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6 23:43經濟日報 杜佩圜
  •  

近年「數位轉型」成為熱門話題,微軟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更豪語:「未來每家企業都是科技公司」,充分顯現企業對於數位科技潮流的關注。不只業界注意這些關鍵字,各國政府更紛紛推出數位政策,希望搶下數位經濟的大餅。

經濟日報提供
經濟日報提供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鋼鐵人馬斯克(Elon Musk)爭相投資的火箭事業在日前引起話題,其中包含的量子運算、比5G更進階的6G通訊,成為受人注目的新焦點。其實數位科技早已深入民眾生活,包含智慧裝置的AI語音助理、雲端儲存甚至區塊鏈技術等,數位新科技獲得各界關注與應用。此外,在數位轉型的議題上,自從德國宣布工業4.0的發展方向,企業的數位轉型發展,也成為各國政府努力推動的方向。

目前除美國力求發展量子運算、5G、AI等數位經濟所需要的技術,各國也根據需求擬定數位經濟政策。德國提出《國家工業策略2030》,旨在確保及恢復德國在全球經濟、技術能力、競爭力及工業的領導地位;丹麥、瑞典針對AI提出道德規範與發展指導。中國大陸推出《深化製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旨在加快製造業與物聯網合作;日本針對國內少子化及企業轉型需求,提出《數位轉型指導方針》等方案,指導企業與社會教育朝社會5.0發展;新加坡依據自身產業需求,提出《服務和數位經濟科技藍圖》,即針對服務業的企業轉型指導方針。

在各國政府力推下,不管是數位科技發展或數位轉型,都成為熱門話題,企業端如製造業者也開始對數位轉型表示興趣。如日本飲料製造大廠麒麟公司力行數位轉型,採用新科技以解決傳統產業勞動力不足、新舊世代替換下退休老師傅的技術傳承問題。也以圖像辨識改善貨架整理程序,成功降低貨架比對的耗時。從原本的1小時壓低至7分鐘。在顧客服務上,麒麟使用顧客行為分析,推薦現場顧客產品種類。不管從政策或是企業角度觀看,數位轉型似乎成為企業生存勢在必行之路。

然而,根據《日經商業週刊》報導,由於部分企業對新技術的不理解,導致最後數位轉型失敗。可見企業進行數位轉型時,不僅採用新技術即可,也要考量其他層面上的問題。

台灣製造業遇到的數位轉型困難包含基礎設備需求、效益評估、人才需求、系統連通的面向。在基礎設備需求上,許多企業面臨舊有機台問題,舊機台如何與新設備溝通,是面臨的第一個問題。

而在效益評估上,相較於過去台灣企業主慣於使用的成本攤提法,將購買成本攤提至設定年間,便可運算出資本投資回收時間,數位轉型的成本運算面向較為多元,成本不限於機台裝設,更需在人力上、經營模式調整投注心力,其所需耗費時間與教育成本不限於帳面上的機台成本,這一點企業主容易忽略,也間接導致效益評估的失準。

許多企業採行數位轉型時,直接將IT部門轉換為數位轉型的負責單位。其實在引進數位新技術、新設備後,企業經營管理模式也需配合改變。包括企業主、資訊長、作業現場端人員都要合作。除IT專業,為能與企業所屬產業介接,數位轉型更需要具有產業專業知識的加入。

在系統連通的方面,如何在採用特定廠商的數位系統後,還能與上下游使用不同系統的企業溝通串接,也是要處理的議題。因此,數位轉型不只限於硬體層面,軟性的溝通、管理層面也扮演數位轉型的成敗關鍵。

台灣企業數位轉型除從技術面更新設備、培訓專業人才,也要有循序漸進的耐心,從設備串聯再一步步邁向真正的企業轉型。

由於全球消費需求改變,製造業者的訂單從大量單一產品生產到多樣化個性產品需求。在動盪的環境中,製造業為求生存而廣泛接單,也促使廠房走向多樣化的生產線,所帶來的成本負擔可由數位新科技協助減輕。

美中貿易戰、日韓爭議與英國脫歐議題下而逐漸興起的保護主義,對台灣企業是危機,也可以是轉機,若能利用此次危機,將貿易戰下廠房生產閒置時間化為數位轉型的契機,採用數位科技並逐步克服數位轉型的挑戰,除能幫助企業體質更新,更可打造企業未來的新競爭優勢。

(作者為資策會MIC產業分析師)

 

https://udn.com/news/story/7241/4127888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