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 17:22聯合報 記者陳熙文╱即時報導
  •  

香港上個月為了港府推出的「逃犯條例」修例案,爆發了史上最大規模的「反送中」抗爭,兩度出現號稱百萬人甚至兩百萬人的示威,街頭上黑壓壓的人群震驚世界,最終卻在七月一日,以衝入立法會又被港警驅離劃下一個難堪的逗點,其後若干名抗爭者以暴力攻擊襲警、刑事毀壞,以及強行進入或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非法集會、襲警等罪名被逮捕,整場運動並未終結,今天群眾又在九龍發起遊行,要求雙「釋放被捕者、追究警隊濫權、立即雙普選」,到底這場運動的核心內涵是什麼?記者日前在香港進行了第一手的目擊、訪談與觀察,試圖探索港人心中的渴望與訴求。

反送中,反什麼?

2018年2月8日,潘曉穎與陳同佳一對香港情侶至台灣旅遊,並於13日入住台北市飯店,然而潘曉穎卻在17日於旅店房內被殺,翌日被棄屍在台北捷運竹圍站外公園的草叢中,陳同佳則在案發後搭機回港。

陳回港後曾3次盜用潘曉穎的提款卡提款,並在同年3月13日被香港警方拘捕,陳同佳並承認殺害潘曉穎後棄屍,

由於現階段香港法律無法向台灣移交嫌犯,香港政府決定提交立法會審議「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以向中國大陸、澳門和台灣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港府並在5月20日要求立法會繞過法案委員會,在6月12日直接在大會審議條例。

然而看在香港民眾眼中,草案美其名是填補司法漏洞,卻疑似打開允許將嫌犯移送中國大陸的後門。香港人害怕,後門一但打開,不但香港自治被破壞,更擔心香港人會因為有反中的言行而遭受政治迫害,被亂加罪名後,移送中國。

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周諾恆說得直白,「其實面向很簡單,就是不相信中國。」

 

最迫切的無力感:民生問題

 

「反送中運動」成為港人反中情緒的爆發,而「以死明志」則成為香港青年抗爭中最激進的手段。然而,輕易可以被放棄的生命,其實透露香港青年對於未來的絕望和無力感。而這份無力感其來有自,切身之痛未必是真實的政治迫害,而更可能是民生問題。

據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統計,2019年5月,港島40平方米以下私人住宅,售價來到新高,平均每平方米要價港幣19萬1529元;九龍和新界也不遑多讓,平均每平方米分別為16萬1926元和14萬8240元。

「香港人的住房應該是全世界最困難的地方之一,」周諾恆說。而基礎建設、人力不足的問題更時有所聞。「現在甚至去公立醫院,你們在台灣看急診,可能20分鐘就看完了,我們譬如說手有很大的傷口,醫院可能很初步的幫你止血,或者給你一些敷料、一個冰袋,叫你先按著,一按就是6個小時。」

不過,理當是港府須想辦法解決的問題,卻很多時候令持「單程證」來港的中國人成為眾矢之的。

1982年,港英政府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議定由內地來港定居者須持中國政府簽發的「單程證」,資格限定於香港居民在內地的配偶及子女可依親入港與家人團聚。據統計,近10年來,每年約4萬餘人從中國持單程證入港,2016年則創下高峰,有5萬7千餘人持證到港。

「民間一直以來就累積很多情緒,就是說他們搶了我們的房子、福利。」但周諾恆坦言,真的很難說,是不是中國新移民瓜分了香港人的福利。

從人口統計來看,香港從1996年中期的612萬餘人成長至2016年中期的733萬餘人,20年間僅增加121萬人,其人口增長率從每年平均1.8%降至每年平均0.7%,成長遲緩。而永久居留地非香港的中國人佔總人口比例,在2016年僅佔1.7%,甚至低於在港的菲律賓人。

其實,周諾恆更相信是政府把持住土地的供需,以獲取更大的利益;職工盟主席吳敏兒也認為更多是政府的失能,未能有效推動基礎建設,以至於港人普遍享受不到應有的福利。

 

中國湧入 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但可以肯定的是,與其說長期居住香港的內地人口大幅增長,更貼近現實的數字是,大量中國遊客湧入香港。光是今年1月~5月,在2972萬8122旅客人次中,有2357萬2523人次來自中國,比去年成長17.5%。如此龐大的數字深深影響到港人日常,也左右他們對中國人的觀感。

