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經過九二一大地震、納莉風災、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房價本來在谷底,最後又爆發SARS,房屋根本冷到連看都沒人看,屋主、建商因此信心崩潰。我看到一個關鍵的訊號,就是銀行估價三百萬元的房子,我出價一百五十萬元也有人要賣,整個就是「你敢出價,我就賣」的氣氛,全台都是這樣。那時候買房,等個半年、一年就能賺到很多錢……。

這是《房市黑皮書》作者郭鴻屯告訴商周,他在二○○三年SARS時期投資購房的親身經歷。

空調業者、百控企業董事長龍明道,位於新北市新店中央新村的自宅,也是同時期買入,他因工程背景,發現當時「建商利潤很低」,於是以每坪不到二十萬元的低價買進,如今已增值約三倍。

根據「屋比房屋」創辦人葉國華的印象,二○○三年那年從春節後到暑假前,房市急凍約半年。有原本每坪要價二十四萬元的天母中古公寓,成交價剩不到十七萬元;也有大直豪宅預售開價每坪六十萬元,最後交屋只要四十六萬元。但,隨後景氣快速翻轉,那一年全台房市交易量最終成長了近一成,而台北房價也成長逾三%;之後十年,台北市房價更一路漲了近兩倍,十七年前危機入市的屋主,反而成了最大贏家。

台灣房價崩盤將至?
機率不大,除非三大現象發生

如今武漢肺炎來襲,還會有當年地產業者口中,買房致富的「最夢幻時刻」嗎?

這次疫情,同樣帶來買氣急降的效果,代銷龍頭、甲山林廣告總經理張境在表示:「春節檔期,看屋人潮比前一年少了三分之一。」建案第一線的專案經理更觀察,此時來看房的消費者心態已是:「要等房子像當年疫情時期一樣價格崩盤,再來買。」

然而,政大地政系教授林左裕分析,台灣房市的新SARS效應,發生機率不大,除非有這三大前提:疫情失控、延燒超過半年以上,以及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傷害。

為何要等到疫情失控?因為當年的房市效應來自於非理性恐慌,同樣的狀況第二次再面對,就會相對冷靜,難以形成類似效果。

新聯陽總經理林徹人也對當年慘況記憶猶新。他說,當時不是來客數少幾成的問題,而是民眾恐慌到沒人要買房子,導致部分屋主以低價拋售房屋,形成量縮價跌的「短期假象」。

但這回業者已有準備。信義代銷總經理李少康透露,當年疫情爆發時,所有SOP都是在沒客人上門的困境中,邊做邊學;但這次不同,包含集團創辦人周俊吉在內,所有一級主管早在農曆年前就組成防疫應變小組,從中國出差人員的隔離管控、停止大型集會、門市與接待中心全面配戴口罩、每天體溫監控,到每張桌子只要客人使用過後都要立即消毒等,流程清楚且都要記錄列管、每天回報。

類似的防疫SOP遍及同業,也正因這回從政府、業者到屋主的防疫觀念都比以往健全,所以除非疫情失控,否則不可能有恐慌性賣盤出現,消費者也就難有便宜可以撿。

其次,以當年疫情而言,當時建商剛苦撐過一九九○年代房市泡沫,在體質低潮中都還有辦法度過約九個月的疫情效應;這回建商歷經二○○三年後長達十年的房市大多頭,體質與財力不可同日而語。林左裕認為,除非出現讓建商挨餓超過半年以上的持久戰,否則很難逼出建商在此時降價讓利給消費者。

至於中古屋,李少康也說,屋主因為知道當年疫情過後房價就會回穩,更不願意低價讓售,拋售潮也不容易出現。

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archive/Article?StrId=7001075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