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住宅政策,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嘆了口氣,
「房市問題,一是貴,一是漲,另外一個是炒。」
接著他又皺眉:
「最近三、四年,『漲』沒有整體上發生。『炒』也還好。」
然而「貴」呢?他攤手點了頭。
台灣房價貴,房價所得比更一路向上攀升。
今年是「巢運30年」,但數十年間歷史沉痾猶在,
政策假球又還在飛,年輕世代更加無力了。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一如往常,站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上,他捲起襯衫袖子,緊盯著對面男人的瞳孔問:「總裁,房價指數在過去三、四年間,不斷地在攀升,這樣情況下,您認為到底是供需面?還是制度面出了問題?」

「我覺得我們的房地產,供給面、需求面、制度面都有些問題。」被質詢的人正是央行總裁楊金龍,他慎重緩慢地說出,「供應面上,我們的矛盾在於,房價這樣走(指不斷往上攀高),但我們的空屋還很多。」對於大家耳熟能詳,供給過剩價格就下跌的經濟理論,台灣房市卻背道而馳,是個供給明明很多,但價格不跌的畸形市場。

黃國昌又追問:「不動產持有成本過低,課徵囤房稅適不適合?」楊金龍肅穆地說:「我也覺得要從稅上來改革。」在黃國昌步步進逼的質詢中,其實楊金龍心裡很清楚,台灣房市經過這幾年交易冷清,價格步入高原期後,現在又到了一個關鍵時期。

今年六月,央行舉辦理監事聯席會議,就已經注意到今年看似「房市升溫」的市場現象。一位理事直言:「近期建築貸款及購屋貸款成長率約達七、八年以來新高,新建或中古屋房價雖未明顯大幅上漲,但已持續多季緩慢成長……,在房價上漲的預期形成前,採行適當措施。」但也有理事表示:「二○一八年建物買賣移轉棟數,仍較一三年之移轉棟數少近十萬棟,且近年餘屋仍持續累積,加以新推案銷售率不佳,餘屋去化壓力仍高。」會中雖沒有做成具體的政策建議,但已經互相提醒,要注意「房市回溫」的現象。

對建商而言,房市「回溫」當然令人振奮,但這種消息對於年輕世代,無疑又是一記重擊。前幾年,房市交易不熱,但台北房價自一五年高點,下跌至一七年約一成五跌幅,隨後又緩步上漲中。最近台商資金回流、香港移民移入,利多消息預告回漲,於是所有「房價跌往合理化水平」的期望,看來又是一場空。

其實,央行會開始注意房市,絕對不是沒有道理。

百餘日來,香港「反送中運動」沸揚,年輕世代怒火燎燒香江。這場不見終點的悲壯抗爭的核心,當然是年輕人對「自由民主」的堅決;然而,就如同《經濟學人》一篇分析報導,從標題就揭露了〈香港動盪有部分原因源自高不可攀的房價〉。

《經濟學人》分析,港人對中國不滿的原因不僅來自於自治權遭破壞,也因貧富差距情形在中國介入後急遽擴大,尤其體現在節節攀升的房價上。分配不均與遙不可及的居住正義,在香港年輕人心中埋下不滿現狀的種子,成了「反送中運動」深沉的社會經濟結構因素。

 

https://ctee.com.tw/news/policy/168536.html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