周諾恆形容,香港人對新移民的看法很多是視覺性的:「如果我自己要坐火車的話,會覺得大陸人很麻煩,又吵、又拿很多行李,動作比較粗魯,而且會被他們撞到。他們打噴嚏、吃東西不掩口等。」

而在兩地人尚來不及自然發生融合時,港府所推動的「德育與國民教育科」更令人生厭,也引發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讓9萬港人走上街頭。

香港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更認為,普通話的侵入,造成廣東話的消失,等同於港人身分認同的流失。

周諾恆說得誠實:「說真的,我完全不是那種排外的人,但是我去一些公園,看到有些小朋友,他們兩個媽媽在說很香港的廣東話,但是幾個小孩都在說很奇怪的普通話,明顯是在學校學的,我也覺得有點難受。由政府、由國家去消滅當地的方言,這種文化侵略,我還是會覺得蠻難受的。」

 

港人長年難以對中國建立信任

 

「香港人就是怕中共跑過來的,」周諾恆說。「我們的祖父、祖母,他們可能已經是怕中共的那一群人,而我們爸爸媽媽那一代也是怕中共才來。雖然這一代人不是跑來的,但還有六四的記憶。其實我們永遠都會很害怕、很不喜歡中共。」

周諾恆把中國與香港說得勢不兩立,但港人絕不是一開始就對中國充滿敵意。

學者徐承恩指出,早在70年代即有所謂的「國粹派」。當時中國國內正值文化大革命,不少學生受毛澤東的感召,信任毛澤東及中國共產黨,組成「國粹派」,並以回歸社會主義中國為長遠目標。

然而毛澤東1976年過世,歷時10年的文化大革命宣告終結。國粹派對文革中國的浪漫想像亦完全破滅,令國粹派學運迅速瓦解。而80年代,香港亦出現過以商界為主的「親共派」,但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也讓不少親共人士打退堂鼓。

港人對中國的好感度直到千禧年後才再度增溫;2008年北京奧運更將港人的中華民族熱推向高點。然而當年發生汶川大地震,影響許多香港年輕世代對中國的看法。

許多人透過電視轉播看到災區大批學校倒塌,而校舍普遍有偷工減料的問題。徐承恩在「香港-躁鬱的家邦」一書中說,「這些豆腐渣工程提醒香港人中共的貪腐。」

更令人失望的是中共在地震後的態度。社運人士黃琦撰文批評汶川的豆腐渣工程,卻在6月10日遭到關押,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被判監3年。而自發調查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則於隔年被捕,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監禁5年。

陳家駒說,他就是在此時對中國政府徹底感到失望。

而港人更不敢奢望中國有任何改變。2015年,香港獨立書店「銅鑼灣書店」的負責人陸續離奇失蹤。呂波和張志平在入境中國後失蹤,桂民海則是在泰國旅遊時被擄走,而隨後失蹤的李波和林榮基,他們失蹤時均處身香港。他們「被失蹤」的案件,被抓到中國接受審判,在在加深港人對中國政府的恐懼。

 

「議會無效」所帶來的民主恐慌

 

對中國政府普遍不信任、對新移民反感,以及港人身分流失的恐慌,三因素構成「反送中運動」的遠因,但吳敏兒認為最主要的因素還是「議會失效」。

吳敏兒指出,香港立法會現共有70席,分為直選席次35席,和功能席次35席,雖然功能席次多由親中的建制派把持,但泛民主派一直以來都在直選席次上占有優勢,比例為6:4。然而從第5屆立法會開始,泛民主派在35席直選席次中雖取得過半數的18席,但建制派亦取得17席,打破過往格局。

雖然僅佔微弱優勢,但泛民主派總算保住總議席的三分之一,依法仍擁議案否決權。不過到了2016年第6屆立法會,由於多名民主派議員宣誓正式就任時,在宣讀就職誓詞前後增加內容,或以不同形式等,表達政治理念,最後有6名議員遭褫奪議席。

而建制派成功在補選中逆襲獲得原民主派議席中的2席,首次在直選和功能席次中都取得半數,形同壟斷立法會。「總是他們人多,不管什麼議題,都是他們決定,(立法會陷入)很不爽的一個狀態,」吳敏兒說。

吳敏兒認為,立法會失能的鮮明例子當屬港鐵的沙中線弊案。

沙田至中環線(沙中線)是由港鐵公司負責興建的鐵路擴展項目。2012年5月11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由政府委託港鐵公司,以約708億元進行主要工程、測試及試行運作沙中線。其經費規模之大,被戲稱「出中環」比上太空還要貴。

