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1 12:04全球名家瞭望 羅奇 Stephen S. Roach
  •  
  •  

 

世界經濟顯然已感冒,雪上加霜的是,現在又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圖/美聯社
世界經濟顯然已感冒,雪上加霜的是,現在又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圖/美聯社
 
世界經濟顯然已感冒,雪上加霜的是,在全球景氣循環特別脆弱之際,又爆發了新冠肺炎疫情。2019年世界經濟產出僅擴增2.9%,是自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慢的成長步伐,僅比通常造成全球經濟衰退的2.5%門檻,高出0.4個百分點。

此外,去年大多數主要經濟體愈來愈脆弱,致使2020年初的前景更加不確定。日本在再度調漲消費稅後,去年第4季成長率萎縮了6.3%,幅度甚於預期。德國和法國12月工業生產分別下滑3.5%與2.6%。相較之下,美國表現出相對較強的韌性,但2019年第4季經通膨調整後的實質國內生產毛額只增加2.1%,很難算是繁榮。中國大陸去年最後一季的成長放緩至27年來最低的6%。

換言之,今年沒有發生意外的本錢,但不幸的是,已發生了一件大事: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中國大陸對人口5,850萬的湖北省實施空前隔離,也對城際(和國際)旅行加以嚴格管制,致使中國經濟幾乎陷入停滯。摩根士丹利中國研究團隊的報告,凸顯了封城對大陸的影響。 截至2月20日,煤炭消費量(仍占中國能源消費總量的60%)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8%;此外,中國大陸有近3億的農工在農曆春節過後難以返回工廠上班。

供應中斷尤其嚴重。中國大陸不僅是舉世最大的出口國,也在全球價值鏈的中心扮演關鍵角色。最近的研究顯示,全球價值鏈占近75%的全球貿易成長,而中國大陸是此一成長最重要的來源。蘋果公司最近的獲利預警說明了一切:中國大陸衝擊是全球供應的主要瓶頸。(延伸閱讀:會員專屬/新冠肺炎摧毀全球供應鏈的速度 恐怕是預警都來不及

蘋果公司最近的獲利預警說明了一切:中國大陸衝擊是全球供應的主要瓶頸。圖/路透
蘋果公司最近的獲利預警說明了一切:中國大陸衝擊是全球供應的主要瓶頸。圖/路透
 

但需求面效應也很重要。畢竟,對於多數亞洲經濟體而言,中國大陸現在是最大的外部需求來源。不出所料的是,2020年初日本和南韓的貿易數據均顯示出明顯的疲軟跡象。結果,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經濟將連續兩季負成長,致使三次提高消費稅(1997、2014年和2019年),都經歷了經濟衰退。

中國大陸需求的短缺也可能對已經疲軟的歐洲經濟(尤其是德國),造成嚴重打擊,甚至可能為鐵氟龍般的美國經濟,帶來巨大損失,中國大陸是美國第三大、且成長最快速的出口市場。美國2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初估數據的急劇下滑,暗示了這種可能性,可以這樣說,在舉步蹣跚的全球經濟中,沒有任何一國是綠洲。

新冠肺炎與SARS 不可同日而語

新冠肺炎的衝擊,集中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成長引擎上。圖/路透
新冠肺炎的衝擊,集中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成長引擎上。圖/路透
 

最終,流行病學家將在新冠肺炎及其經濟影響的最終結果上,擁有最終決定權。儘管這門科學遠超出我的專業知識,但我認為,目前的病毒株似乎比2003年初的SARS更具傳染性,但致死率較低。

在17年前的SARS疫情期間,我人在北京,對於恐懼和當時困擾中國大陸的不確定性,至今猶歷歷在目。好消息是,那次的破壞是短暫的-一季的名目GDP成長短少2個百分點─之後在接下來的四季出現強勁反彈。

然而,當時的情況卻與現在大不相同。2003年中國大陸經濟蓬勃發展,實質GDP成長10%,遠高於世界經濟的4.3%。對於中國大陸、乃至世界而言,與SARS相關的破壞幾乎未造成太大傷害。

如今,全球經濟在轉趨脆弱之際,又遭到新冠肺炎的襲擊。值得注意的是,這場衝擊集中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成長引擎上。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今年中國在全球產出的占比為19.7%,是2003年SARS期間8.5%占比的兩倍多。此外,由於中國大陸自2008年以來,已占世界GDP累計成長的37%,且沒有其他經濟體能填補這個空缺,因此,2020年上半年顯然非常可能出現全球性的全面衰退。

沒錯,這場疫情也將會過去。專家說,儘管疫苗的生產至少需花六至12個月時間,但北半球天氣轉暖加上空前的遏制措施,可能使感染率在未來幾個月觸頂。但經濟的回應無疑將落後於病毒的感染曲線,因為過早放寬檢疫和旅行限制,可能會引發新一波更廣泛的新冠肺炎潮,這表示中國大陸至少有兩季的經濟成長缺口,是SARS期間的兩倍,意味著中國大陸可能距離達成2020年6%的年成長目標,還差1個百分點。中國大陸最近的刺激措施,無法抵銷目前實行的嚴厲管制。

儘管這場衝擊顯然只是暫時破壞了基本趨勢,但關鍵是要注意疫情對基本趨勢的影響。

新冠肺炎來襲,適逢世界經濟走疲且愈來愈虛弱。 因此,現在很難複製當年SARS之後的「V型復甦」軌跡-特別是在美國、日本和歐洲的貨幣和財政當局在可用彈藥有限的情況下。

當然,這一直是最大的風險。在這些「逢跌即買」的泡沫日子裡,中國打了一個噴嚏,最後可能令長期自滿的金融市場非常困擾。(Stephen S. Roach是耶魯大學教授、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董事長/編譯林聰毅)

延伸閱讀》

會員專屬/疫情可能流感化 終將退潮

會員專屬/或許根本不該有全球供應鏈這回事

會員專屬/「股市回跌就買」?這次恐怕不適用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13005/4380734?from=ednappsharing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