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3 00:55經濟日報 社論
  •  
  •  

隨著美國國會將審查「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中貿易戰正式躍升為赤裸裸的政治鬥爭。與此同時,英國國會通過了不允許無協議脫歐的法律,公開掣肘狂人首相強森,使得英國脫歐前景更不確定。

美國、歐盟和中國大陸是世界三大經濟體,合計占全球生產總值六成以上,彼此互鬥內鬥,使得全球經濟前景愈趨悲觀,各國專家都屏息以待,看看全球經濟衰退的序幕會在哪裡拉起。

義大利、阿根廷和土耳其,極可能就是拉起序幕的三隻黑天鵝。

義大利年總產值約2兆美元,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2010年後,經濟發展停滯,過去十年平均經濟成長率約-0.75%。為了刺激成長,同時增加救濟以維持社會穩定,政府只得擴大財政支出。結果,義大利政府預算經年入不敷出,負債比也節節攀升,2019年達132%,在歐盟僅次於希臘。政府債券殖利率更隨之上揚,導致債券價格下滑,波及擁有義大利國債近七成的義大利金融機構。過去六年,義大利已有兩家銀行被迫停業,另兩家銀行遭到歐洲央行監管。

土耳其年生產總產值約8,000億美元,是中東第一大經濟體,自2013年以後經濟發展停滯,失業率和通膨則雙雙飆升,分別達到10%和20%。土耳其貨幣里拉與美元的匯率更由2012年的2.12:1,一路貶至2019年的5.66:1;資金不斷外流:2013-2019年淨流出約500億美元,占土耳其累計外資的60%;土耳其10年期國債的殖利率更在2018年達20%。為了支撐貨幣、壓抑通膨、防堵資金外逃,土耳其央行於是不斷調高利率,迄今已破20%,又進一步惡化了經濟情勢。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第三大經濟體,年產值4,700億美元。在2006-2015年偏左貝隆主義者執政時,阿根廷不斷增加社福補貼,使得政府支出占年生產總值比由27%上升至40%,根本無以為繼。2015年中間偏右的馬克里上任後,厲行改革,但人民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三年間,短期借款利率上升至54%,年通膨率飆至54%,國家負債比上揚至86%,貨幣披索2018年更重貶50%,迫使馬克里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求援,於2018年獲得570億美元的紓困貸款,但條件是阿根廷政府必須進一步緊縮支出、調升利率,以恢復投資者信心。這些措施又必然進一步惡化經濟情勢。

這三個國家都是G20成員,更是該區域最大經濟體之一,一旦發生危機,極可能引發區域動盪,進而掀起全球風暴。尤其,三國內部民粹大興,政治前景極不樂觀:阿根廷將於10月27日舉行總統及國會大選,民調顯示偏左貝隆主義的正義黨遙遙領先現任總統馬克里;義大利原執政聯盟瓦解,9月5日才勉強組成新的聯合政府,政治基礎薄弱;土耳其經歷2016年政變疑雲、2017年修憲,已形成艾爾敦總統實際獨裁的一言堂,政治風險大增。對外,三國的政經政策導致與他們最重要的盟國衝突:義大利因財政赤字和難民問題,與歐盟、德法領袖交惡;土耳其則因購買俄製武器、對內壓制異議而與歐盟、美國對立;阿根廷社會普遍充斥仇美的氛圍,使得高舉反美的貝隆主義者聲勢大漲。險峻的經濟情勢,加上內政外交的民粹操作,使得阿根廷、土耳其和義大利極可能爆發危機,拉開全球經濟衰退的大幕。

面對如此嚴峻的全球政經情勢,台灣無力翻轉,卻可以預先防備,把損失降到最低。經濟衰退時,政府可以運用的槓桿以財政支出最實際可行。因此,在台灣進入大選時刻,政府和所有候選人都應該開始針對可能發生全球性經濟衰退的危機,提出具體可行的因應政策,而不是一味地操弄民粹、大開支票,以致在未來最需要的時刻已無足夠子彈可用。而歷史上,經濟動盪極容易引發地緣衝突、甚至戰爭,因此如何在及早營造一個友善和平的周遭環境,避免屆時惹火上身,更是任何角逐國家領袖者不可逃避的首要任務。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28/4045161?from=ednappsharing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