除了後期工程多次追加預算不說,施工期間更被媒體揭露有偷工減料的問題,而立法會在此中間完全沒有扮演好預防及監督的角色。

「政府在很多的議題上的態度是,我不需要解釋那麼多,反正我有建制派的票,我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總有他們支持,」吳敏兒說。「特別是在工程方面的議題,撥款的時候,都用力希望他們通過,因為大部分的建築公司、不同的團體都是他們的,基本上就是利益輸送。」

香港民眾已然對立法會失去了信心。而特首林鄭月娥也在「反送中運動」中展現同等的傲慢。

雖然已有超過百萬香港人在6月9日走上街頭遊行,反對「送中條例」,但林鄭月娥在10日仍表示,港府會繼續推動修訂相關法例,12日提交立法會二讀的計畫不會改變,直到抗爭持續擴大,林鄭月娥才不得不在15日宣布暫緩修訂條例,並在18日親自現身道歉。

 

反送中 港人無力感的反撲

 

而反送中運動愈是激情,就顯得過去幾年,港人有多麼沒無力。「真的很絕望,」周諾恆說。尤其在2014年雨傘革命後,這幾年全是低落的無力感。

「14年的時候,其實很多群眾是很有希望的,因為他們第一次參與、第一次跳入運動,很容易有很大的希望,完了就會有很大的絕望。」

周諾恆認為,這樣的無力感或許只存於台灣那些最投入的社運份子當中,但對香港人來說卻是很普遍的,就連過去最樂觀、激進的「本土派」近幾年也不得不低頭。「除了小小的民生議題,我們的爭取基本上一定會失敗。」他語重心長的說,「我們的群眾從來沒有經歷過勝利。」

台灣人可以靠選舉來取暖,但對香港人而言,「我們始終是沒有勝利的。」

7月1日,在香港回歸中國22周年之際,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遊行,要求撤回修訂「送中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下台、徹查警方暴力鎮壓等。當晚,有示威民眾衝進了立法會,他們在牆上噴漆塗鴉,稱這是「太陽花 hk」。這是年輕人對無力感的宣洩和控訴。

抗爭會持續到什麼時候,無人有答案。有人猜測林鄭月娥恐怕當真因此下台,但也擔心中國政府今後將展現鐵腕,要是特首換作強硬派怎麼辦?要是特首不再是香港人怎麼辦?

香港的未來不明。不過吳敏兒說,接下來香港將迎接11月的區議會選舉,明年則將舉辦立法會選舉,「反送中運動」勢必對香港政治有天翻地覆的影響。

抗爭之於香港青年,除了對抗中國,更是無力感的發洩。記者陳熙文/攝影
抗爭之於香港青年,除了對抗中國,更是無力感的發洩。記者陳熙文/攝影
 
反送中運動不只是港人對中國政府投下不信任票,也對特首林鄭月娥投下不信任票。記者陳...
反送中運動不只是港人對中國政府投下不信任票,也對特首林鄭月娥投下不信任票。記者陳熙文/攝影
 
6月15日,議員鄺俊宇試圖從對街安撫欲跳樓抗議「送中條例」的梁姓男子。記者陳熙文...
6月15日,議員鄺俊宇試圖從對街安撫欲跳樓抗議「送中條例」的梁姓男子。記者陳熙文/攝影
 
港人在追求民主政治上的挫敗,讓他們感到憤怒,也無力。記者陳熙文/攝影
港人在追求民主政治上的挫敗,讓他們感到憤怒,也無力。記者陳熙文/攝影
 
反送中運動的本質,與港人不信任中國政府有很大的關聯性。記者陳熙文/攝影
反送中運動的本質,與港人不信任中國政府有很大的關聯性。記者陳熙文/攝影
 
反送中運動恐怕影響最大的將是香港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記者陳熙...
反送中運動恐怕影響最大的將是香港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記者陳熙文/攝影
 
陳家駒在反送中運動後來台,又準備回港抗爭。記者陳熙文/攝影
陳家駒在反送中運動後來台,又準備回港抗爭。記者陳熙文/攝影
 
6月15日一名35歲梁姓男子為反送中跳樓,其後有上千名港人獻花悼念。記者陳熙文/...
6月15日一名35歲梁姓男子為反送中跳樓,其後有上千名港人獻花悼念。記者陳熙文/攝影

https://udn.com/news/story/120538/3914995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