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南韓加強3項電子關鍵原料出口管制後,12日雙方首次面對面會談,但相對南韓的積極,日本態度冷淡,與韓方協商意願低,日韓想在短期內達成共識困難重重。

日韓雙方12日下午召開處長級工作會議,韓方原希望藉此就出口管制問題進行協商,但日方不僅在會議前一天晚上要求縮減與會人數,也強調這次僅是「說明會」,明顯沒有協商意願。

韓方代表到達會議現場時,日方代表並未起身招呼、握手,現場也只有簡單桌椅、並以2張A4大小紙張印上「出口管制相關事務說明會」的簡陋擺設。

這樣的景況在會議開始前就透過韓媒大篇幅報導,馬上在南韓國內掀起熱議,認為日方刻意冷落韓方代表團。

同時,原訂2小時的會議從下午2時持續至晚間7時50分,南韓官員對外表示,由於有疑義部分太多,討論完後,雙方代表還就可對外公開內容及說法再次進行確認。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日本經濟產業省表示,日方先在會議中說明,這次措施並非針對貿易管理問題以外的對抗措施,而是針對韓方管理體制不足部分採取預防措施;日方甚至強調,韓方代表並未在會議中要求日方撤銷加強管制措施。

此外,根據KBS、朝鮮Biz等南韓媒體報導,南韓官員在會後轉述,韓方代表在會中要求日方說明對南韓出口管制規定有疑慮案例,但日方無法提出具體事證,韓方認為日本這次公布的管制措施理由不具體,且在沒有事前協商狀況下就突襲式地在3天內施行,作法不正當。

韓方也在會中強調,無論是出口商或進口商,都對強化管制後一般需要90天審查時間感到憂心,希望可以縮短審查時間。

不僅如此,日本當局以南韓對於常規武器(conventional arms)未導入滴水不漏管制(catch-all),且近3年未進行雙邊會晤為由,決定將南韓從安全保障友好國家的「白色名單」中移除。

對此,韓方反駁,這段期間並未收到日方對此議題的任何要求,且南韓對放射物質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及常規武器都有相關規範;韓方也強調,目前設有戰略物資管理院、原子能安全委員會、防衛事業廳等單位負責,對戰略物資的管理絕對比日本嚴格。

對於將南韓從白色名單中移除,日本當局正對外蒐集意見至7月24日止,預計在政府正式公告的21天後正式實施。韓方則要求盡快再次進行協商,並提案雙方出口管制相關單位在24日前召開會議,但日方並未給予明確答覆。

日方態度並無軟化跡象,但南韓對日本此次強化管制措施仍表達積極協商意願,南韓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官洪楠基12日代表政府召開日本出口管制對應相關首長會議,此後將固定每週二、四召開會議,持續討論相關應對措施。

洪楠基也表示,明年度預算至少將追加1,200億韓元,作為對應日本這次管制措施之用,不排除再追加,並正對用於原料、零組件相關產業投入6兆韓元預算的規劃進行可行性調查,預計7、8月公布相關內容,顯然已做好長期抗戰準備。

日韓歷史糾葛難解 貿易戰衝擊全球電子產業

日本宣布對出口至南韓的3項關鍵電子原料加強管制,被視為日韓貿易戰開端,不僅將衝擊南韓半導體及顯示面板業,影響更可能擴及全球資通訊產業,引發關注。

日本經濟產業省7月1日宣布,自7月4日起對出口至南韓的含氟聚醯亞胺(Fluorine Polyimide)、光阻劑(Resist)及蝕刻氣體(Etching Gas)等3項關鍵電子原料加強管制。日韓雙方12日在東京舉行處長級會議,南韓有意就此措施進行磋商,但日本態度並未軟化,雙方僅就相關議題提出說明,並未達成協商共識。

一、日本電子原料難取代 台供應鏈可能受波及

半導體與顯示面板為南韓兩大重要科技產業,含氟聚醯亞胺、光阻劑及蝕刻氣體氟化氫都是半導體及OLED面板關鍵材料,日本在國際上為這3項材料的主要輸出國,氟聚醯亞胺與氟化氫在全球市占率約9成,光阻劑則有約7成。

在日本宣布管制措施後,市場傳出三星、LG等大廠轉向台灣等其他國家尋求料源的消息,不過,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佩真分析,生產半導體化學品的台灣廠商在全球市占率低,在光阻劑部分可能也無法達到日產的EUV等級,受惠有限,加上台廠可能考量到不願介入日韓貿易戰,南韓廠商現階段必須依賴日本材料商的海外廠供貨。

三星與SK海力士在行動式記憶體的全球市占率高達81%,DRAM約74%,NAND Flash也有47%比重,劉佩真指出,對全球資通訊產業影響大,若波及蘋果(Apple)及索尼(Sony)等國際大廠,與供應鏈緊密連結的台灣代工廠也難逃一劫。

至於晶圓代工,三星市占率雖不及台積電,但下半年預計大幅量產7奈米晶圓的計畫可能受影響。

二、各說各話 兩國貿易摩擦升溫

日本政府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談及採取出口管制措施時表示,日韓雙方至少3年以上無法充分相互理解及交換意見。

日本與南韓兩國糾葛,具有相當多重的歷史因素,西村康稔的說法,也意味早在南韓總統文在寅2017年上任前,兩國的問題就存在。

不過,外界普遍認為,日本管制措施是對於二戰時期徵用工(遭日本企業強徵的南韓勞工)爭議的報復,但日本政府否認這樣的說法。

日本當局認為南韓對於戰略物資出口有「不適當案例」,但在與南韓代表會面時,未能舉出實際案例。

三、歷史糾葛衝擊南韓產業 文在寅關卡難過

日韓關係因二戰時期遺留問題長期僵持,雖在美國居間調解之下,於1950、1960年代逐步邁向邦交正常化,但日本二戰期間日本強徵慰安婦與徵用工問題,始終是兩國間揮之不去的陰影。

日韓1965年簽訂的請求權協定中,明文約定日本對南韓提供經濟援助後,南韓將不再向日本請求賠償;不過,南韓法院自2016年起,陸續判決徵用工遺族勝訴,包括2018年判決日本新日鐵住金鋼鐵公司須賠償4名徵用工每人1億韓元,引發日方不滿。

日方認為徵用工問題早在1965年隨日韓關係正常化所簽訂的請求權協定中就「已完全且最終地解決」,並多次要求南韓進行協議未果,日方原本希望在6月底於日本大阪舉行的20國集團(G20)領袖峰會中與南韓討論相關對策,但韓方並未回應。

而在日本7月1日公布強化出口管制措施後,隨即傳出先前為解決慰安婦爭議的基金會已在未獲日方同意下遭南韓解散,顯示雙方關係愈加惡化。

日韓建交後帶動雙邊貿易蓬勃發展,此次管制措施也讓許多日本相關企業表達憂心,顯示雙邊產業關係密不可分,但歷史問題難解,日本政府在親北韓的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後,不信任度明顯提升,文在寅政府如何度過這次難關,仍待觀察。

 

https://ctee.com.tw/news/global/117817.html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