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新冠肺炎疫情,川普宣布暫停歐洲人前往美國旅遊,圖為紐約地鐵乘客戴口罩。(美聯社)

對抗新冠肺炎疫情,川普宣布暫停歐洲人前往美國旅遊,圖為紐約地鐵乘客戴口罩。(美聯社)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後,昨天驟然上升到一個新的高潮。這一天,世衛組織正式宣布這波疫情已上升為他們很不想承認的「全球大流行」;這一天,美國股市結束了十一年的多頭市場,黯然步入「熊市」;這一天,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暫停歐洲人前往美國旅遊,為期一個月;這一天,影星湯姆漢克斯自承在澳洲確診,美國職籃NBA則因爵士隊球星確診而全面停賽。

還有什麼事可能比這種情況更糟呢?這波疫情迫使人們戴上口罩(還不一定買得到),卻得忍受其他國家民眾的歧視;新冠病毒使得人們被迫隔離或自我隔離,對他人保持戒懼與距離,有些人甚至因為封鎖而回不了家。漸漸地,大家能去旅遊的地點越來越少,人們敢去消費玩樂的場所越來越少;漸漸地,工廠發現他們不僅工人不夠,連生產材料也即將用罄。漸漸地,人們發現自己不能去參加媽祖進香遶境,去音樂會或藝文演出也有很大風險;現在,竟連喜歡的球賽都看不成了。

現在我們知道,新冠病毒是帶有「反全球化」傾向的病毒。它所到之處,讓人們築起更高的藩籬,讓人封鎖邊界、關閉機場、管制流通,讓人對於不認識、不同膚色、說不同語言的人產生戒懼和懷疑。以川普為例,他以往另眼看待的,主要是阿拉伯穆斯林或拉美族裔;如今,他竟下達限制歐洲人赴美的禁令,由此可知美國疫情已到了多險峻的地步。

這隻病毒之所以不該稱為「武漢病毒」,不僅因為這個名詞帶有地域歧視,更因為它易致誤導,讓中國人誤以為它只存在於武漢或湖北,讓西方人誤以為它只好發於中國或亞洲。誰能料到,遙遠的義大利伊朗,竟能成為新冠病毒向歐洲及中東地區的擴散中心,並發展出獨特的區域特徵?埃及一度指責一名台灣遊客將病毒傳染給該國觀光業者,但我們的台大醫學院研究團隊則利用病毒的基因體定序,讀出我國第卅九例的女遊客比較像是在埃及感染到歐洲病毒株,而非把武漢病毒由台灣帶到埃及。

截至三月十一日為止,中國大陸的新冠肺炎新增確診案例僅廿四例,其中包括香港九例,武漢八例。相對的,大陸以外地區的新增案例則將近四千例,顯示中國與海外的疫情發展已形成逆向反轉。目前大陸仍待治療的患者有近一萬五千人,但其他各國的加總卻高達三萬八千多人,這也正是華爾街股市領銜全球股市暴跌的主因。事實是,新冠病毒已攻進各國灘頭,且正在破壞全球的「產業供應鏈」和「消費需求鏈」,這正是近期財經界聞之色變的「雙斷鏈危機」。

從台灣的角度看,這一刻,才是我們要面對的「第二波」衝擊的開始。從武漢封城到病毒在東亞擴散的「第一波」疫情中,台灣的表現有板有眼,醫護及疫調人員的盡心盡力,幫台灣在第一線擋住了來自海峽對岸的感染機率。但從二月下旬開始,台灣出現的「境外移入」案例越來越多,且遍及不同國家;與此同時,「院內感染」規模雖然不大,卻陸續增加。然而接下來更險峻的挑戰,恐怕已經不只是著重「防疫」,而是在保持防疫警覺的同時,如何在雙斷鏈的架構下追求產業和經濟的不墜,並維持社會最大可能的消費和正常運作。

過去廿年的「全球化」發展,把世界經濟織進綿密交錯分工的關係網絡。如今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卻把人與人、國與國的心理距離拉遠,把企業上中下游的供應鏈破壞,把商業的供需信心擊垮;這點,台灣恐怕無法逃脫。簡言之,在這波全球化的疫情災難中,台灣不能以為只要封鎖邊境就能獨善其身。我們必須及早部署,利用我們的防疫經驗和企業靈活的優勢創造自己的利基,並藉此交到更多朋友。

https://udn.com/news/story/7338/4410419

全站熱搜

顏明輝_美商E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