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1 00:56聯合報 李鴻源/台大土木工程系教授(新北市)
  •  

 

齊柏林導演記錄台灣環境,引起各界迴響。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齊柏林導演記錄台灣環境,引起各界迴響。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因快速工業化,人口高度往都市集中,造成城鄉發展嚴重失衡。過多不必要的基礎建設,造成農村聚落破碎,喪失原有的美麗及悠閒。

齊柏林導演記錄台灣美麗與哀愁紀錄片上映後,引起極大震撼及迴響,喚起國人的危機感及環境意識。但我們除了哀愁外,更要省思的是,如何從政策面、法令面及執行面提出具體行動方案,更謙卑地學習與這塊土地共存。

首先,必須認真思考台灣土地容受力問題。在資源(尤其是水資源)、災害潛勢及生態條件限制下,仔細評估北中南東部,山區、海岸及離島各能住多少人?可容納多少工業區?農業區應坐落何處?山區及離島定位是什麼?適合哪些開發?如此方能在開發及保育間尋求平衡點,明智且永續地使用這塊土地。

計算土地容受力的基礎,就是一個完整地理資訊系統,內政部將散落各部會圖資整合成一朵TGOS雲,內容包括人口及產業分布,各種災害潛勢區位置及重大基礎建設配置等。要讓TGOS成為施政重要依據,才不致發生道路通過順向坡,建設坐落在活躍斷層帶,到處是閒置開發區,卻不斷推各種開發計畫等不合理現象。

要達此目的,資料擷取及決策支援系統建置,是非常重要手段。透過專業分析,讓資訊說話,進行預案模擬及分析,包括經濟評估、社會評估和社會經濟評估等。將評估結果提供決策者,在不同方案中尋求各方都能接受的多贏政策。

其次,將土地容受力評估資料反映在國土計畫、區域計畫及都市計畫。重新檢討土地使用標的及使用強度,將住在高危險潛勢區民眾及公共建設,有計畫地移轉到安全地帶,將超過土地負荷的經濟行為及公共設施適度調整。

在調整過程,都市更新,尤其防災型都更,成了不可或缺手段。民眾參與、資訊對等、執行過程的透明度及完善的財務規劃,都是都更計畫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

操作得宜,台灣將一勞永逸解決居住正義問題,讓我們和土地和諧共生。值得再強調的是,透過地政及都市計畫手段,政府不但不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甚至可從中謀得巨大利潤,提供社會福利之所需。

第三,落實低衝擊開發,平衡開發與保育。在國土規畫執行過程中,會有大量新巿鎮建設、舊巿區恢復、生態敏感區之復育工作,此時最重要的就是落實低衝擊開發精神,也就是在開發與保育間找到平衡點、降低開發行為對環境衝擊。

根據低衝擊開發原則設計的都市(海綿都市),道路、停車場、公園、學校都是透水的,操場及公園兼具滯洪池功能。暴雨時部分雨水滲入地下,大量減少逕流量及延長集流時間,配以適度下水道系統,可有效解決都市淹水問題,省下大量工程經費,讓都市綠意盎然。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是千百年來我們安身立命家園,幾十年的揮霍,已耗盡後代子孫的資源,加上全球暖化引起的極端氣候變化,使得問題益形險峻。

一部紀錄片喚醒大家的覺知,如何看清問題本質,腳踏實地專業的去面對問題,我們還是有機會駕著這百孔千瘡的船,安然度過這場風暴。

https://udn.com/news/story/11321/405986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