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4日 下午12:35

文/呂國禎

11月中,台泥集團舉行聯合法說會,集團旗下信昌化工總經理趙天福憂心忡忡,不單是今年信昌化因各國大打貿易戰,導致酚類產品低價傾銷台灣,讓以酚類產品為主的信昌化開工率大減、陷入虧損局面、淨值跌破10元,而是位於汶萊的汶萊恆逸明年將全面商業化量產,信昌化會更加艱困。

汶萊盛產石油、天然氣,號稱石油比礦泉水便宜,人民免繳稅,食衣住行育樂通通有補貼,是全球最富有又神祕的國家之一,為何會成為台灣紡纖、石化業者的噩夢?而且汶萊雖然有錢,但土地面積才5765平方公里,相當於高雄市加屏東縣,人口只有41萬人,怎麼有足夠土地與人力蓋石化園區?

 
圖片/Shutterstock

中國化纖五虎 卯起來砸錢拚產能

台灣業者如臨大敵、戒慎恐懼,不是沒有原因,因為搭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帶一路政策,下南洋的是中國化纖五虎之一的恆逸石化,跟盛虹、恒力、榮盛、桐昆併稱為中國「化纖業五虎上將」。

被稱為五虎,因為這五家企業如狼似虎,不管景氣好壞、價格是否崩跌,就是不停砸錢擴張產能,直到把對手割喉割到死才罷休。這些年來,中國紡纖市場嚴重供過於求,但五虎仍在砸大錢持續擴廠中。

與汶萊產業轉型戰略對接 如虎添翼

可怕的是,五虎這種不顧一切拚產能的行為,碰上了汶萊蘇丹的「2035汶萊宏願」而如虎添翼。汶萊石油、天然氣在20年後會逐漸枯竭,汶萊政府察覺到國外石油公司已逐年減少在汶萊投資,等到有一天外商都撤走,汶萊恐怕成為坐吃山空的乞丐,必須在那天到來之前,先找到新的經濟發展道路,往下發展煉油、石化工業,變成類似石化生產、轉運、期貨中心的新加坡模式,成了汶萊政府的選擇。

在「2035汶萊宏願」的遠大發展目標下,土地狹小的汶萊,硬是給了恆逸一整座荒島:大摩拉島,讓恆逸把島上的鱷魚、大型蜥蜴、蟒蛇移走,還引進中國工程團隊建了跨海大橋,第一期就砸下34.5億美元(約1000億台幣),蓋了煉油800萬噸、150萬噸對二甲苯、50萬噸苯的工廠,生產汽油、煤油、柴油以及化纖原料,打通從原油一路做到化纖原料的垂直化生產。

比六輕更厲害,化纖業下游的聯發紡織總經理王豐岳說,這個模式就是在油田旁邊蓋六輕,挖油一路做到成為衣服原料。首當其衝的就是台灣化纖或相關的石化業者,例如台化、遠東新、東聯、信昌化或台灣中石化。

偏偏汶萊政府還祭出優惠政策,給予長時間的零稅政策,比起在中國,可以省下40%的稅賦成本,並在政策上給優惠,在汶萊投資建造煉油廠,未來除部份產品運回中國外,鼓勵將大量油品、化纖產品就近銷往東南亞各國。

五虎下南洋還有習近平一帶一路政策加持,可以發行一帶一路債券、取得銀行團優惠貸款,背後更有國家力量支持,因此汶萊恆逸兩期總投資150億美元(約4500多億台幣),由恆逸出資7成與汶萊政府出資3成,但熟悉石化業的人說,在汶萊恆逸看到的幾乎都是中國中石化集團的工程師、技術人員,表面上是民企恆逸投資汶萊,實際上中國國家勢力、國家資本主義的延伸。

汶萊恆逸今年11月宣布試產成功、明年進入商業生產,接著會進行第二期投資,預計煉油還要增加1400萬噸,再投資年產200萬噸對二甲苯和150萬噸乙烯及成品油,把兩期加起來,相當於六輕的規模,只是六輕生產更多的塑膠原料,汶萊恆逸主要以衣服原料為主,在油比礦泉水便宜的汶萊誕生了世界級的石化園區,未來汶萊將成為世界紡織原料的供應重鎮,實現汶萊政府的產業轉型升級願望。

台灣紡織上游首當其衝 業者憂心:未來3年景氣都好不了

對台灣來說則是雪上加霜。近年來,在中國化纖五虎拚命衝產能的衝擊之下,台灣化纖股、石化股有許多跌破面額的10元,淪為雞蛋水餃股,即便如台塑集團這樣的企業,也看壞明年景氣。有亞太最佳石化產業分析師稱號的棣邁產業顧問總經理何耀仁,把化纖五虎擴張的產能算了一遍後,語重心長地說,「以後台灣化纖業只能做『垃圾』生意了,回收寶特瓶做成衣服,變成了台灣僅存的優勢。」

石化高值化辦公室執行長黃國維說,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實施之後,汶萊恆逸往來東協免稅,屆時衝擊的不是石化業、紡纖業,連下游製品也會受到影響。

因此石化業內人士說,有些企業集團早就看壞台灣未來競爭力、各自逃生去了,例如台塑、台聚、聯成、東聯、長春、國喬、奇美等業者,不是往美國跑,就是往中國、東南亞四處飄零,各自謀生路了。

上游原料逃離,台灣下游材料及製品業者在台灣恐更難生存,如果RCEP區域零關稅落實後,石化下游業者更難在台灣生存。而紡織上游原料業首當其衝,「未來3年都好不了,」紡織業者說。

 

更多天下雜誌報導

https://reurl.cc/GkqQ4W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