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7 轉角24小時

 

 圖/李文亮微博
圖/李文亮微博
 

 

【2020. 2. 07 中國

被當造謠的求救真話:揭發武漢肺炎,中國「吹哨人醫師」李文亮病逝

「政府欠李文亮醫師一個永遠遲到的道歉。」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中國疫情,6日晚間再度傳來重創士氣的沮喪通知——第一波對外揭發「武漢爆發了類SARS病毒」的武漢醫師李文亮,6日晚間因武漢肺炎病逝,享年34歲。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等8名中國醫生,曾分別透過社群網路對外發出「病毒警告」。但示警消息不僅遭到中國政府壓制,李等8人還遭公安局約談、被迫簽下「訓誡懲罰」。直到1月底,中國政府終於坦承疫情,8名吹哨醫師才急獲輿論「平反」。但李醫師卻1月8日出現發燒症狀,之後又受限於武漢封城、醫療資源緊縮,一直到2月1日才確診感染病毒。雖然病況一度樂觀,但6日卻急轉直下。最終,沒能等到官方認錯,李醫生就已病逝...甚至在他的心跳停止後,中國還再度引爆了一場「輿論維穩」爭議。

李文亮醫生的死訊,在6日晚間22時,先由《環球時報》、《央視》等官媒證實。官方說法,李醫師是在2月6日晚間因器官衰竭而「心跳停止」,享年34歲。消息傳出震撼中國輿論,民間的各種悲憤、懊悔,甚至要求武漢公安廳下跪道歉的訊息,一度成為各大網路社群的「熱搜」關鍵字。

詭異的是,正當中國輿論開始因李文亮之死而悲憤的同時——6日晚間23時《環球時報》卻又改口聲稱「醫院已插上葉克膜(ECMO),李文亮醫生仍在急救中」——但包括微博在內的中國社群網站,卻開始管控「#李文亮」關鍵字的發文與搜索權限,只有獲法人與企業認證的帳戶(藍V)不斷洗版「#李文亮仍在搶救中」,但其他的關鍵字都遭鎖死。

在各大官媒繼續「葉克膜搶救中」的當下,世界衛生組織(WHO)卻已在Twitter上公告李文亮的訃聞;與此同時,被迅速消失的另一波微信截圖,更出現疑似李文亮醫院同僚的悲憤控訴,聲稱李文亮的葉克膜「是心跳停了,人都死了才故意裝上去」,他們指控院方領導根本不管李文亮死活,是看到網路輿論上炸了鍋,才趕緊做作樣子。

「緊急調了台機器過來,假裝在搶救...搶救一個死人,現在的百姓哪有那麼好騙?已經走了,最終真相都會浮出水面。」

「拖延幾分鐘,說還在搶救,這是控制輿論的老手段。這叫延宕情緒,直接公布死亡公眾憤怒太大,要把憤怒轉化為對奇蹟的失望。現在可不就是大家憤怒好很多了嘛。」直到2月7日清晨2點30分為止,武漢政府、中國官媒、以及李文亮服務診治的武漢中心醫院,都沒有再更新任何搶救消息。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出生於東北遼寧省的李文亮,生前服務於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部。2019年12月初,武漢市江漢區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傳出10數起「不明原因肺炎」,卻刻意壓住消息不對公布時,李文亮等人就是第一波看到資料、外洩武漢政府「壓下疫情」的知情醫師。

在這份限制不得外流、名為《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文件中,武漢當局明確表示知情,並確認以華南海鮮市場為軸心的「高傳染風險病毒」存在,卻要求收件醫院「不得外傳」。但文件發出後,武漢醫界卻先後有多位醫生透過社群網路,對外發出警告——包括李文亮在內。

一開始,接獲疫情警告與檢驗報告的李文亮,先是驚訝於「類SARS病毒的重新出現」,接著就不假多想地將通報資料,傳上了醫界同學的微信群,毫無保留地警告大家有可能重演「人傳人」的SARS大爆發險境:

「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上傳院方的診斷證明與患者肺部X光片)...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

