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 13:08:14聯合報 記者戴瑞瑤╱即時報導
  •  
  •  

無殼蝸牛運動今天(26日)屆滿30周年。1989年8月26日近5萬人夜宿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飆漲,要求政府抑止炒房,讓房價回到合理、民眾可負擔的範圍,當時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飆升到8.58倍。巢運發言人彭揚凱今表示,那個世代年輕人非常憤怒出來抗議,但30年後台北市房價所得比卻來到14倍,顯示台灣年輕人在安居這議題上一直沒辦法獲得根本性解決,現在的年輕蝸牛們相較於30年前父母親的世代,居住問題更為沉重。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他30年前曾參與過夜宿忠孝東路活動,但30年後卻發現年輕人面臨高房價問題更嚴重。都會年輕人居屋切身之痛是租屋,除低薪外,中低端租金市場不斷上漲,雖然政府有租金補貼政策,但台灣有九成以上房東逃漏稅,他們不願意讓年輕人去領租金補貼,目前租屋市場規模只有10%,台灣卻有將近86多萬空屋,雙北有55萬多空屋,缺乏政策工具導向租屋市場。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說,當今青年世代跟30年前的青年世代最大不同是「債多」,買也買不起房子、租也租不好,是居住不正義下最大受害者。除了低薪外,房市長期被當作炒作商品,年輕人房屋負擔已超過可負擔的薪資所得,將會發生少子化的國安問題。

葉大華建議,台灣的社會住宅跟青年住宅供給量要趕緊跟上國際。南韓社會貧富不均帶來年輕世代發展不公平,但南韓沒有放棄年輕人,因此南韓在社會住宅跟青年住宅比率有6.6%;台灣蔡英文政府執政說要8年蓋20萬社會住宅,但也不過占2.2%,但竟然還有六都市長說青年住宅太多。

葉大華說,當全國房地產指數的房貸負擔率越來越高,生育率就會下降,雖然政府推出安心成家方案說要給補貼,但房東馬上就喊漲。其實政府可以做很多事,像有總統候選人喊「零到六歲國家養」、「公共托育」等問題,重點是要提供年輕世代有品質穩定的住房。

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代表黃同學說:「我還是學生,但已經可以體會現在年輕人對買房有很大壓力,30歲以下年輕人要不吃不喝14年才能買房,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幫我們解決問題。」

彭揚凱表示,過去30年以來問題越來越嚴重,但政府不是沒做事,蔡政府非常努力做社會住宅,但是這麼多年來問題沒有解決,不是只透過蓋社會住宅就可以解決。他說,30年前抗議訴求是房價被炒作、房價飆漲,希望政府做稅制改革,30年後現在台灣住宅商品化炒作問題還沒解決,近百萬空屋還在閒置。政府的確有努力,但沒有真正面對結構性問題,也就是高房價這件事情。

彭揚凱也提出兩大訴求,第一是整個國家應該把青年安居視為國安問題,這會導致未來台灣出生率跟勞結構發生很大影響;第二是真正面對住宅市場改革,包括購屋跟租屋市場,即使政府把20萬戶社會住宅全達成,也只占台灣住宅總量2%,結構性問題無法改變,目標是房價合理化、租屋健全化。

彭揚凱說,接下來所有團體將共同聯合拜訪幾個主要政黨,包括國民黨、民進黨、時代力量等,針對四大問題,包括青年貧窮、購屋無望、租屋困難、學生居住,邀請他們跟年輕團體論壇,尤其是所有總統候選人,都能跟社會公眾說要如何解決這問題、與政策主張。

青年世代無殼蝸牛面臨6大困境。記者戴瑞瑤/攝影
青年世代無殼蝸牛面臨6大困境。記者戴瑞瑤/攝影
 
無殼蝸牛30年記者會,巢運呼籲政府面對高房價的結構性問題。記者戴瑞瑤/攝影
無殼蝸牛30年記者會,巢運呼籲政府面對高房價的結構性問題。記者戴瑞瑤/攝影

https://house.udn.com/house/story/5887/4010691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