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李頂立 / 攝影 陳宥翔 徐崑山 報導 2019/08/30 00:04

低薪高房價是年輕世代普遍面臨的困境。中研院學者就指出,1978年以後出生的世代,比前一個世代收入少兩成,卻要負擔更高的房價,資產分配的世代不平等,甚至導致少子化、經濟停滯、貧富差距加劇等社會問題。

圖/TVBS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還要看這個金庸的武俠小說買一套啊!」 拿起金庸小說,雀躍的像個孩子,前台北市副市長也是前政大教授張金鶚退休後輕鬆了不少,但依舊行程滿檔,閱讀、音樂、繪畫、爬山,生活反而更加忙碌。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這是我六月的時候畫的。」

畫作中的主角,正是新家的客廳一隅,張金鶚今年購置了,位於文山區山坡上的這戶新房,但負擔可不小。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我要把這兩棟房子,自己的房子和第一棟房子賣掉,我爸爸房子要抵押貸款來換這棟房子。」

用自己和父母住的三棟房子才換得一棟四千萬新屋,張金鶚坦言,是退休後為了回饋自己和家人而買,但費了這麼大的成本,背後反應的正是現在低薪高房價,社會資產分配不均的問題。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對年輕人來講,就是一個世代不公平,我們那個時候努力,你看我沒有小孩子,所以我努力那麼久對不對,而且我這三個房子都是自己在用。」

記者李頂立:「資產分配不均,年輕世代的被剝奪感更加嚴重,根據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宏的研究指出,過去台灣經濟起飛時期具有高所得優勢,指的就是1952年到1977年間出生的世代,而在1978年以後出生的,相比前一個世代,所得是少了將近兩成,而且還要面對更高的房價,我們以近15年的房價所得比來看,2003年到2018年就漲了兩倍之多。」

圖/TVBS資料畫面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1980後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基本上因為他們的薪資已經完全不可能像他父母那一輩,基本上就是要靠家庭,靠父母的幫忙。」 年輕世代要一肩扛起家計與房貸,負擔加重的情況下,長久來看,更可能造成結構性的社會問題。

全產總秘書長戴國榮:「所得分配不公平造成貧富差距的問題越來越大之後,第一個會產生的是人才的外流,沒有辦法養活自己的時候,他就一輩子不結婚,那我們少子化的問題就會越來越嚴重。」 巢運口號(2014):「怒躺仁愛路。」 從30年前的無殼蝸牛運動到5年前的巢運,都是抗議台灣飛漲的房價。

張金鶚回想在擔任台北市副市長時,也曾和財政部推動囤房稅,針對百分之二、持有四房以上的多屋族加稅,但卻節節敗退。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非自用(住宅稅)從1.5%變成3.6%,只有台北市做,其他縣市沒有一個過,大家還是都1.5%,有的過了一下子又撤回來,過了選舉年又撤回來,換句話說,百分之二的(多房族)你可以看到背後隱含的政治實力有多少。」

價格高漲,理應是需求遠大與供給,但根據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估計,目前全台空屋和餘屋還有超過100萬戶,反應的就是,長期以來房屋被當成商品炒作的事實。 圖/TVBS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房子就是要被拿來被居住使用,而不是被拿來空置閒置,為什麼那些房子被空置閒置,我不敢說全部,可是絕大部分的原因都是拿到囤積,等著房價增值要獲利。」

政大地政系前特聘教授張金鶚:「實價登錄2.0,市場透明機制揭露,這個是最容易做的,可是你知道壓力多大可以想像,所以過不了,第二個很重要是把非自住和自住分開來。」 從無殼蝸牛運動以來,居住問題逐漸受到重視,但歷經三次政黨輪替,藍綠都不願正視問題,雖然提出社會住宅、租金補貼等政策,但都不是抑制房價失控的解方,若不能拉高持有成本,讓房價透明、回歸市場機制,口口聲聲為人民,但又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擺在哪裡? 

詳細報導請見: news.tvbs.com.tw/life/1192317?from=Copy_content

https://news.tvbs.com.tw/life/1192317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