「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但李文亮的提醒,很快地就被傳遍全武漢、全湖北、全中國。「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疑雲,也順著這波民間警告而開始引發香港、台灣,以及全球醫界的高度關注。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儘管在官方的事後褒獎紀錄中,第一個發現並「向上通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有功醫生,是武漢市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的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但真正對公眾發出警告、向外界點破疫情並提出具體威脅證據的,反而是誤打誤撞、沒作他想的李文亮——自此,李文亮遂成了揭發武漢肺炎危機的「第一位具名吹哨人」。

「看到這些我感覺要倒霉了,可能會被處罰,因為這是敏感訊息,又在(湖北省)開『兩會』的敏感時刻...。」李文亮事後對《財新》專訪表示,自己傳播訊息的第一時間並沒做他想,只希望大家盡可能地提高警覺,直到微信截圖瘋傳網路、火了,才回神自己已「搞出大事」。

「我之前很生氣,(這些人)截圖還不打碼!」在1月30日的《財新》專訪中,已處於重症狀態無法言語的李文亮,透過簡訊對《財新》的記者覃建行表示:「現在看得淡一些,別人可能也是一時著急,為了提醒家人朋友。」

李文亮的微信通知,在2019年12月30日傳遍中國網路。翌日清晨,武漢健康衛生委員會就徹夜開會修理李醫生的醫院,並於天亮後對李文亮展開懲處。接著武漢市公安局就找上了李文亮,並在審訊中指控他違紀散播不實言論,當場畫押、簽下了自白的「不再造謠訓誡書」——不久後,武漢官方更公開「闢謠」,聲稱已抓到包括8名「散播假恐慌」的「不肖醫生」。

一直到1月20日,湖北兩會落幕、武漢疫情的擴散再也無法隱藏之後,中國中央政府才拉出「抗SARS老將」鍾南山,向全國證實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重性,以及高度「人傳人」的威脅——自此,包括李文亮在內的「8名造謠醫生」,才終於被一夜清醒的民意輿論給平反。

「司法途徑恐怕很麻煩,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煩,我很怕麻煩。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對我而言不那麼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不過此時的李文亮,卻已奄奄一息地倒在加護病房。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李文亮在簽下《訓誡書》後,掩耳盜鈴的湖北省政府除了擴大「維穩」以外,並未施以同等的力道積極防疫,致使疫情傳染於不設防的環境下快速擴散。主職眼科的李文亮,也在1月8日的眼科手術時,接觸到「已遭受感染但還未開始發燒」的帶原患者,並透過極高速的院內傳染,交叉染上了這種暫時無藥可醫的新型冠狀病毒。

在李文亮住進加護病房之後,1,100萬人口的武漢市在1月23日宣布封城,1月30日留在武漢的《財新》記者團隊透過管道連絡上了已不能言語的李文亮,2月1日李文亮的病毒檢驗報才終於判斷是「確診陽性」,2月6日中國封城的範圍擴大到了55座大型城市、遼寧省甚至全省「封省」——是夜,李文亮「心跳停止」的消息,才悲哀地傳開。

比較諷刺的,在同一天湖北省政府才特別高調地表揚了率先上報病毒疫情的武漢醫生張繼先,大張旗鼓地發佈新聞稿,寄給他「大功一支」;但除了中央官媒輿論對武漢懲罰「防疫吹哨者」的作法公開檢討質疑外,該如何個案處理被「民間平反」的吹哨醫生李文亮?官方的態度就顯得比較保留。於是當李文亮死訊傳開後,中國輿論對於政府防疫無功的憤恨與怨懟,也就以瘋傳一句怒言作為亮點:「政府還欠李文亮一個道歉。」

「我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在《財新》的最後專訪中,李文亮以簡訊打字,無聲地回答著。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新冠肺炎又一“吹哨人”現身 曾被警方口头教育

The Chinese doctor who tried to warn about coronavirus

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真相最重要

 

被當造謠的求救真話:揭發武漢肺炎,中國「吹哨人醫師」李文亮病逝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4327633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