不跌。

但是這種海量的資金從銀行體系流出,或銀行信貸過度擴張,全面地推高資產價格,所導致的一個嚴重後果,就是造成整個社會財富越來越分配不公,社會財富越來越向少數人集中。導致全球各國絕大多數的相對貧困化,並由此引發不少國家政治生態極大變化,即世界各國的民粹主義興起。

所以,如果全球各國再興起一股減息潮,它同樣會向市場注入大量的流動性,但是海量的貨幣流入市場所起到作用則是十分有限的,反之它會再次吹起各種資產的價格,形成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資產價格泡沫,並由此導致社會財富的嚴重分配不公,即社會財富迅速地向少數人聚集,全球絕大多數人相當貧困化,並由此改變各國的政治生態,讓全球民粹主義興起。所以,超級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再實施肯定是弊大於利。(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610000196-260310?chdtv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