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3 05:20

陸祥瑞

巢運2.0:無殼蝸牛運動30週年記者會,各方團體出席與會,並在蝸牛殼上貼標籤表達訴求。(資料照,盧逸峰攝)

巢運2.0:無殼蝸牛運動30週年記者會,各方團體出席與會,並在蝸牛殼上貼標籤表達訴求。(資料照,盧逸峰攝)

食衣住行育樂,是每個人生活的基本項目,但談到「住」這個問題時就不禁令我們思索,居住這樣的一個基本需求,似乎並不容易。從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留下來的「長安居,大不易。」的故事,到「無殼蝸牛」30週年高房價依然無解的問題,「居住正義」儼然已經成為近年世界各國政府迫切要面對及解決的問題,然而台灣社會當前正面臨高房價的時代,如何落實真正的居住正義,不妨借鏡北歐的芬蘭。


內政部營建署(2017)的調查顯示,全台灣的住宅數為869萬戶,但是居住數為804萬戶,可以算出有將近65萬戶的房屋是無人居住的狀態。但從周遭親友及新聞中卻發現許多青壯年買不起房子,遭遇如此嚴峻情勢,政府雖有國民住宅、合宜住宅等措施因應,卻仍無法有效改善。讓我們把視角轉移到北歐的芬蘭,芬蘭共和國(芬蘭語:Suomi),北歐國家,陸地上與瑞典、挪威和俄羅斯接壤,西南面被波羅的海環繞,東南部為芬蘭灣,西面則為波的尼亞灣。芬蘭是世界高度的已開發國家和福利國家,國民享有極高標準的生活品質。芬蘭與台灣一樣有著高房價及人口老齡化問題,但芬蘭人卻巧妙運用社會政策,化解了居住問題。並且創下了一項世界奇蹟,就是在芬蘭你找不到任何一個貧民窟,也沒有任何一間豪宅,芬蘭人是如何做到的,值得我們一探究竟。

 

芬蘭(取自https://www.finland-holiday.com)
但芬蘭人卻巧妙運用社會政策,化解了居住問題。並且創下了一項世界奇蹟,就是在芬蘭你找不到任何一個貧民窟(資料照,取自https://www.finland-holiday.com)

芬蘭國民住宅制度的方式是由政府成立基金ARAVA住屋制度,主要是個貸款制度,以合理的利率,提供貸款給那些已經向金融機構貸過一次款的民眾,協助他們購屋。提供民眾合理利率的貸款,來購屋或興建自用住宅。這個制度用嚴格標準來評選建商,因此所建造的房屋品質優良,價格合理。國宅只能賣給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指定的買主,價格也受到規範,杜絕了一切不法加價的行為。過去二十五年來,這個制度資助興建了一百萬戶國民住宅,其中17%是出租住宅,所有權屬於地方政府或非營利組織,用來改善老人、學生或窮人的住屋情形。

以土地所有權比較,我國公有土地較少,私有土地占全國約75%;芬蘭公有土地占全國約70%。地上權制度比較,我國住宅多以所有權為主,地上權住宅數量較少;芬蘭興建之社會住宅皆以出售地上物之使用權,而非所有權。以保險制度比較,我國有勞健保制度,但並無將投保人基金轉為購屋基金之規劃;芬蘭的ARAVA住屋制度由政府成立基金,提供民眾合理利率的貸款。以房產開發作比較,我國以房地產公司做建設,以營利為目的;芬蘭由政府規劃並建設,以成本價出售。以土地徵用制度比較,我國並無徵用私人土地建設公共房屋;芬蘭政府可以依照土地徵收法徵用私人土地用於國家建設,並有權調整被徵用土地價格,以遠低於市場價格獲得開發土地。以專責機構比較,我國之政策制定者、規劃設計者及建設者分屬於不同單位;芬蘭以政府專責為國民住宅做規劃設計及建設。住屋福利政策比較,我國僅針對中低收及弱勢家庭,未滿足到各個階層;芬蘭制定不同生活水平之購屋政策,以滿足到各個階層家庭。


從政策歷史脈絡看來,我國住宅政策係依民眾需求做更改,民眾反應出何種需求政府機構即作政策之改良,看不出住宅政策上之整體規劃,僅依照人民需求做出回應及改變;芬蘭政府則是以國民住宅政策做整體架構,依照不同時期、不同需求做出相應之規劃。

從土地取得來看,要興建出符合人民需求之房屋,土地價格為其原因之一,土地價格越高則興建在其之上的所有物,皆會因為其價格而有所不同。我國因為民意問題,無法以低價買進國有土地,造成原意大打折扣;反觀芬蘭政府,以強勢的政策規定下,得以低價買進國有土地,為的是更大層次的目標,使得目標得以達到。

以專責機構面看,我國無專責機構負責整體規劃及售後服務,使人無法看出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造成民眾抱持著懷疑態度看待;芬蘭政府則由政府做統一規劃,使得國民住宅各方面都獲得民心,更加使得其他各國爭相研究及討論。

 
以建設住屋目的,我國政策原意上是要照顧中低收及弱勢族群,但似乎圖利到的是興建廠商,似乎違反到建設的原意;芬蘭則以強力執行力,照顧到社會上每個階層,使國民都得以安居樂業。

以政策目的上看,各國政策之制定是為了服務民眾,在我國政策達成度看來,並沒有真正照顧到需要的民眾,另外在政策推後下,政客可以獲得到多數選票並當選後,政策之完成度似乎就不是重要的一件事;在芬蘭政策推動下看來,是真正實現服務民眾的目的。

 
綜上所述,可以相較出我國與芬蘭相差之處為強大且確定的執行力,但要有強大執行力就必須捨去一點民意,在此兩種之間該如何取捨是重要的,另外更可以提及的是選票重要還是民眾。如果我國要做到真正服務到需要的民眾,則必須要捨去掉一點民主,在我國做到這些事情,則會有選票流失,但要做到必須要有此決心,否則我國將會持續保持「無殼蝸牛」現象,無法改變及前進。(相關報導:無殼蝸牛運動滿30年 巢運發言人:北市房價所得比升高15倍更多文章

 

*作者為國防大學研究生

https://www.storm.mg/article/188470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C21不動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